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之瞳‧影評】李美:偶像愛情片?劇情哲學上品!

2019-11-07
 
AAA

1222.PNG

電影宣傳片截圖

《命運之瞳》堪稱生不逢時,在港上映時間差無可差。所謂「前有強敵,後有追兵」,此前的五星經典大作《小丑》餘溫尚暖,差不多同期又有《安眠醫生》(《閃靈》續集)、《未來戰士:黑暗命運》、《黑魔后2》等大熱續作夾擊,接著還有另一日本選擇《人間失格》,不難預期這齣經典文學改編電影必更吸客......所以,觀眾如有興致入場睇戲,《命運之瞳》斷非大家首選,甚至連次選都不如。

然而,本片質素其實非常之高,尤其是劇情和哲理層面上。初看劇照,只見兩位主角神木隆之介和有村架純並排而立,難免予人一般偶像愛情片之感,彷彿想靠俊男美女來吸睛拉客。的確,二人少不了會談情說愛,有村架純固然一再展現她的清純、甜美一面,神木隆之介在訪問時更形容「她的笑臉真的令人很心動,我敢保證來看電影的男性觀眾們一定都會招架不住!」而這位男角本身的含蓄、帥氣,亦很引人注目。不過,戲中主旨絕非純粹偶像、愛情簡單,層次遠遠高深得多。

常云,電影多涉「特別的人與特別的事」。由「特別的人」的思考糾結,到「特別的事」的牽引拉扯,本片的言志既是十分出色,把一些大家可能有想過、但又未想得很透徹的哲理命題全面挖掘,說教過程深入淺出、不難看懂,至於劇情鋪排方面,也成功帶領觀眾投入箇中矛盾,繼而勾勒出龐大的戲劇效果,扣人心弦、深受感動,離開戲院後還會心有戚戚。相關內容有多豐富、精彩,筆者於後面劇透部分將再花2000多字詳述。

藉電影來講哲理,難在如何「故事化」,在不沉悶之餘將訊息包含在劇情裡面。日本電影誠是此中能手,前不久在港上映、改編自東野圭吾的《人魚沉睡的家》,已是一齣有情有理的四星半哲學佳作,沒料到現在又有一齣情理兼備、同樣改編自小說的四星半哲學佳作--百田尚樹筆下的《命運之瞳》,絕對是荷李活以外的高質選擇。


1333.PNG

電影宣傳片截圖

(注意,以下完全劇透)

《命運之瞳》觸及兩大哲學命題:一是決定論與自由意志,命運究竟不能改變抑或事在人為;二是救人方面的道德兩難,究竟應該救誰?應否率先自救?

木山慎一郎(神木隆之介 飾)擁有「命運之瞳」亦即「福爾圖娜之瞳(Fortuna’s Eyes)」,將死之人於他眼裡會變得漸漸透明。戲裡一早此對開宗明義,替後來劇情推進省下不少功夫。因為,當劇情第一次展現能力,一名逐漸透明的途人忽然撞車身死,觀眾便能馬上理解過來;反正,本片並無必要故弄玄虛,重點根本不在懸疑而在哲學。當時,戲裡呈現感覺是悲哀的,這在事後木山跟老闆娘美津子(齊藤由貴 飾)交談的一幕表露無遺,理由是有此異能者不過眼睜睜看人喪命,「難不成趨前跟那人說你即將死?」至此,電影似乎想刻劃一個決定論世界--透明之人肯定將死,這是無法人為扭轉的命運;所以,「福爾圖娜之瞳」只能預知命運、預知死亡,不能改變命運、拯救生命。

不過,很快劇情已發展到自由意志論。木山發現桐生葵(有村架純 飾)雙手變得透明,在歪打正著的情況下令她避過災禍,決定論的世界觀設定便改寫為自由意志--「福爾圖娜之瞳」其實不單可預知命運,還可於此前提下逃開死神。木山所救的第二個人,乃是老闆哲也(時任三郎 飾),讓他避過同事金田(志尊淳 飾)的報復襲擊;此時,劇情進一步引入「等價交換」,木山救人後再感心臟劇疼,意識到救人一命原來會危及自己性命,這個「代價」設定後來由同樣擁有此眼的醫生(北村有起哉 飾)確認。期間,向來不愛做選擇的木山,與美津子再次交談,發現「人每天從早上到晚上,作出了接近九千個抉擇。」加上前女同事真理子(松井愛莉 飾)因為自己的決定而誤入歧途,木山開始明白,自己決定絕對不止影響自己,且還可能嚴重影響別人。特別是,有了「福爾圖娜之瞳」,就連別人性命原來亦受自己影響,好像炫富常客宇津(DAIGO 飾)的事件中,到底是看著人死還是救人一命,竟然僅繫自己一念之間。

可以看到,片裡每個角色皆有各自的功能與引伸意義,而相關訊息亦很好融入劇情發展裡。注意,不同角色的作用不是單一的,而是複數的,除了帶出哲理的命題,還涉及人與人之間的情。老闆夫婦一段是講親情及上司下屬之情,金田和真理子一段是講友情及同事之情,宇津一段是講工作及仇恨,至於桐生一段當然是講愛情了。許多層次較低的電影,配角設定往往十分功能性、以至血肉模糊,僅僅為了推進劇情而設;而本片的人設,則在劇情與哲學兩方面俱做到情理兼備,角色雖多卻不乏各自精神面貌,實在非常難得。

