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國偉:對青年人房屋支援的分析

2020-01-17
招國偉
公屋聯會總幹事
 
AAA

house1.jpg

最近,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研究組編製了數據透視,以30歲作為年齡界線,分析青年人輪候公屋以及購買資助出售房屋的情況,筆者先集中探討輪候公屋的狀況。文件顯示年齡未滿30歲的公屋申請者,由2015年高峰期的73,800人,下跌至2018年的58,100人;不過,由2011年至今,未滿30歲年齡群組的申請數目,由29,100人上升至2018年的58,100人,升約近2倍。此外,在30歲以下的申請者當中,於2018年有多達47%具備高等教育或以上學歷,高於2012年的27%。

從上述的數據有幾個問題值得關注,第一,未滿30歲的年齡群組申請公屋的需求不少,較以往高出數倍;第二,高學歷的青年人申請公屋的比例亦較過去的為高,並持續上升。先從房委會申請公屋的機制作分析,房委會於2005年向非長者單身人士實施「配額及計分制」,以年齡及申請的時間為計分的準則,更在2015年作出修訂,申請者年齡增添一歲可得的分數由3分增加至9分,而申請人年屆45歲更可獲一次性額外分數60分,再一步拉遠青年人與中老年獲配公屋的機會;並且,在配額制下現時每年最多可供非長者單身人士編配的單位約為2,200間,這結果只會讓較年長的單身人士有絕對優先獲得公屋單位的編配,而年青人士則無奈要盡早申請公屋,以積存更多輪候的分數,變相「鼓勵」更早申請公屋的吊詭情況。

至於具備高學歷的青年申請公屋的情況亦持續增加,文件中提出由於教育機會較前普及,以及青年人難以踏上房屋階梯使然。目前,有不少人抱着「有公屋是人生贏家」,或以能入住公屋,不做樓奴為住屋目標的心態,這都大大改變了申請公屋的情況,高學歷者不再介懷申請入住「廉租屋」;再者,目前單身人士申請公屋的最高入息限額為每月$11,830,更多正就讀的青年學生已符合相關的申請門檻;不過,由於房委會於2015年引入「抽水份」的機制,向輪候5年而在未來2年,尚未到達接受詳細資格審查階段的非長者單身人士,進行審查,故令2015年起的非長者單身人士申請數目持續減少。

由於實施配額及計分制,單身的青年人能夠獲配公屋單位是一個相當漫長的過程,但要在相當長時間內維持不超出入息及資產限額,可想而知除非鼓勵申請人組織家庭,轉至一般家庭的申請隊伍外,否則只會被迫向下流,是一個困難的抉擇。政府於2018年成立青年發展委員會,表示會做好青年的「三業三政」工作,但青年住屋問題遲遲未有開展討論,看來政府所謂重視青年人的訴求,不過是言過其實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