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町田君的世界‧影評】李美:道德兩難--兼愛與偏愛?利他與害他?

2019-10-18
 
AAA

ding1.jpg

《町田君的世界》宣傳照

改編自同名漫畫的《町田君的世界》,以日本校園愛情為切入點,初看難免予人層次不高之感;不過,當看到這是出自《字裡人間》、《東京夜空最深藍》的金像大導石井裕也,就知本作其實並不簡單--的確,隨著劇情的不斷推進,言志主題便持續昇華,哲學味道絕對超乎想像。

石井裕也堪稱藝高膽大,居然起用兩位新人細田佳央太和關水渚擔任主角,反而好些星級演員則淪配角,如《東》片曾合作過的池松亮介(他亦憑此拿下多個日本電影節的影帝)、前AKB48一姐前田敦子、影視及舞台劇多產女星高畑充希、以至「日劇女王」松島菜菜子等。不過,由於戲中兩位主角人設特別,石井裕也似乎想利用新人的「突兀」感覺,因此,出來效果反而恰到好處,並發揮了兩人年僅20歲左右的優點。

雖云電影涉及哲學,但且別被此嚇怕。跟《字》、《東》兩片的格調不同,本片是走日式輕鬆校園青春路線,動漫感覺十足,色彩亦很豐富,此外還有誇張喜感,充份做到雅俗共賞。倘以兩少無猜的愛情劇觀之,固然未嘗不可;而想挖深一點、多點反思的話,則可詳讀以下完全劇透部分,與筆者一起探討有關兼愛與偏愛、利他與害他的道德兩難哲學命題。

 

 (注意,以下完全劇透)

《町田君的世界》以「天然呆」男生町田(細田佳央太 飾)的純真視角出發,心裡只懂「兼愛」、「利他」的他,究竟如何面對人世間的道德兩難。

電影前面好大部分,都集中在青澀愛情線上。町田與同學豬原(關水渚 飾)擦出愛火,便大大衝擊了他一直秉持的道德價值觀--與人為善的喜歡與愛情的喜歡,到底有何不同?町田原本所信奉的,乃是無差別的「兼愛」,即對人人都要均一、等份地愛,量化來說即要維持50分以上的喜歡,不應跌落合格線以下的討厭。初識豬原時,對於她那「討厭人」的思維,町田就大惑不解繼而產生興趣,兩人還因此譜出戀曲。漸漸地,豬原對町田遲遲不表白感到不耐煩,而町田卻弄不清自己已身陷情網,不知道與人為善的喜歡可昇華為愛情的喜歡,即分數升破90分之類會由「量變」帶來「質變」。在兩人之間,故事還安排了其他「情敵」,但町田卻維持「兼愛」之心,居然先後幫助小個子同學西野(太賀 飾)和風頭躉同學冰室(岩田剛典 飾)追求豬原;同時,町田還糊里糊塗地接受冰室前度高嶋(高畑充希 飾)的示好。當他卒之受到父親(北村有起哉 飾)歸來點化,町田才覺悟愛情是何物,最後成功將心死出走的豬原討回來。事實上,兩人的同學榮(前田敦子 飾),也常插科打諢反諷「愛情應該如何如何」。

以上所要帶出的道德兩難,正是喜歡的量變與質變。墨子的「兼愛」,跟孔子「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即「親疏有別」的「偏愛」縱然不同,但兩者還是可以完成「正反合」辯證過程;就似町田,他可以愛情態度去喜歡豬原,將她放在較高位置去「偏愛」,但他同時亦可以與人為善及助人態度去「兼愛」其他身邊人。他在覺悟愛情是何物之後,故事尚安排了多個道德兩難試圖「難倒」他,這包括:究竟應該去醫院探望即將分娩的母親(松嶋菜菜子 飾),還是去跟豬原表明心跡?究竟應該扶起倒下的單車及幫助小孩取回汽球,還是趕赴機場去找豬原表白?凡此種種,表面上確存矛盾關係,但實際誠可兩全其美,譬如,可叫豬原在家等他探病回來、可交由其他同學幫手扶起單車、以及可請求小孩原諒自己另有要事等。始終,除了喜歡有量化差異,許多事情亦有緩急輕重之分;盲目地「兼愛」、盲目地「利他」,卻忽略了另一邊廂可能「害他」、壞了更重要的大事,到底是愚不可及,甚至可能「好心做壞事」。

圍繞町田的一眾角色,本來也不懂甚麼是「兼愛」、甚麼是「愛情」;惟受町田的感染,他們最後都一一開竅了,並反過來以「正常人」的緩急輕重思辨,去教化町田這位「天然呆」應該「偏愛」豬原多一點。其中,冰室便為一大要角,他本來一心想做萬人迷偶像,即成為大家的「兼愛」對象;可是,這種形式的「兼愛」數量上或許很多,但就質素而言,又豈是高嶋高近100分的「偏愛」愛情所能媲美?與其為了工作放棄愛情,去追求大量層次較低的偶像式喜歡(這裡的工作不涉金錢),不如珍惜一個層次更高的愛情對象。為了粉絲而放棄愛侶,顯然是不值得的。

另外一名要角則是記者吉高(池松壯亮 飾)。他在故事的登場某程度很「亂入」,與町田堪稱毫無關係。不過,這個角色扮演著極重要的功能,乃將校園式的哲學命題昇華至宏觀社會層面,因為町田的待人處事態度,正是成人世界所應學習,這裡涉及的道德兩難是「利他」與「害人」的矛盾。吉高面對的困境,乃應刊登女星出軌照片,抑或維繫她的家庭關係--豬原之所以討厭人的背景,剛巧成為吉高的指路明燈,令他知道「害他」的後果可以很嚴重,勢影響到下一代的心理發展。他目睹町田常常行善,亦令他發覺人世間尚有「兼愛」、「利他」,並非雜誌社生活裡只得黑暗--他寫下《町田君的世界》這本書,就是想捍衛及發揚町田這種「兼愛」和「利他」精神。綜合來說,在造就下一個缺乏父母之愛的豬原,與造就下一個懂得愛人的町田之間,吉高的決定是辭去狗仔隊工作,從而專心寫作那本大愛作品。始終,拿筆工作之人,既可以是社會公害,也可以是社會公益。這一支線劇情與校園故事不同,畢竟成人世界較險惡、較複雜,故須引入記者一角來帶出「害他」元素,以免過份玷污單純的校園世界。

本片英文名為《Almost a Miracle》,大概寓意人間可能還有奇跡存在,但就只差我們是否願意踏出善良一步。電影以奇跡告終,固然是有點天馬行空,惟這實是編導的一個寄望,大家誠應相信「善有善報」,不應貿然忘記「兼愛」、「利他」。

說到底,《町田君的世界》鼓勵大家對人有愛,而對愛人則更加要愛。「町田君的世界」誠不應是他個人的世界,而應是全人類的大同世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香港導演們北上拍攝的經驗已經默默地影響內地部分電影的拍片模式。

    近年越來越多的香港電影導演在內地拍攝電影,不乏票房極佳的大作,包括徐克的《智取威虎山》和

    2019-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