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樂文:喪屍樂園

2019-11-07
余樂文
文化工作者
 
AAA

zom1.jpg

電影宣傳照

不是驚慄片的粉絲,害怕看太血肉模糊的畫面,但有兩類喪屍片屬例外。第一類是喪屍劇情片,如《屍殺列車》,借喪屍講人性。第二類是喪屍喜劇,經典作是《Shaun of the Dead 笑死人凶間》及《Zombieland 喪屍樂園》。

《Zombieland》是十年前的作品,參演的幾位演員當時還未大紅,Emma Stone仍未榮登奧斯卡影后,Jesse Eisenberg還未扮演朱克伯格,也未成為蝙蝠俠的敵人,只屬up and coming。這部B級片那時只有Woody Harrelson一位具份量的演員,但憑著瘋狂惹笑的躲避及擊殺喪屍橋段,以及幾位演員鮮明而衝突的性格,票房及口碑雙贏,成為不少網民的心頭好。續篇作由十年前開始籌備,但《Zombieland:Double Tap 喪屍樂園:連環屍殺》到今年萬聖節前才面世,正式在全球上映。幾位主角終於再聚頭,迎擊適應力更強的變種喪屍。

電影的詳細劇情,留待大家入場觀看,但從預告片已見到,幾位主角除了密集式殺死嗜人肉的喪屍外,也要應付兩種豬隊友。一種是無腦的求生者,另一種是漠視現實世界的嬉皮士。無腦的求生者,學主角們在預告片戲言,連喪屍都無興趣食,但他們自身安全,不等於不會為禍人間,害苦身邊人。身為打工仔的各位,應該身同感受。嬉皮士的破壞力也不遑多讓,他們只顧玩樂,毫無危機意識。面對由人類變種的凶猛喪屍狂追猛打,戰力極低,最後還是需要善戰的主角們打救。

這類喜劇電影,固然以趣味行先,希望觀眾睇得開心,但主角們面對惡劣環境的應變能力,以及預先訂好各式規條以策安全的做法,也實在值得參考。面對惡劣環境,從來最重要的都是保命,小命不保,又談何勝利?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香港導演們北上拍攝的經驗已經默默地影響內地部分電影的拍片模式。

    近年越來越多的香港電影導演在內地拍攝電影,不乏票房極佳的大作,包括徐克的《智取威虎山》和

    2019-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