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海澄:越止越亂 香港文明倒退

2019-10-04
余海澄
公營機構公共事務顧問
 
AAA

LAW1.jpg

香港動蕩不安接近四個月,政府既無力回應政治訴求,又未成功做到「止暴制亂」。國慶日的衝突大規模升溫,示威者與警方的武力持續升級,距離人命傷亡就只有三厘米之差。警方雖衝破以實彈射擊示威者的枷鎖,但卻再次鞏固支持示威者的民意。在仇恨有增無減的每一天,冤冤相報,結果只是無了期的衝突。同時,示威者挾民意破壞持相反意見的商店、毆打相反意見的人士及破壞港鐵站,大眾市民可能心裡不舒服,也不同意行為,但每當想起警方槍擊學生,就對無理破壞默不作聲,其實是香港文明的倒退。

重回自然狀態 人與人的戰爭?

今天香港的情況,勾起筆者當在修讀政治哲學的思考。哲學家霍布斯指,在國家出現之前,人們活在自然狀態,雖然本質上人人平等,但是人性非善,所有人類也是無可救藥的自私享樂主義者。這種混亂的無政府狀態,人類會依循其本性,為了食慾、物慾或性慾,恣意燒殺擄掠,最終會出現「萬人對萬人的戰爭」(bellum omnium contra omnes),即是人類互相殘殺。回到香港,警察未能有效維持秩序,自恃武力優勢的示威者,肆意攻擊不認同他們理念的人與商家,未有還擊之力的人唯有沉默是金。試想想當有還擊之力的人嘗試還擊,然後大家真的互相殘殺,回到原始社會。這是我們想要的香港嗎?

法律手段若有用  衝突就不會持續

「治亂世,用重典」的大智慧早已過時,政府一直強調可用法律手段,止暴制亂,但實際上作用有限。如果示威者害怕法律,就不會一而再,再而三,參與非法遊行,不斷提升武力攻擊警察。他們早已經不顧一切,不論是《緊急法》、《反蒙面法》,或者是宵禁,都不能阻止他們的行為。法律手段的確禁止「和理非」身體力行支持勇武,但又可能令更多的「和理非」反感。社會雖有短暫的平靜,卻埋藏著長遠仇恨。

連特首也承認三萬警察永遠是以寡敵眾,賦予他們更多權力,其實也不會令香港人信服。試想想,當推出《緊急法》、《反蒙面法》,或者是宵禁都未能止暴制亂,政府可以怎麼做呢?繼續強硬下去,換來的後果,可能就是部分示威者希望出現的結果 --- 「攬炒」。

活在2019年的香港人命苦,皆因這裡有一個無能政府。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