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順傑:當「斷交」變成日常

2019-09-23
 
AAA

tp.jpg

短短五天,台灣接連失去所羅門群島和基里巴斯(Kiribati)兩個太平洋友邦。這是總統蔡英文上台三年四個月以來,在她手中丟掉的第七個邦交國,算是超越了前總統陳水扁八年執政斷九國、增三國(基里巴斯為其一)的紀錄。有評論揶揄民進黨當局向來標榜的「踏實外交」,已瀕臨崩解為「踏死外交」。

也許因為斷交次數越來越頻繁,蔡政府對待斷交噩耗的反應也越來越制式。內容不外乎指控中國大陸片面改變台海現狀,以「金錢外交」的惡意手段打壓台灣的國際空間,逼迫台灣人民接受消滅主權的「一國兩制」。

隨着明年總統選舉將屆,民進黨政府也有意識地將近兩起外交挫敗與大選掛鉤,指北京挖台灣牆腳,「就是想扭轉這個總統大選的戰局」。無獨有偶,台灣國安單位昨天也透過媒體放出消息,指大陸領導人習近平因香港反修例爭議難解,加上中國國慶日逼近,故決定執行「預算無上限」的「台灣介選計劃」,試圖在外交、軍事和觀光等方面全面打壓台灣,以進一步緩解他在中共內部面對的壓力。

至於變心轉向的原邦交國,民進黨一般也沒多少好話,例如暗批對方忘恩負義、唯利是圖和需索無度。以昨天斷交的基里巴斯為例,外交部長吳釗燮在記者會上就指出,基里巴斯總統馬茂近期曾向台灣索求高額贈款以購買民航客機;蔡英文則是毫不留情,數落基里巴斯甘做「中國的棋子」,根本是個「很大的錯誤」。

誠然,北京當局近來頻頻出手,絕對有教訓民進黨的用意。雖然口口聲聲堅稱「維持現狀」,但在對岸看來,蔡英文才是破壞現狀的禍首,不僅不承認「九二共識」,單方面破壞馬英九政府時期留下的兩岸和平政治基礎,也不斷操弄「去中國化」議題,甚至拋出「中華民國台灣」這一新名詞,形塑「兩岸兩國」的新語境。

然而,如果說大陸有意借搶奪台灣友邦來左右台灣總統選情,也未免太小看北京的布局和盤算。台灣重量級兩岸問題專家趙春山前陣子在一場新書發表會上就曾點出,蔡英文若連任,對大陸「可能是短痛」;要是在野的國民黨勝選,則可能是長痛,因為「(中共)就得要面對『中華民國』的問題」。

另一方面,如果把北京此次出手,當做純粹只是為了懲罰台灣,則可能失之於「見樹不見林」。事實上,不少軍事及國際問題學者近日紛紛指出,北京這幾年增加對南太平洋島國的外交與經貿布局,除了順勢擠壓台灣的外交空間,也有其區域和全球戰略布局的考量,包括擴大海、空軍活動範圍,逐漸將國土防衛縱深從第一島鏈推進至第二島鏈;藉助南太平洋的地理優勢,發展航太科技;以及藉助掌握戰略通道,擴張北京對西太平洋,甚至拉丁美洲的影響力。

再以基里巴斯為例。基里巴斯原先與大陸建交,北京當局1996年在該地設立「衛星監視基地」,被外界認為不只單純負責衛星監測,還有監控美國導彈測試的秘密任務。2003年當時任基里巴斯總統的湯安諾決定轉與台灣建交,北京並未馬上斷交,而是撐了近一個月才宣布。當時輿論認為大陸是為了避免衛星發射計劃被延誤,才拖延斷交時機,基里巴斯的關鍵戰略位置由此可見一斑。

從某種角度來看,太平洋島國相繼轉向,不僅體現出這些本身面臨氣候暖化、經濟嚴重落後等嚴肅問題的小國,對國家發展有另一種期盼,也凸顯它們對當前西方主導的地緣秩序的不滿。所羅門群島總理索加瓦雷曾公開表示,不滿台灣因澳大利亞施壓而中止協助培訓所國警察使用槍械,顯見所羅門對澳洲殖民及宗主國心態的排斥和厭惡,所以引進北京勢力制衡,也是「剛好」而已。

說到底,台灣外交困境無非是大國角力的延伸,是大國競爭下的俎上肉。這剛好印證了台北市長柯文哲的觀點:兩岸關係是「中美對抗下的台灣問題」。雖說不斷操作「抗中牌」的民進黨無助於情勢好轉,但只懂得利用「九二共識」以拖待變的國民黨顯然也沒有終極解方,兩黨的差別也只在於問題惡化的快慢罷了。

台灣友邦如今已降至15個,「零邦交」也不再是「遙不可及」,這過程究竟會是長痛還是短痛,主導權恐怕已不在台灣手裡。

 

(作者是《聯合早報》台北特派員)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