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割頸警員接受訪問 質疑香港教育出問題

2019-12-03
 
AAA

32f199eb-076b-47ca-a836-5c3a67fa5f90.jpg

十月在觀塘執勤時被割傷頸部的警員接受央視旗下頻道訪問,指警察維持治安及執法,與政治無關,對自己受襲感到無言。他又批評香港有部份人完全失去獨立思考,被其他人影響而作出激進行為,質疑香港教育制度是否出了問題。

受傷警員化名Alex,與妻子一同接受訪問,他憶述事件時說,當日他阿力與同事奉命到港鐵觀塘站處理一宗刑事毀壞案件。他們準備離開時,一群黑衣人尾隨叫囂,人群中突然伸出一隻持刀的手,由右後方戳了一下他的頸部。他回頭看見一隻拿着武器的手,於是上前制服那個人。他說那一刻沒覺得痛,更不知道自己傷得嚴重,直到將襲擊者制服,他才發現地上有很多血,他的上衣也被血浸濕,他之後接受手術,醫生指他的靜脈及迷失神經斷了,手術原本預計歷時1個半至2小時,結果做了4小時。

0c587b19-3dba-46ec-81a9-769c799a6b2a.jpg

他說對涉嫌襲擊自己的18歲男子,不感到憤怒,只是不明白為何對方要這樣做,指過去幾個月有大學生及中學生,用很暴力的手段襲擊警察及市民,破壞商鋪,覺得香港的教育出了問題。他批評香港有一部份人完全沒有獨立思考,被其他人影響作出激進行為,又指很多污衊警方的謠言猶如「天方夜譚」,而有些年輕人竟會相信。

他說,警方是執法者,不涉及任何政治爭執,有人犯法就應該去處理,認為干犯罪行的人才會不喜歡警察。他不認同警方使用過大武力,指面對汽油彈、磚塊和箭等致命襲擊,警方使用的是較低層次武力。

對於社會有聲音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他說持開放態度,但認為大學校長及一些受過高等教育的人,都針對警察和政府,質疑要找甚麼人出任委員會委員。

至於他的太太就說雖被網民起底,但暫時未受到任何騷擾,會叫小朋友在學校盡量不要提爸爸是警察。又指即使會受傷,仍然會全力支持丈夫、尊重他的工作。她又堅決表示,如果兒子將來要做警察,她亦會支持。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