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高義:中國應繼續奉行韜光養晦策略

2019-12-02
 
AAA

2222.jpg

(本文為《灼見名家》專訪傅高義教授的報道,本網獲授權轉載。)

中國和日本在文化上原屬一衣帶水,兩國的交往可追溯至1500年前的隋朝,或日本推古天皇時期,但如今兩國關係時好時壞,緊張多於緩和,適逢哈佛大學榮休教授、美國著名亞洲問題專家傅高義教授訪港,介紹他的最新力作《中國和日本:1500年的交流史》,並接受本社記者專訪,暢談中日美三邊關係,以下是訪問的主要內容:

記:記者   傅:傅高義

隋唐時期日本學中國

記:中日之間交往逾千年,也有多次互相學習的歷史,什麼時候開始變成彼此看不順眼的呢?

傅:你看歐洲的國家,有時是朋友,有時也打仗,長期的歷史就是這樣的嘛!我認為,開始的時候,日本是向中國學習。隋唐時代,日本派「遣隋使」、「遣唐使」來到長安(今西安市,隋代稱大興城),可以說,(兩國)關係非常好。至於彼此交惡,也有幾次,第一次是在公元660年,唐朝聯合新羅,滅百濟、高句麗(新羅、百濟和高句麗,均為當時朝鮮半島上的國家)。日本(倭國)救援百濟,派艦隊與唐軍作戰,被唐軍擊敗。

唐朝與日本,不是長期交惡,也不是老百姓互相仇恨,那是軍隊對軍隊、高層對高層的事情。到了元朝,元朝皇帝忽必烈兩次東征日本,日本人當然反對元軍進攻。有些中國人認為元朝統治者是蒙古人,不是中國人,但元朝畢竟是中國人的朝代,元軍中既有漢人,也有朝鮮人,當然也有蒙古人,當中自然會產生一些仇恨。

到了15世紀末,豐臣秀吉攻打朝鮮,明朝皇帝派兵援朝,打了幾次大仗,逼退了日本軍隊,史稱「萬曆朝鮮之役」。1894-95年,中日又打了一場甲午戰爭,北洋艦隊全軍覆沒。然而,中日之間的仇恨,要到二次世界大戰前爆發的抗日戰爭才達到頂點。

甲午戰後中國學日本

1919年五四運動之前,中國老百姓的覺悟不是很高,五四運動之後,中國老百姓的覺悟提高了。經過甲午戰爭的失敗,許多人想去日本留學,出現了一種奇怪的現象:儘管中日兵戎相見,但1895年中國戰敗後,卻有許多中國人東渡日本,包括蔣介石、孫中山、梁啟超,後期的魯迅、郭沫若、周恩來等,他們學習的內容包羅萬有,軍事、政治、文學、科學、醫學都有,那是一個很特殊的時代。

隋唐時期,日本人學中國,是少數人去中國學習;甲午戰爭後,中國人學日本,卻是各個方面都有。很多西方的思想,包括馬克思主義,都是從日本「轉口」到中國的。「社會主義」、「共產黨」這些詞彙,也都源自日文。在上世紀20至30年代,中國人向日本學習的東西太多了!

因此,我認為歷史上中日之間不全是「仇恨」或「對抗」,還有互相學習的地方。

日本仍有值得中國學習之處

記:日本從明治維新開始,福澤諭吉等人提倡「脫亞入歐」、「和魂洋才」,學習西方不遺餘力,之後,很多日本人都覺得日本已是「西方國家」。到了21世紀,您認為日本人應回到亞洲還是繼續留在西方?

傅:日本還是會繼續留在西方國家陣營吧!福澤諭吉在明治維新後提倡向西方學習,覺得向中國學習沒什麼用,中國向西方學習新政、學習現代化都還未見成績。我個人看中國,儘管當時太亂,但那是過去的朝代在很多細節方面都沒有做好,讓「洋務派」官員以至朝廷面對極大困難。到了現代,簡單來說,我認為全世界包括中國都在學習西方,「共產主義」也不是中國本來的思想,跟「馬克思主義」一樣,都是從西方學來的,列寧也是西方人。二戰後,中國加入聯合國,也是「西方」的做法。當然,各國也會保留自己的傳統,不會完全西方化,但我認為今天(全球)基本已是「西方化」。

日本現在面臨的問題,是中國經濟規模已經超過日本,還有新科技的發展,中國的步伐也很快,但我認為在有些方面,包括企業的質量管理和安定的社會,日本還是做得比中國好,在這些方面,中國還是值得向日本學習。日本雖然從西方學習了許多,但很多東西還是日本自己的,當中既有從中國學來的(儒家、佛教)文化,也有向西方學習的產業管理做法,都揉合在一起了。因此,我認為,百多年來日本向西方學來的東西,到今天已有所改變,並不是一成不變的。

大約從2008年到2012年,這時期中國經濟開始超越日本。今天,中國高科技的一些方面,也開始超越日本。今天世界的情況變得很複雜,「東」、「西」不是很容易能夠分得出來,中國學習了很多西方的東西,西方也學習了一些東方的做法,像美國向日本學習工廠質量管理便是。

