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怎樣處理威脅選舉公平的危機

2019-10-28
曾鈺成
立法會前主席
 
AAA

23.jpg

選舉事務處上星期發出有關今年區議會選舉可能採取的「應變計劃」的文件,說明一旦有事故發生,令投票站或點票站無法運作,或者導致選民不適合或無法安全地前往投票站投票時,有關當局可押後選舉。

發生事故 押後選舉

根據法例,如果行政長官、選舉管理委員會(「選管會」)或投票站主任認為選舉、投票或點票相當可能因為發生事故而受到妨礙、打擾、破壞或嚴重影響,可以把選舉、投票或點票押後。其中所指的「事故」除惡劣天氣外,還包括「騷亂、公開暴力或任何危害公眾健康或安全的事故」,以及「屬關於該項選舉、投票或點票的具關鍵性的不妥當之處的事故」。

以香港今天的局勢,在選舉日發生騷亂、公開暴力或危害公眾安全的事故,有現實的可能性。上述文件列出了發生事故時,根據事故的嚴重性和受影響的範圍,有關當局可以作出的3種不同規模的押後決定:行政長官或者選管會可以決定把整場選舉押後, 或者選管會可以決定押後某一選區的所有投票站或點票站的投票或點票,又或者投票站主任可以決定押後某投票站的投票或某點票站的點票。

從近期局勢的發展來看,選舉日發生大規模、大範圍騷亂或暴力事件的可能性應該不大。起碼大部分反政府示威者認為,目前的政治形勢對支持政府的建制派十分不利,非建制派極有可能在選舉中大勝;反政府力量有很強的誘因要力保選舉如期進行,不讓政府借暴力事故把選舉押後。所以,反政府陣營近日不斷呼籲示威者「把街頭抗爭化作選票」,而暴力行為的規模亦已明顯減少。由此可以推斷,因為有大規模騷亂而要把整場選舉押後的情況大概不會發生。

零散騷亂 機會最高

另一方面,在個別地區發生小規模騷亂的可能性卻大得多。首先,少數最激進的反政府示威者根本不會把區議會選舉放在眼內,他們不會理會參加選舉的泛民主派的呼籲;即使沒有「和理非」的支持,他們也不會完全停止用暴力行為發洩對政府和某些公共機構、私營企業以及建制派人物的憤恨。其次,即使在正常社會氣氛下進行選舉,在競爭激烈的選區裏,拉票活動中發生衝突也十分常見;目前社會分化對立特別嚴重,不同陣營之間互相敵視、仇視的情緒也特別強烈,在一些過去容易發生群眾打鬥的地區,選舉日的拉票活動很可能引發暴力衝突。還有,針對個別候選人的策略性破壞行動,絕對不能排除。

這幾個因素都實際存在;所以局部地區發生事故而導致個別選區或者個別投票站的投票須押後進行,是最需要關注的問題。選舉事務處的文件說,政府「會盡一切努力,讓選舉得以按照相關法例,在公平、公開和誠實的情況下順利舉行」。根據以上評估,有幾點意見值得有關當局考慮。

第一,過去幾個月的經驗顯示,暴力事件在全港多個地區都可以發生,很難完全防止。但按以上分析,暴力事件在選舉日不大可能「遍地開花」,而很可能在少數目標地區爆發。警方應根據所有掌握到的資料確定哪些是高危地區,有針對性地布防,這可以更有效地阻止暴力事件發生,減少選舉被干擾而需要押後的機會。

評估危機 確保公平

第二,根據選舉事務處的文件,倘因發生事故而須押後選舉,有關的一切事宜,由危機管理委員會(「危管會」)向選管會提供意見;如果選管會認同危管會的評估,認為需要押後選舉,會向行政長官提出建議。押後的建議,可能要在選舉日、在投票正在進行中作出;要評估發展中的情況會否「導致選民不再適合或無法安全地前往投票站投票」,殊不容易。不應押後而決定押後,故然勞民傷財;應押後而不押後,或者太遲作出押後的決定,都可能令選舉公平受影響。怎樣保證危管會作出正確評估、押後的決定及時作出,選管會必須認真研究。

第三,令選民憂慮「無法安全地前往投票站」的事件,在選舉日之前也會發生,事實上近日已經發生:街上有針對性的暴力襲擊,不論對人抑或對物,都會令意見或立場與施暴者對立的市民受到威嚇,擔心支持某一方的候選人會危及人身安全。這情況會不會影響選舉公平,如何補救,選管會和危管會應該研究。

此外,有人在網上呼籲反建制人士設法阻止家人投票支持建制派候選人,例如建議如果知道家裏的長者支持建制派,便把他們的身份證收起甚至毀掉,令他們不能投票。當局一方面應針對這類違法行為進行公眾教育,同時當有選民的身份證被盜竊或毀壞時,應有補救辦法保障他們投票的權利。

 

文章原刊於《am730》。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