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銳民:駱惠寧急須聯絡李嘉誠?

2020-02-03
 
AAA

lks.jpg

最近聽了不少香港政情講座,又看了許多KOL(網紅)分析,無論藍絲還是黃絲,結論幾乎一致:若香港現狀不變,今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泛民將一舉奪得過半議席。

而且,乘着氣勢,非建制派還會在1200人的特首選舉委員會中得到更多票數,雖總數仍未逾半,但若聯合香港大資本家在選委會內可控制的百多票,真的可以決定下任特首人選。

這樣的分析必須符合以下條件:首先,香港的政情不變,即反對派聲稱的「警暴」沒有停下來;林鄭月娥仍沒有下台;已被拘捕的暴徒沒有得到特赦。於是,立法會選情將跟區議會選舉一樣,在遍地開花的「連儂牆」及龐大網上文宣攻勢下,加上「首投族」積極投票,泛民與本土派可取得六成以上選票而大獲全勝。

然後,負責選出特首的選舉委員會明年進行選舉時,黃絲目前正積極建立的工會將發揮作用,加上原有的基本盤,以及區議會和立法會合共的百多票,非建制派在選委會內肯定能拿下500多票。

這時候,香港首富李嘉誠的政治能量又可發揮至最大,成為「造王者」了。因他個人一直控制了選委會內的百多張工商票,若他與非建制派聯手就會超越601票,在1200名選委中過半,那麼,2022年舉行的特首選舉就會變天。

當然,非建制派要達致這個「最完美的結局」,還要過很多關,包括李嘉誠是否真的跟他們合作,「和理非」和勇武派是否做到永不分割。再者,就算他們有能力決定下任香港特首人選,北京還有權不任命。當然,這個「守尾門」方案若真的運用,北京也將顏面不存。

要避免這個情況出現,北京現在就得工作了,關鍵人物就是新上任的香港中央駐港聯絡辦公室主任駱惠寧。自他履新後,香港社會各界極期望中聯辦在他領導下,能真正「聯絡」大陸和香港。

過去三星期,駱惠寧首先「聯絡」香港傳媒,接着是深圳市領導,香港三位現任及退任特首,廣東省領導,又主持了中聯辦新春酒會。他所「聯絡」的內容非常豐富,相信基本上已完成「摸底」工作。

他的言行有軟有硬,包括首次見傳媒時,連一向被北京視為眼中釘的《蘋果日報》也沒拒之門外;硬的一面,是多次公開表明止暴制亂,並撰文批評香港的國安機制缺位,讓外部勢力可滲透破壞。

回看駱惠寧任命公布翌日,香港《文匯報》就引述政壇權威人士指出:「駱惠寧同志政治過硬,『四個意識』強,貫徹落實中央決策部署和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堅決有力。」

結合到他的仕途,這位曾任青海及山西兩省中共省委書記的資深官員,在青海處理過民族問題、領導過玉樹災後重建;在山西善後過官場貪腐,讓官場再次運作,顯然有極強的政治手腕。因此,以他完全跟香港沒有政治與經濟關係的背景,在這裡可放手大幹一場。在完成首三星期的禮節性拜會及官場「摸底」之後,他將進入香港社會進行實質性的「聯絡」工作。

據分析,駱惠寧在香港的首要任務,是打好立法會選舉這場仗,然後是選委會、及特首選舉。若他堅持止暴制亂,支持港警執法,這場立法會選舉,建制派能逆轉勝的機會不大。

於是,駱惠寧就得考慮,若不希望建制派在特首選舉中落敗,導致北京被迫拒絕任命一個它不接受的特首人選,就必須「聯絡」好李嘉誠,避免李站在對立面上。

近日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非常活躍,在接受雜誌訪問時透露,正與前財政司長曾俊華等人考慮為香港做一些事,且不排除組成政黨,在幕後策劃、出錢出力支持其他人參選立法會。

事實上,李嘉誠一向支持自由黨,但田北俊在2003年的23條(國安法)立法一役陣前倒戈,最終被北京邊緣化;而近年李嘉誠跟大陸的關係也欠佳,多次傳出所謂「走資」。這些因素都讓李嘉誠和自由黨這個組合在香港影響力漸減。然而,假若李嘉誠真的能「造王」,李嘉誠和田北俊的新政黨,或許可以成就一番事業。

田北俊形容自己愛國愛港,是開明的建制派,在關鍵時刻會站在港人一方,不會接受「吹雞」(號召)歸隊。他寄望駱惠寧可帶領中聯辦重回一國兩制正路,重返回歸初期香港高度自治的年代。

下來的日子,就得觀察駱惠寧拜會李嘉誠的「聯絡」做得如何,結果將影響香港未來政局。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這次駱惠寧直接聚焦本地社會問題,可謂打破常規。且中國講究大日子辦大事,回歸日執行《港區國安法》,緊接著國慶日就「視察」劏房,其重要程度可見一斑。無須諱言,此番動作帶出的政治訊息非常強烈。

    路易  2020-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