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論】香港「官」狀病毒

2020-02-07
黃偉康
安里控股主席兼行政總裁
 
AAA

fc8b9b95_副本.jpg

上周提及過,武漢疫情對全球股市之影響十分有限,結果美股再創新高,港股亦由低位最多反彈一成,上證指數亦只是復市當日出現下挫,但卻在過去三日顯著回升。至於為何股市所受的影響有限?可重溫上周的文章。不過,相較股市,香港特區政府的所作所為,真的難以估計。或者先重溫一下,我們的特首及一眾高官在面對疫情時的講話,以及之後發生的事情。

因出席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所以特首林鄭月娥沒有即時回港,政務司長張建宗當時形容論壇是相當高層次,有各國領導人出席,可有助澄清各國對香港的情況及誤解,亦有機會演說,是拓展香港發展空間的機會。當時特首是否可以有效說服各國領導人,令他們對香港過去一年發生的事情有所改觀,不得而知,可是過去半個月,香港特區政府應對疫情的不濟,各國應該看在眼裡。

現在全球不計中國各城市的確診個案,超過200宗,其中日本之確診個案超過86宗,至於日本的案例超過一半,都是由於受感染者,由內地經香港傳入當地,其中一名香港居民到訪中國回港後,在日本登上鑽石公主號,令該郵輪有超過60人確診受感染,便是一個重要因素,令日本的確診個案急增的原因。

如果大家覺得鑽石公主號是個別事件,那麼一名來自武漢的男子於1月23日於日本確診武漢肺炎,而該名男乘客曾於1月19日經香港轉機前往日本東京,這又怎樣解釋?而且,為何在上月底已知道有關事情,特區政府仍不做好準備,以防止香港成為武漢肺炎患者的中轉站,令疫情由內地經香港轉至世界各地?因為不只是有患者由內地經香港再入境日本,而是有不少城市及國家的確診個案,都是由內地經香港傳入,當中包括台灣、菲律賓及美國,而正因為香港處理從內地到訪的旅客檢疫措施明顯不足,所以繼意大利後,菲律賓、台灣、越南及科威特都限制或禁止香港居民入境,而且相信不少國家及城市,應該會在短期內,對香港居民入境作出更多的限制,因為香港全面對由內地入境的旅客進行全面檢疫及限制,要到2月8日凌晨才正式開始,但到底有多少受感染的人士由內地入境香港,又或者有多少受感染的人士經香港入境其他城市及國家,這是一個不確定的因素,所以在考慮風險後,如果再有國家對香港居民或經香港入境的人士作出限制,是十分正常,如果說這些國家或城市對香港不信任,這亦是理所當然,因為過去兩星期香港特區政府的工作,不少國家及城市會覺得完全不及格。

20200207042401533.jpg

至於特首林鄭月娥從瑞士回港後的記者會,當提及口罩不足的問題時,表示特區政府已全力搜購口罩,當中包括向國務院請求穩定口罩供應,但結果是特區政府搜購口罩失敗,更被澳門特首「暗串」在內地疫情嚴重的時候,向中央要求穩定口罩供應的要求不合理,而且亦被行政會議成員葉劉淑儀指出,香港政府以「價低者得」方式招標採購口罩的做法非常愚蠢,應該要以特事特辦的方式去搜購口罩。

事實上,全球都在搜購口罩,真的沒有想到香港政府居然不是急市民所急,而是繼續講求程序,這不是等於置香港市民的健康不顧嗎?而更諷刺的是當搜購不到口罩的時候,特首林鄭月娥居然公開要求無迫切需要的高官,不要配戴口罩,甚至鬧出「戴了也要除下」的風波,到底特首林鄭月娥知不知道對抗疫情如同打仗,而打仗的最先缺條件是「兵馬未動,糧草先行」,但現在卻是糧草不足,同時領軍者已不斷失言,令官場及市民士氣大減,如此這般香港如何抗疫?

故此,當網上流傳香港的日常用品及糧食將會短缺,雖然這些惡意流意的確需要杜絕及譴責,但問題是為何當香港特區政府發聲明否定,仍然無法穩定人心?因為當大年初一特首林鄭月娥聲言會穩定口罩供應,結果是香港的口罩供應不單沒有好轉,反而有所惡化,最終特首本人亦要承認搜購失敗,故此網上指香港的日常用品短缺之流言看似無稽,但由於市民對香港特區政府的信任度,已跌至幾乎零的水平,所以出現搶購潮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這才是問題的根,而非單純一兩句的譴責就可以解決問題,到底香港特區政府明不明白問題的癥結所在?

當然,還有很多、很多問題,都反映出特區政府在處理疫情上,不單沒有領先疫情,反而落後於形勢,而出現這個情況,或者歸根究底的主要原因,乃是由於香港政府的所謂精英,大多都只是懂得唯命是從,而且這種文化,早在港英政府年代已經出現,否則政府工不會在那時已被視為「鐵飯碗」,同時當時亦不會流傳打政府工的法則就是「少做少錯」。

事實上,香港政府的架構、制度的確由港英政府年代,已經有效及良好地建立起來,否則中央收回香港時,亦不會對香港可以為內地各城市帶來指導作用,有一定的憧憬,同時香港亦不可能發展成國際金融中心。不過,問題是制度良好建立,政府的官員懂得執行,與懂得如何應變卻是兩回事,懂得執行只能確保在正常環境及情況下,不會出現嚴重問題及意外,但懂得應變卻可保證突發情況出現時,如現在香港出現疫情,又或者發生之前金融危機、社會運動時,可以有效去解決並順利渡過難關。

可是無奈的是在港英政府年代,不少本地官員都是負責執行,而處理緊急事情並作出應變,乃是來自英國的官員,最簡單的例子是1977年處理警員貪污問題時,當時的港英政府便發出一項局部特赦令,以平息「警廉衝突」,如此的應變能力現屆特區政府似乎十分欠缺。

所以武漢疫情或者會在各國的努力下,危機應該可以在本季內逐步解除,可是香港特區政府明顯已病入膏肓,又可以怎樣治癒?更重要是武漢因為低估疫情而沒有將疫情緊急地上報中央,才會引發內地大規模的爆發,那麼我們是否仍然要繼續低估香港特區政府的病情,而不作出真實的通報?

最後,希望特區政府不要只是採購口罩,既然Remdesivir可能有效醫治武漢肺炎,是時候去尋找採購的方法,否則又會搶購失敗;還有就是即將公布的財政預算案,如果財政司繼續做守財奴,那麼香港的外匯儲備還有甚麼用?難度現在不是緊急的時候?請好好思考。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