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渤:自我隔離狀態下的思考

2020-02-07
鮑渤
資深傳媒人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2-07 at 14.45.16.jpeg

時事短打 鮑渤

武漢肺炎驚魂,如同蝙蝠展開巨大的黑色翅膀,籠罩在每個城市的上空。這個春節,神州大地風聲鶴唳,草木皆兵,歐美世界也是聞風喪膽,杯弓蛇影。

除了戴口罩,大多數人都處於自我隔離狀態,家庭及朋友之間不再聚會。英國《衛報》甚至對什麼是「自我隔離」撰文解釋:Self-isolation is a sort of voluntary quarantine, where people have to make their own arrangements。許多人驟然發現在這一狀態下的日常生活細節錯亂,竟然不懂怎麼活了。習慣用手指去按電梯,在地鐵的滾梯上緊握扶手,現在這些習慣全部要改。你要戴上吃螃蟹啃豬蹄的一次性手套,或者扯一片紙巾隔著按鈕。筆者有一次看到一帥哥掏出一支去了芯的圓珠筆,輕輕一點電梯就上落了,然後再套上筆套,瀟灑演譯什麼叫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經常「徒手」去推拉商廈的門把,網上有專家說這動作也不適應新時代了。上一趟公共洗手間,回家鞋底要噴消毒液,否則踩踏了帶菌液體如同定時炸彈。洗手也不懂了,說手心手背指甲指縫都要滴露搓得起泡,然後至少要沖水二十秒。

類似的「小動作」貫穿每個人的生活,做不到做不足就懊悔不已,彷彿這些疏忽就是疫症上身致命的開始。

滾滾紅塵之中,營營役役的人們突然靜下來了,社交完全停擺。所謂「一年之計在於春」,往年這個時候,春茗不絕,觥籌交錯。性命可能不保,所有的酌酢都可以輕輕放下。

「封城」越來越多。作為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國家,中國不知有多少億人「足不出戶」。整個河流污染了,有幾條魚可以幸免?武漢一位女作家說,「不是只有死者和病人承受了災難,我們所有的普通人,都在為這場人禍付出代價」。

香港的學校圖書館運動場寫字樓都關了,絕大多數市民,都在經歷此生最漫長最無奈的「自我隔離」。許多人在家憋急了,突然對動物多了愛憐與理解。狗狗最大的願望,不就是每天下樓溜溜嗎?讓我們對大自然多一些敬畏,停止虐殺「野味」,善待地球上所有的生靈吧。

 
延伸閱讀
  • 你我既是天地一粟,別對前景灰心,別逃離香港,相信宇宙力量!好好的活著,靜觀歲月,像鳳凰花一樣每年都來一次斷捨離,然後重生!

    廖書蘭  2020-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