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順傑:不讓世代對立失控

2019-12-16
 
AAA

535.jpg

最近刷面簿或LINE等社交媒體和通信軟件時,不時會發現耐人玩味的貼文。例如,有長輩發文呼籲其他家長「調查」子女的政治傾向,如果他們執意要把票投給總統蔡英文,就以家長威嚴不准他們出門投票;另一邊廂,有台灣青年則號召同儕直接「剪掉」家長的身份證,讓他們無法投票,「能救多少算多少」。

雖然這些貼文表面上看似玩笑話,但背後所隱藏的卻是日益尖銳的世代差異。隨着台灣總統大選臨近,這個差異恐怕將瀕臨失控的邊緣。

在藍綠長期對立的台灣,因政治立場不同而導致家庭不睦的現象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但近年來,台灣不同世代之間的政治分歧卻已不再是傳統的統獨意識形態對立,取而代之的是世代之間在同性婚姻、年金改革、勞動條件乃至於民主自由等各種價值議題,以及資源的重新定義與分配上的理念衝突。

根據台灣《商業周刊》近期針對全台首投族(即滿20歲、擁有首次總統投票資格者)進行的民調,近五成受訪者的政治立場與父母不同,說明年輕選民更有自主意識,不再是「父母告訴你投誰就投誰」的乖孩子。調查也發現,近五成七的受訪者認為,上一代在擬定公共政策或做政治決定時,並未照顧到年輕一輩。

然而,正當年輕一代怒吼「世代剝削」之際,被視為既得利益者的年長階層,卻也擔心自己淪為社會體系轉變下「被剝削的一代」。在老一輩人眼裡,他們認為自己兢兢業業奮鬥了大半輩子,就是為了有一天能「媳婦熬成婆」,享受被尊崇的社會地位。豈料,執政者卻以世代正義之名,摧毀了退休軍公教的生存利基;含辛茹苦帶大的年輕世代則因為擁抱進步的價值觀,顛覆了他們對倫常的原有認定。

在種種外在變化的衝擊之下,年長一輩猶如急着找尋浮木存活的溺水者。因此,當草根性強、煽動力高的韓國瑜出現時,許多老一輩的人彷彿看到了苦海明燈,找到了願意維護與他們同樣的信仰、傳統價值和過往榮耀的人。

和韓國瑜同樣是外省第二代的國民黨桃園立委陳學聖受訪時曾分析,韓國瑜的投票主力是50歲以上的中老年人,尤其是戰後嬰兒潮走過「台灣錢淹腳目」的時代(指1980年代前後,台灣經濟起飛時期),也經歷團結一致對外的「中華民國」時代。他說:「這群人在過去對國家有特殊認同,但在最近20年卻被遺忘……(後來他們)好不容易在韓國瑜身上看到他們曾經走過的路,他說的話就是他們的心路歷程,他們從韓國瑜找到相同的影子,所以投射才會這麼強。」

不過,召喚出中老年鐵票部隊的同時,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的韓國瑜卻也失去年輕世代的心。《商業周刊》的首投族民調發現,僅11%受訪者決定支持韓國瑜。相比之下,高達六成七的首投族則是屬意以護主權、顧民主和挺改革為訴求的蔡英文。

對於韓國瑜的青年支持率持續低迷不振,擔任韓國瑜競選總部副執行長的台南市議員謝龍介日前辯稱,韓國瑜近期的造勢活動中,已能看見年輕支持者的數量增加,顯見年輕人已開始認識韓國瑜。謝龍介認為,年輕人富有正義感,如果能知道韓國瑜是被惡意抹黑,便會反過來支持他。謝龍介因此強調,盼韓粉把正確的訊息傳遞給孩子,讓他們了解真相,勿輕信網軍散布的扭曲消息。

謝龍介或許樂觀了些。事實上,根據我接觸的案例,父母輩已越來越不願和年輕族群溝通,年輕一代想要抑制保守勢力反撲的決心也越來越堅定。可以預見,世代間的對立恐怕不會因總統大選結果底定而停息。

知名作家、前文化部長龍應台去年曾在演講中提到,世代之間的隔閡不是分水嶺,是斷崖;斷崖把這個世界分成兩邊兩代人——「數字原生代」(即新禧世代、網絡世代)和「非數字代」(包括X世代、嬰兒潮世代)。她指出,要跨過斷崖,掌握權力和資源的世代有責任從同溫層的泡泡中走出來,在這個斷崖架橋,開啟一個重建信任的大工程。

不論明年1月11日誰出線,希望夾帶最新民意的領導人能帶領不同世代一起學着搭橋,要不,大夥只會一同往下墜。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同額競選民進黨主席並意在2024的賴清德日前喊出「和平保台」;3日在桃園出席政見會進一步稱「抗中保台、反共保台是手段,目的是爭取和平、穩定發展。」賴這席話掀開民進黨「和平保台」真面目,所謂「抗中是和平的手段」無非是用「和平」來包裝「台獨」。「和平台獨」毫無疑問當然是假議題!

    2023-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