上面情節除帶出何謂命運,包括命運能否改變,於此基礎上還進一步探討了,人為改變命運的道德問題。木山首兩度救人(桐生和哲也),事前均不知道須付上「代價」;當醫生確認此一事實,繼而叮囑他不宜隨便改寫別人命運後,他在「關係中立」甚至有點「私怨」的宇津身上,便選擇了眼睜睜「送他一程」。可是,當「看見」將死之人是小孩子呢?以至是多名小孩子、大量列車乘客呢?這裡已涉一場重大災難。更何況,列車乘容尚包括你所鍾愛的人?凡此種種便非「關係中立」了,目睹車內乘客及桐生變得透明的木山,心裡便非常忐忑;他最後決定自己承受「代價」,寫下遺書矢志「犧牲小我,完成大我」。這跟一個經典的道德兩難命題類似:火車岔口前面,左邊是不顧指示在軌道玩耍的多名孩子,右邊是守規在廢棄軌道上獨自玩耍的一名孩子,在無法煞車的前提下,你是車長會選擇駛向哪條車軌?木山似乎寧願「自炒」以拯救其他人。他本來是不愛選擇的,但有了「福爾圖娜之瞳」後,上天卻好像偏要逼他作出道德選擇般。桐生曾向木山說過,他雖不懂選新電話,但由於他愛他的舊款機,這已是一個選擇了。同一道理,在上述的道德兩難,木山便選擇拯救他所愛的人。所謂「能力愈大,責任愈大」,本片則將此推到至極。

講完哲理,這裡又要談回劇情。電影最後的那個壓軸「扭橋」,絕對不是「為扭橋而扭橋」或純粹放大劇情效果,而是一石二鳥地同時放大了上述道德兩難。事實上,本片不同其他「玩橋」作品,有別於一般少年漫畫或英雄片等,沒多「形而下」去談如何「利用」異能,而是集中探討前文所述的「形而上」哲學命題;此所以,戲裡氣氛一直沉重,壓抑感覺非常強烈,即使高潮位的災難亦屬小格局而非浩瀚天劫。

片裡終極「扭橋」,原來桐生一直擁有「福爾圖娜之瞳」,而她原本是選擇犧牲自己來救木山,結果卻變成眼白白看著木山犧牲了來救自己--這又是一個「救不救人」及「誰應獲救」的兩難。相關情節,又似另一個兩難經典:母親和戀人一起跌入海中,你會救誰?本片同樣推至最極,因為涉及的是一命換一命,甚至以自己的命來換所鍾愛的人的命。桐生葵也是異能人的設定,這個伏筆回應堪稱一絕,正如神木隆之介在訪問時所說,全句實為「第一個感覺就是葵的笑臉真的令人很心動,我敢保證來看電影的男性觀眾們一定都會招架不住!『但隨著故事進展,觀眾也會了解這個笑容背後隱隱藏著痛苦。』」在山木糾結應否拯救列車乘客的同時,桐生亦在糾結應否阻止山木使用異能及應否犧牲自己。也就是說,男主角全片表情既是非常壓抑,女主角的開懷甜笑其實亦暗藏壓抑……

桐生和山木打從年幼所遇的空難以後,顯然已被「命運之瞳」看上。一般異能故事的模式,都是爭著用異能來拯救別人;本片原本也服膺此一設定,但最後其實還進一步涉及,異能者爭著用異能來自我犧牲。這一仗,似乎是山木爭贏了,他求仁得仁地成功犧牲,沒有淪為所謂懦弱的一個;但,這真是贏了嗎?如果他事前知道桐生苦心,他的心態又會否不同?當然,「這個選擇無論有多少次,我的選擇都會一樣」,不過,屆時他內心感受肯定不一樣,至少劇終時他仍完全不知桐生心意......他只知自己勇敢地去愛桐生,卻不知自己也被桐生勇敢地愛著--有此遺憾而捨身赴死,這是多麼淒美!

全片唯一美中不足,怕是沒有圓滿解釋為何桐生一直向山木隱瞞自己異能。特別是,當得悉山木一直被空難夢魘所困,誤以為自己當日見死不救,為何桐生沒馬上把真相告訴木山,好使他釋懷?甚至乎,兩人命中注定般的緣份愛戀,還可望昇華鞏固呢?在伏筆木山因滋擾小孩而被警方追趕一段,過程無疑很自然,回應時也有效帶動劇情;但在桐生是否告白真相的關鍵上,片中處理卻淪為缺點。

說到底,《命運之瞳》的劇情鋪排與哲理言志均屬上乘,可惜在檔期「選擇」不佳的情況下,本片難免淪為一顆滄海遺珠......如果片商有「福爾圖娜之瞳」,又會否另揀一個更好的檔期呢?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香港導演們北上拍攝的經驗已經默默地影響內地部分電影的拍片模式。

    近年越來越多的香港電影導演在內地拍攝電影,不乏票房極佳的大作,包括徐克的《智取威虎山》和

    2019-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