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渤:台灣大選「客家妹大鬥客家女婿」

2019-12-30
鮑渤
資深傳媒人
 
AAA

 

tw1.jpg

蔡英文、韓國瑜facebook圖片

時事短打  鮑渤

有台灣的主流媒體注意到,即將到來的台灣大選,是「客家妹大鬥客家女婿」,因為蔡英文是客家女子,老家在屏東縣枋山鄉。有說其父祖籍是福建客家,也有人說粵東梅州。韓國瑜的太太李佳芬則是祖籍福建詔安的客家裔。

b1.jpg

為了搶攻客家票源,蔡英文最近大曬客家人聚居的「浪漫台三線」政績,在競選視頻特輯秀出溫軟的客家話。民進黨在十月中旬還成立「全國客家助選團」,正式開打搶攻客家選票的攻防戰。韓國瑜不懂客家語言,但說30年前他就推動台北縣客家同鄉會,方便客家鄉親深入交流。他還強調自己是客家女婿,且大讚客家「硬頸精神」忠誠勇毅,強調「客家精神就是台灣精神」。

從廣義上講,在台灣認同客家人身份的超過500萬,接近台灣總人口的百分之二十,僅次於「福佬系」。這是歷屆總統選舉必爭的巨大票源,自然也是藍綠兩大陣營競相拉攏的族群。原來以為是任宰的「魚腩」韓國瑜,近日走勢凌厲,中間搖擺的客家票更顯重要。本身也是客家人的民進黨前主席許信良前不久表示,千萬不要低估庶民的力量。以中國歷史比喻,韓國瑜如流寇,如同李自成,聚集庶民的不滿,雖然一時可能失勢,但隨時可能再起且更加強大。

b2.jpg

台灣客家人口比例最高的地區是桃竹苗、高屏六堆、花東縱谷。美濃平原,則是客家人在原漢衝突中,從原住民手中得來的。新屋區位於沿海平原,原有平埔原住民族及閩南泉州人先後開墾,後因客家移民日增,成為客家地區。永安漁港亦成為台灣唯一以客家籍為主體的漁港。傳統上,客家人對國民黨更有好感。陳水扁前在《2000年的勝選大策略》就曾提到,以桃竹苗為主的客家族群是民進黨三大弱勢票源之一。雖然民進黨近幾年開始在新竹市、桃園市的選舉有所斬獲、新竹縣、苗栗縣的得票也有上升,但仍無法攻下城池。

台灣客家人在明鄭時期、清治時期,一直盛行說客家話。在日治時期,客家話甚至被日本人稱為廣東話。但在威權統治時期,國民黨禁止台灣人說「方言」,閩南語和客語自然也在國民黨禁止範疇。和國民黨的做法相反,發跡於草根的民進黨較重視客家族群。民進黨是最早在黨內設置客家事務部門的政黨。2000年民進黨首度執政時,陳水扁不但在中央政府層面成立客家事務委員會,還成立客家電視台。也因此,投國民黨的票已非理所當然。面對泛綠陣營的喧囂的選戰攻勢,不少客家選民感到舉棋不定。東吳大學一位政治學者注意到,客家族群是變數很大的中間游離選民。

客家族群南渡台灣的時間相當早,有接近五百年的歷史。德國史學家Riess在研究荷蘭史料時無意中發現,台灣土著稱為「紅毛鬼」的荷蘭人不敢上山,早期大都依靠客家人做翻譯、嚮導,因為客家人祖祖輩輩依山而居,且喜打拳習武,在深山老林如魚得水。韓國瑜日前把客家功夫說得很傳神,「客家鄉親驍勇善戰,素來有流民拳,打眼睛、太陽穴」,「教拳師傅說,客家人過去常流浪,敵人不倒,就換他們倒下來」。

台灣的族群之分,以筆者所知,最早見於台大社會系陳紹馨教授與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傅瑞德教授(Morton H. Fried)根據1956年戶口普查資料,將台灣人口按籍別分為「祖籍福建之本省籍民(閩南人)」、「祖籍廣東之本省籍民(客家人)」、「山胞」及「外省籍」。

b3.jpg

這四大族群,在使用上要視乎當時情境與對應的群體類屬。例如,一個「福佬人」只有在面對「客家人」時,才會意識到或強調其「福佬人」的身份,但是在面對「外省人」時,則是強調「本省人」(或「台灣人」)的身份,面對「原住民」時,則成為「漢人」或「平地人」。又比如蔡英文既是客家人又是原住民,她母親是排灣族的後裔。

筆者最近受中華教育文化經貿促進會的邀請,以「族群和身份認同」為題在台北開講時表示,客家人就是客家人,源自中原黃河流域,海內外客家皆同文同種,但到了台灣才知道有「本省客家人」和「外省客家人」之分。所謂「本省客家人」,通常是指1949年以前移民來台的客家人及其後裔,包括李登輝前總統、國民黨前主席吳伯雄、行政院長蘇貞昌,馬英九的重要幕僚黃玉振,陳水扁的文膽羅文嘉,還有被譽為「台灣歌謠之父」與「台灣民謠之父」的鄧雨賢、「鄉土文學」作家吳濁流、鐘理和、鐘肇政、太陽花學運領袖陳為廷等等。相對地,1949年大陸政權易手跟隨蔣介石來台的客家人,則被列為「外省客家人」,包括陸軍總司令張發奎,以及眾多著名國軍將領薛岳、空軍司令彭勝竹上將,還有電影導演侯孝賢、舞台劇導演賴聲川、因創作《東方之珠》而在香港無人不曉的「台灣流行樂教父」羅大佑、「綜藝天王」胡瓜,等等。

b6.jpg

所有這些區分,其實就是一個簡單的「先來後到」問題。譬如踏入二十一世紀,台灣開始出現「五大族群」說。「新住民」成為閩南、客家、外省、原住民等「四大族群」之外的「第五大族群」,類似香港的「新移民」,包括稱為「陸配」二十多萬大陸新娘,以及移民台灣的東南亞人士。此五大族群的說法不僅出現在大眾媒體,也出現在官方的文件中。

台灣客家人被本土主流「福佬化」的不少,同時與外省人通婚的也相當多,可在本省、外省之間的互動扮演更加積極的角色。由於客家傳統「崇文重教」,在政界尤其是主流媒體的影響力尤盛。但是,客家人儼然扮演的選戰平衡者甚至「造王者」角色,往往在合縱連橫中被逼表態選邊。正如淡江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教授施正鋒指出,長久以來客家族群一再被政黨的選舉動員割裂,同時又無法招架統治者刻意的的分化。族群認同若能與政黨認同切割,對降低政治兩極化應有所裨益。

 

 

延伸閱讀
  • 如果說鍾南山沒被日軍戰機炸死是幸運,他選擇醫生這個職業也有點意外。

    鮑渤  2020-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