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保區選‧摘果子‧吃人血饅頭

2019-11-19
李伯達
媒體人
 
AAA

lai1.jpg

再過幾天就是香港區議會選舉,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又出來試圖下指導棋。他發表題為《我們不只得暴力一條路》的文章,一改之前歌頌黑衣人的勇武,勸他們不要把藍絲「私了」,不應該「裝修」藍店,淋油燒人「完全踰越了抗爭的道德底線」。嘮嘮叨叨說了一堆,文章結尾終於亮出重點:「走在前線的勇武年輕手足,是否可以考慮在距離選舉只有幾天的時間,把抗爭行動緩和下來,不給政府有藉口取消選舉。」

修例風暴持續五個月,從一開始就出現暴力,但反對派一向都是三不(不譴責,不篤灰,不割席),不問是非,只講立場,將一切責任歸咎於政府。他們希望抗爭運動持續,利用這股氣勢來搶奪區議會議席,因此不敢得罪黑衣人,不斷縱容,令暴力衝擊愈演愈烈。

區議會本來只是諮詢架構,並無實權,長期由建制派壟斷,反對派為何如此念茲在茲?除了區議員本身可以作為立法會選舉的「樁腳」,牽連的包括明年立法會選舉6個來自區議會的議席,以及下屆特首選委會席位。

按照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產生辦法,1200人當中有117票將會由區議員互選產生,如今採用的是名單制下勝者全取的辦法,全部由建制派囊括。如果反對派控制區議會過半議席,就可以在選委會拿到117個席位,加上原來的三百多票,如果再與商界勾兌,足以左右特首選舉,打亂北京的部署。

早在修例風暴之初,反對派就開始加強選民登記,在各區安插參選人,每個選區出現了競爭場面,改變過去近百個議席任由建制自動當選的局面。正當他們準備下山摘果子,暴力愈演愈烈,有失控態勢,從刺殺建制派區議會候選人何君堯,到馬鞍山「火人事件」,清潔工被磚掟中不治,再到強行發動「三罷」,癱瘓全港交通,大學淪為戰場,硝煙四起,全城籠罩於「黑色恐怖」,都令人擔心周日的區選能否如期舉行。

官方新華社曾經發表評論,質疑當前街頭暴力不止,「愛國愛港」民眾及政團受威嚇,香港還可否辦一場公平公正的選舉,也有建制派建議把區選押後到局勢平靜之後。24名反對派立法會議員則發出聯合聲明,表明反對押後甚至取消區議會選舉。

特區政府雖然不敢主動叫停或者押後,但如果選舉日暴徒在投票站扔汽油彈,出現暴動,選舉如何舉行?而且,不斷升級的暴力已經嚴重影響市民的日常生活,不少市民打破沉默,無懼威脅,紛紛走上街頭清除路障。反對派也擔心暴力持續,民意出現調整,衝擊他們的選情。

反對派不敢公開出來喊保區選,因此由幕後大老黎智英出面,苦口婆心勸手足在區議會選舉前夕「把抗爭行動緩和下來」。但對於極端暴力派而言,已經殺紅了眼,滿腦子復仇,實際上已經無法回頭,我暴力我存在,我勇武我存在。

他們不想、也沒有機會進入建制,要的是摧毀舊秩序,要的是「攬炒」,你撈到區議會吃香喝辣關我屁事?我在前線流血流淚,你在冷氣房鼓與呼,如今卻想吃人血饅頭,讓我收手,把我當成夜壺,尿急了拿出来用一下,用完了放到最角落地方,想多了吧?正如Telegram及連登討論區等通訊平台的留言:「知係不對等武力,但係無辦法,自殺式襲擊都要做」。11月24日能否平靜,仍有待觀察。

 

(何君堯是屯門區議會樂翠選區候選人,同區另有盧俊宇及蔣靖雯。)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