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渤:也說鍾南山

2020-04-06
鮑渤
資深傳媒人
 
AAA

6755.jpg

時事短打 鮑渤

近期頻密亮相的中國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日前獲創建於1583年的英國愛丁堡大學,頒發該校首屆傑出校友獎,再次成為新聞人物。據了解,中國這位「國寶級」疫病專家,還是在全校逾九成師生及校友高票支持下獲此殊榮的。在全球抗疫防疫之際,實至名歸。

1960年畢業於北京醫學院(北京大學醫學部前身)的鍾南山,是在1979年中國剛剛開始改革開放負笈英倫的,直至1981年回國。他在愛丁堡大學師從David Caton Flenley教授,其間亦在該校附屬的愛丁堡皇家醫院急症室研習。2007年,鍾南山獲頒愛丁堡大學榮譽醫學博士。

今年冠狀病毒爆發之初,有媒體同行在網上曬鍾院士的肌肉照,筆者一開始以為是「P圖」,查證他是貨真價實的「肌肉男」。筆者還看過他在近七十歲高齡與青壯年球友在籃球場高強度拚搶的一段視頻,其體能顛覆了中國「人生七十古來稀」的古訓。其實今年84歲的鍾南山出生於1936年,比香港第一任特首董建華先生還年長一歲。

香港人對鍾南山並不陌生。2003年,俗稱「沙士」的非典肆虐香港,香港有醫護團隊專門北上廣州向鍾南山取經。記得他除了提供專業技術指導之外,還建議香港的醫院多開窗讓新鮮空氣流通,一語點破遺忘在中央空調時代的家居常識。

鍾南山姓鍾,不完全是家族姓氏使然。他出生在民國時期的首都南京的中央醫院,其父曾在此任職兒科醫生,因醫院在鍾山之南,取名鍾南山。港人不一定知悉鍾山,但大都知曉中山陵及紫金山天文台,其實就在該處。鍾山因山頂常有紫雲縈繞,又名紫金山,與後湖相依相望,奠定南京「六朝古都」的先天形勝。1949年中共建政前夕,毛澤東書寫一首氣吞萬里的《七律·解放軍佔領南京》,就提到鍾山,「鍾山風雨起蒼黃,百萬雄師過大江。虎踞龍盤今勝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鍾南山是位神人,或者說其經歷及遭遇皆不凡。父親鍾世藩出身福建貧農家庭,幼時父母雙亡,年僅九歲被人帶到上海,給一戶有錢人家做僕人。寄人籬下的鍾世藩,完美演繹了「梅花香自苦寒來」的勵志故事,考上了美國石油大亨洛克菲勒捐建的北京協和醫學院。1930年,鍾世藩從協和畢業後,遠赴美國留學,拿到了紐約州立大學的醫學博士學位,成為當時中國絕少的醫學博士之一。鍾世藩先生還是我國最早期的病毒學專家。上世紀50年代,他在中山醫學院創辦了中國最早的臨床病毒實驗室之一。

與父親的家世相反,母親廖月琴是廈門鼓浪嶼的大家閨秀,畢業於協和醫科大學,亦曾被公派到美國波士頓學習高級護理。中共建政之後,她成為廣東省腫瘤醫院的創始人之一。但鍾南山的母親在紅色狂飆歲月不堪紅衛兵和大字報的羞辱而自殺,父親亦因「反動學術權威」備受折磨。這不提了,說多了都是淚。

1937年冬,鍾南山還未滿周歲時,日本侵華,對南京狂轟濫炸。據鍾南山後來回憶,「我們家的房子被炸塌了,是媽媽和外婆冒著生命危險,把我從瓦礫堆裡救了出來。聽姨姨說,當時我的臉都已經發黑幾乎斷氣。我能活著,要感謝媽媽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父親帶領一家老小隨國民黨政府西遷的20餘萬人前往貴陽。鍾南山常說他是「半個貴州人」,源於在西南長大的經歷。1946年父親擔任院長的中央醫院遷址廣州,鍾南山直到1949年才入讀嶺南大學附小。

如果說鍾南山沒被日軍戰機炸死是幸運,他選擇醫生這個職業也有點意外。1959年8月第一屆全國運動會,他在北京市集訓隊的400米跨欄測試跑出54.2秒,打破了當時的中國54.6秒紀錄。他後來雖不在狀態未能參賽,但鑒於其巨大潛能,國家隊多次伸出橄欖枝,鍾南山權衡再三,最後理性婉拒,認為自己身體天賦有限,成功的概率低於從醫。如今看來,鍾南山的選擇是對的,做運動員充其量衝出亞洲,一不小心中國就少了一個威震國際的流行病學專家。

從醫似乎不影響鍾南山熱愛體育並組成「體育世家」。1959年全運會上,他與國家女籃的隊員李少芬相識,1963年結婚後育有一兒一女。兒子鍾帷德既是醫生也是一名業餘籃球運動員,女兒鍾帷月更神,曾獲世界短池游泳賽冠軍,打破50米蝶泳世界紀錄。

上個月,一則「火線入黨」的新聞在海外瘋傳,香港有媒上言論煽呼八十多歲了還入什麼黨。其實鍾南山是舉起拳頭對著黨旗「領誓」,為廣州醫科大學首批火線發展的黨舉行宣誓儀式。他早在1966年就已加入中共,1997年還是中共十五大代表。

鍾南山對疫情以敢言見稱。如果筆者沒有記錯的話:2003年中國疾病研究中心宣稱,「非典是衣原體造成的,而不是病毒,疫情會很快得到控制」,但鍾南山卻高調駁斥,說「元凶不是衣原體,而是病毒。」他這一句話,從根本上扭轉了抗擊非典的取態,挽救了無數人的性命。今年一月中下旬,鍾南山又是最早作出「武漢疫情人傳人」的論斷,打響了「大國抗疫」的第一槍。

關於鍾南山還有一件奇案。話說2006年,譽為「抗擊非典一號功臣」的鍾南山,在廣州街頭被搶手提電腦。時任廣東省委書記的張德江親自批示破案,百警展開雷霆行動全市偵查,很快原封不動物歸原主,並證明是一宗普普通通「飛車黨」搶劫案,當時也沒有媒體炒作陰謀論,風平浪靜。要是這事發生在冠狀病毒來源不明,中美掀起甩鍋大戰的2020年,抗疫領軍人物、頂級流行病學專家的手提電腦被劫,縱算沒有秘密,也會成為驚爆天下的新聞。

 
延伸閱讀
  • 渴望弄清楚病毒源頭、傳播途徑的迫切感,也在本土疫情捲土重來造成的社會心理陰影下被放大。

    楊丹旭  2020-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