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國正:「西式民主」絕非政治正確,中國模式未來大有可為

2019-10-21
周國正
前香港浸會大學文學副院長
 
AAA

CHINA1.jpg

「西式民主」絕非政治正確,中國模式未來大有可為——回應近來大陸自由派人士、「民主鬥士」對我的批評

文/周國正,前香港浸會大學文學院副院長、中文系系主任、榮休教授

2019年10月19日星期六,於倫敦

 

對內地的自由主義者、民主派,我有點好奇,近年西方已經開始重新思考西式民主是否是唯一合理可行的制度,他們發覺,原有的說法再無法解釋這幾十年間出現的中國現象;內地的自由主義者、民主派對此有何看法?

89、90年前後 Francis Fukuyama(福山)出版《歷史的終結》,所謂「歷史的終結」其實是指liberal democracy 是唯一合理可行的政治制度,是人類社會的最終形式(這有點馬克思主義味道,雖然馬克思認為共産主義才是人類社會的最終形式);適值蘇東波崩潰,學界認為他有先見之明,福山由是蜚聲國際,一時無兩。

但近二十年褔山已經不肯再說「歷史的終結」,甚至別人問起時顯得有些尷尬,轉而提出 alternative------另一方式,實際就是指中國、新加坡、盧旺達等威權主義。我近幾年看西方學界、智庫的討論(YouTube可看到),他們也已經在重新思考民主制度本身的問題,其中有些更以crisis of democracy 為題去反思;雖然基本上還是認為民主更優越,但顯示了對民主已經不如之前的自信。Daniel Bell的《賢能政治》也是 alternative 思路下的產物。

自由主義者追求的是 liberal democracy ,liberal democracy 中的 liberal 就是要 open-minded,要在新事實面前修改固有的觀念說法;如果死守敎條,僵化不變,以為世界上只有一種真理,一條道路,對 liberal democracy 而言就成了打着紅旗反紅旗了,我們總不能只是埋首在別人的書本裡,在那些堂皇的概念中轉來轉去,拾人牙慧,老調重彈吧!眼前的現實是:中國出現了驚人變化,民生有了巨大改善,反過來不少國家卻面臨民主困局,他們如何解釋?

推薦大陸自由派人士、「民主鬥士」看一個影片——美國的TED是評價非常高的演講平台,講者都是千挑萬選,識見不凡之士(內地也效法弄了個TED,但水平不可同日而語),其中也有不少討論 alternative——「2013TED年度最佳演講:李世默『兩個制度的故事』-繁體字幕」

大陸自由派人士、「民主鬥士」反感我批評「港青」、激進示威者?沒關係!只有吃飽了肉糜之後,才能去追求公義,這才是真正的悲天憫人。對於「自由派」「鬥士」這一小撮人,其實不用怎麽理會。只要那些由吃不飽而變成吃飽,由貧病失治而享有基本醫療,由文盲失學而得受教育的幾億人接受就可以了。

《孟子》曰:「行一不義,殺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為也!」鏗鏘有力,擲地有聲!不過,不得天下,如何能行仁政於天下?如何能令「民至於今受其賜」?武王伐紂,血流漂杵,難道死的都是「不辜」之人?中國政權 legitimacy 的真正基礎在哪裡,是在這一小撮「自由派」「民主鬥士」身上還是在億萬老百姓身上?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