今天,全世界的交流比以前多得多,在我們這個時代,「東」、「西」方再也不能像從前那樣簡單地分析了。

中國人看日本不全是負面印象

記:中國人也喜歡到日本旅遊,喜歡日本精緻的文化產品,對日本民間社會也頗有好感,但總是對日本的右翼政治主張和軍事擴張企圖感到很不自在,在這方面,想聽聽您的意見。

傅:中國人對日本的看法比較複雜,因為二戰時期日本人做了許多壞事,中國的老人都會記住。1990年代興起的愛國主義風潮,有關二次世界大戰(抗日戰爭)的電影、電視劇不停在大陸播放,很多中國年輕人受了那些影視作品的影響,因此對日本很反感,10年前,中國的輿論甚至指九成人對日本沒有好感。

記:1980年代,中日關係還不錯的時候,兩國還合拍過反思戰爭的電影《一盤沒有下完的棋》(日文:《未完の対局》),雙方都派出一線的資深演員參演──中方是孫道臨;日方則是三國連太郎。

傅:鄧小平1978年訪問日本,80年代中日關係還是不錯的,儘管不能說很好,因為經歷過抗戰的老人不少仍然健在,也有不少年輕人對日本沒有好感。我記得,1980年我在廣州中山大學看了一場電影,講述中日之間的愛情故事,我非常喜歡。但是我也記得,90年代,因為受到愛國主義的影響,很多中國年輕人把石頭扔到日本人的屋子上,所以(中日關係)比較複雜。10年前九成中國人對日本沒有好感,去年到日本去的中國遊客卻首次突破800萬,他們看到的日本人,並不是二戰時期的模樣,而是很客氣、很冷靜的,不一樣了。

記:為什麼近年中國人的憤怒都聚焦在釣魚台島(日方稱尖閣諸島)呢?

傅:中日之間歷史領土的爭議由來已久。我只能說,現在中國人的自信增加了,在許多地方都聲稱擁有主權,不僅釣魚台,還有南海的島礁。據我的理解,部分原因是爭議區域蘊藏着石油資源,中國日本都需要石油,本來中日兩國領導人有共識「擱置爭議,共同開發」,但是後來有中國人不同意,認為石油應該是中國的。儘管後來發現不是那麼多石油,但爭議已經形成了。

中日關係離不開中美關係

記:當前的中日關係是否也要考慮中美關係?

傅:肯定要的,現在日本人都「害怕」中國人,除了釣魚島/尖閣諸島的問題,前些年一些參與「愛國運動」的學生,把石頭扔到日本人的店子,包括日本大使的房子。不僅是日本人,全世界很多人都在考慮一個問題:現在中國的實力愈來愈強,軍隊的力量也愈來愈強,他們的力量將怎麼用?用得好的話,韜光養晦;用這個方法來解決,我想很多外國都會接受,但是若果用強逼的做法,強加於其他國家,很多人就會害怕。日本知道中國的經濟力量已經超過自己,中國軍隊的規模也比日本大,有些日本人覺得自衛隊的素質還不錯,但中國海軍目前已很強大,將來規模還會增加。在這個情況下,日本便要想辦法。我估計日本還是要依靠美國軍隊的幫助。中國的人口是日本的十倍,所以無論經濟力量、軍事實力,日本都難以匹敵。近年,中國的高科技發展也很快,要是中國用強逼的做法處理釣島爭議,日本要怎樣做?還是要依靠美國吧!要不然就要用原子彈,我想這也不是中國願意見到的。因此,我想未來30年,日本還要需要靠美國。要是未來中國與日本引起衝突,我想日本為了保護自己,也會很快製造出原子彈,這便會很危險。中國領導人的想法怎樣,我不曉得,但我希望中美有良好的關係,日本與中國也有良好的關係,這對中美日三國是最好的。

北京應先消除其他國家的疑慮

記:從歷史上看,中國人很少有擴張的歷史,西漢的霍去病六次北擊匈奴,已是2000多年前的事;剛才提到的元軍東征,也是十三世紀的事了。我們如何告訴全世界,中國人是個愛好和平的民族呢?

傅:中國軍事基地增加的速度很快,在南海島礁上填海建機場、派出船隻巡邏東海、釣魚島、派飛機穿越宮古海峽,這都讓外國人感到害怕。中國領導人會怎樣做?中國的愛國主義會怎樣發展?非洲吉布提(Djibouti)的港口已租給中國軍隊做基地。「一帶一路」我個人認為是好事,但必須先消除其他國家的疑慮,包括東海、南海的爭議,以至1979年的中越戰爭等。我想,在現階段,韜光養晦還是最適宜的做法,但現在好像不大講了,所以有許多外國人會擔心。

我也是一個「愛國主義」的美國人,但我認為中美兩國應該合作,現在中美之關的緊張關係,對中美兩國都不好,我們作為學者,我想應該幫助「下一屆」美國政府做得更好,本屆政府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就很令人遺憾了。

記:您對香港目前的局勢有何看法,有何建議?

傅:我想北京政府、香港特區政府可以多聆聽市民的意見,應有更聰明的做法。然而,具體怎樣做?毛澤東說:「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我還沒有好好做過調查,也就沒有什麼發言權了。

 
延伸閱讀
  • 從1949年新中國成立到現在已經走過了70年的歷程,基本上經歷了三大階段,並在創造性探索的過程中造就了一整套新體制,適應今天這個時代的需要。

    鄭永年  2019-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