【「里」論】 不是不打 只是未打!

2019-09-20
黃偉康
安里控股主席兼行政總裁
 
AAA

b6c05850-f0ca-46af-b5bd-d9501b6d2948.jpg

全球最大石油企業,沙特阿美兩處石油設施於9月14日遭無人機襲擊,美國即時將矛頭指向伊朗,不過伊朗否認的同時,胡塞武裝組織亦承認責任,不過最有趣的是在國際事務上,很少與美國唱反調的日本,其新任防衛大臣河野太郎表示,日本沒有看到任何情報表明伊朗參與襲擊,並相信胡塞武裝發動這次襲擊。

其實日本與美國唱反調雖然有點奇怪,但美國對今次襲擊是否真的由伊朗造成,其實亦非絕對的肯定,其中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沙特阿美被襲後雖然即時指責伊朗,並表示準備好攻打伊朗,不過他很快已經轉口風,表示美國幾乎掌握所有相關情報,很快就能確定誰該為襲擊負責,又稱雖然美國準備好軍事行動,但他不希望開戰。

那麼,中東的地緣政治風險是否可以一掃而空?或者在明年美國總統大選前,不單是中東,全球的地緣政治風險都不會升溫,因為特朗普明白,如果現在作出任何軍事行動,這將會不利明年總統大選的選情,因為前美國總統老布殊雖然在1991年聯合三十多個國家組成聯軍攻打伊拉克,並成功迫使伊拉克撤出科威特,可是由於過份注重戰事而忽略了經濟,所以在1992年總統大選連任失敗,並將白宮的寶座拱手相讓給民主黨的克林頓,由於前車可鑑,所以相信特朗普現在會將精力放在經濟問題上,所有軍事行動都會暫緩。

事實上,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突然被辭去,其實最能反映出特朗普根本不想在現階段作出任何軍事行動,他甚至覺得博爾頓打亂他的部署,因為博爾頓在列根、老布殊、小布殊三任共和黨總統政府已擔任要職,同時外交政策立場以強硬著稱,在特朗普政府內更是強力主張與伊朗開戰,被稱為「戰爭鷹派」。可是當特朗普正考慮與阿富汗政府、塔利班進行三方和談,以及希望繼續與北韓改善關係,博爾頓的「戰爭鷹派」思想,在現階段似乎不合時宜。

不過,要留意的是特朗普現時不考慮任何軍事行動,並不代表他沒有戰爭的意圖,因為過去40年包括特朗普在內的七位美國總統,其中四位來自共和黨,同時包括波斯灣戰爭、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都是在共和黨執政時發動,而就算列根在任時沒有發動大規模的軍事行動,但不理會財政赤字問題,大幅度增加軍事開支,亦為老布殊的波斯灣戰爭定下「基礎」。所以特朗普雖然與列根、老布殊、小布殊不一樣,沒有深厚的軍事背景,只是在紐約軍事學院就讀高中,不過由於共和黨的傳統思維已根深柢固,所以如果特朗普在明年總統大選成功連任,相信他會在戰事上變回「鷹派」,而且他的目標可能不只限於伊朗。

故此,全球金融市場的地緣政治風險雖然在未來一年都不用過份憂慮,可是如果民主黨未能從特朗普手中取回白宮的話語權,那麼2021至2025年,全球的地緣政治風險將會相當高。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