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順傑:台灣民進黨的「顏色革命」

2019-11-25
 
AAA

2333.jpg

台灣選舉逼近,各陣營在言語上的攻防雖日益激烈,視覺上的較勁倒是意外柔和。

環顧全台的各式選舉文宣,不難發現過去常以「綠色執政,品質保證」為號召的民進黨,最近刷上了新色,且換上了新裝。

以台北市立委選舉為例,多個民進黨候選人的大型選舉看板,都注入不少的粉紅色元素。其中,去年成功四連霸的台北市議員許淑華,就延續過去幾屆市議員選舉的慣例,不僅以粉紅色作為各式海報或看板的主色調,平日更是穿上亮麗的粉紅色競選背心,在信義、南松山選區掃街拜票。除了這位不折不扣的「粉紅控」,其他同黨戰將如素有「港湖女神」之稱的北市南港、內湖區議員高嘉瑜,以及初出茅廬就挑戰國民黨立院「第一帥」蔣萬安的吳怡農,也都在宣傳品上大量運用粉紅元素,綠色甚或是民進黨的黨徽幾乎不見蹤影。

不單是粉紅色,爭取連任的總統蔡英文團隊也從9月份換上了「湖水綠」的「小英戰袍」,只不過這不藍不綠、又藍又綠的尷尬,不免讓傳統的綠營支持者摸不着頭緒。蔡英文競選連任辦公室發言人顏若芳就解釋,湖水綠明亮中帶有溫暖,有活力感也有安全感,凸顯蔡英文的「穩健路線」與守護台灣的熱情。

不管是象徵溫柔甜美的粉紅色,還是看上去清新舒坦的湖水綠,民進黨這場無聲的「顏色革命」,無非是因應選情變化的選舉詐術。有政治學者指出,在台灣選民普遍對藍綠不滿的大環境中,民進黨如果沿用綠色,可能在拓展票源上裹足不前,粉紅色和湖水綠倒能予人一種「彈性的感覺」,不再是鐵板一塊的綠。

不過,說到底,當民進黨原本引以為傲的「綠色執政」被粉紅色或湖水綠取而代之,其實就是一種「遮掩本色」的偽裝,而在這層偽裝底下,正隱藏着一種無奈的認同危機。

由於施政普遍不得民心,「討厭民進黨」的氛圍在去年橫掃全台,導致民進黨在一年前的縣市長選舉中潰不成軍,當時的綠營可謂哀鴻遍野,人人自危。

然而短短一年內,民進黨以及蔡英文的政治行情卻出現戲劇性變化。套句台北市長柯文哲日前接受專訪時說的話,如果2018年「討厭民進黨」是台灣社會主流民意,「沒有理由過一年什麼事都沒做就不見」。柯文哲認為,民進黨的執政問題其實都還在,「只是沒有發作而已」,暫時靠着「美國仙丹」這個類固醇壓着。換言之,民進黨去年的「認同危機」警報,迄今始終沒有解除。

的確,受惠於中美對抗、北京拋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以及香港反修例引起的反政府抗爭,民進黨的執政不力得以暫時被忽略,如同粉紅色和湖水綠的變色偽裝一樣,「抗中保台」這一保護層,成了執政黨暫時換取短期政治利益的遮羞布,成功掩蔽過去三年半的難看吃相。

然而,當立委席次過半的民進黨,寧願為掃街拜票而提早讓立法院休會,使得前些時候才喊得震天價響的「中共代理人」修法卡關,無疑是自露馬腳,把這塊遮羞布踢開。不僅偏藍的《聯合報》發表評論,嘲諷民進黨「自打嘴巴證明紅統危機純屬自編自導」,就連小綠政黨時代力量主席徐永明也忍不住開酸,指民進黨最近拍廣告訴求明年再成為「國會的多數」,但現在明明已是多數黨,卻表現怠忽職守、棄守承諾,「選民怎可能因為一支廣告就買單、受二次欺騙呢?」

經過六次選舉、三次政黨輪替,台灣選民大概早已看穿藍綠兩黨的底色,再鮮艷的湖水綠或粉紅色,都恐怕難以再瞞混過關。

 

(記者是《聯合早報》台北特派員)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