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偉:新冠肺炎:執政黨及其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

2020-02-10
王向偉
《南華早報》前總編輯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2-10 at 13.38.22 (1).jpeg

在去年1月21日一個高級領導幹部會議上,習近平主席曾警告稱,要高度警惕「黑天鵝」和「灰犀牛」事件,防止其在經濟增速放緩之時影響中國共產黨的執政地位。

當時,評論圈大多認為習近平借動物所警示的風險,主要是財經領域各類風險。「黑天鵝」是指那些不可預測但對市場又有重大影響的事件,「灰犀牛」則是那些潛在的有預兆但未被足夠重視的重大風險。

一年後的今天,習近平借用野生動物警示國家所面臨風險,再一次被具象化了。科研人員和醫學專家發現,這次新型冠狀病毒爆發可能源自蝙蝠。在湖北武漢的那個海鮮市場裡,有攤位銷售野生動物。據信,蝙蝠攜帶的病毒感染了其他動物,然後經其他動物把病毒傳染給了人類。

然而,中國領導層現在最大關注點和首要任務並非禁售野生動物,而是如何控制新冠病毒的傳播。

在2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上,習近平強調表示,做好疫情防控,不僅直接關係到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也關係到經濟社會大局穩定和國家對外開放。換句話講,這場公共健康危機可能會威脅到中國共產黨的執政地位,降低人民對中央集中領導體制的信心。中國正是借助這一體制,建成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2月3日,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國最高決策機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研究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防控工作。據新華社報道,會議強調這次疫情「是對我國治理體系和能力的一次大考,我們一定要總結經驗、吸取教訓」。

在疫情開始階段,各方反應遲鈍,而且越來越多證據顯示,湖北省和武漢市地方官員乃至國家衛生健康部門的官員,1月初還曾試圖隱瞞疫情。中國政府現已採取了強力甚至苛刻的措施,以遏制疫情蔓延。湖北多個城市已封城,包括人口超1000萬的武漢。武漢是這次疫情的中心。目前,全國其他一些省市也採取了類似措施,包括浙江。

截止2月7日,新冠肺炎已導致至少636人死亡,確診病例已超過3萬,超過了2002年到2003年沙士疫情期間的感染總數。沙士共導致全球近800人死亡。

雖然新冠病毒的傳播速度比沙士快得多,但其致死率似乎低於沙士。沙士致死率約為10%,而感染新冠肺炎確診病例中,病死率約為2%。最新數據還表明,新冠肺炎患者的治癒率在迅速上升。同時,沙士疫情的經驗顯示,隨着天氣轉暖,病毒的殺傷力和傳播力也會隨之下降。

但短期內,中國仍將面臨一場嚴峻的疫情防控戰。鑒於尚未完全了解新冠病毒的傳播途徑以及尚未研發出有效疫苗,因此多待在家裡、避免去人群密集之地,仍是現時最有效的預防方法。但這一點似乎難以做到,因為數以千萬計的人春節後將返城工作。事實上,政府已把春節假期延長了一周。

據北京地方官員預計,過去一周及未來幾周內,將有約800萬人從全國各地來京。有報道稱,一些小區禁止回京人員進入,引發不滿和憤怒。另外,全國多數地區口罩及肉菜等生活必須品的短缺,也引發了較大的不滿情緒。

隨着在家辦公及工廠推遲復工措施的實施,人們擔心這會影響中國及全球經濟。據官方數據,2018年,中國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率約為28%。

但是,如果這些有力措施能在兩個月內顯效、成功遏制病毒蔓延,那麼其對中國經濟的負面影響將會主要體現在第一季度。由於春節假期因素,第一季度經濟增長率通常都是全年最低,隨後季度會出現反彈。中央政府已開始向經濟注入更大流動性,預計還會出台更多經濟刺激措施。

然而,由於病毒已擴散到了20多個國家,其中不少國家實質上已把中國列為疫區,取消往來中國的航班,並禁止來自中國的旅客入境,因此中國在國際貿易中的作用以及作為全球供應鏈中重要一環的地位也面臨嚴峻考驗。

作為全球第五大汽車製造商,韓國現代2月4日宣布,由於零部件主要來自中國,因此暫停其在韓國國內的汽車生產線。在中美貿易戰的衝擊之下,很多企業已着手將其在華業務和生產線向其他國家轉移。如果這場疫情不能在短時間內得到遏制,那麼它們會加快向其他國際轉移生產線的步伐。

繼美國和澳大利亞等國從湖北撤僑之後,英國和法國也建議其公民離開中國,以降低被感染的風險。

然而,中國領導人最擔心是,疫情以及地方官員的隱瞞行為會引發人民對中央集權制度的不滿。自習近平主席2012年底走上權力巔峰以來,中國的宣傳機器就開足馬力,大力宣傳黨的集中統一領導,稱讚這一體制使中國走上了經濟、軍事和科技強國之路,並充分展示中國在高鐵、人工智能應用、國產航母等方面的巨大成就。

然而,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徹底暴露了中國公共衛生體系及應急機制的嚴重不足。直到現在,奮戰在武漢和湖北其他城市抗擊新冠肺炎前線的醫護人員,仍面臨醫用口罩和防護服等必需品的嚴重短缺。武漢和湖北各地是疫情的重災區,多數確診和死亡病例都在湖北。

2月6日,武漢醫生李文亮因新冠肺炎不治身亡的消息,迅速在社交媒體廣傳,激起了極大憤怒和不滿。(疫情爆發之初)李文亮曾用社交媒體提醒同事和朋友注意防範,武漢公安機關以傳播謠言,對他進行了警告和訓誡。

中國領導層意識到了公眾的憤怒情緒,承諾在疫情防治工作中要「找差距、補短板」,把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

不難想像的是,在疫情得到控制後,中國領導層定會再次高度讚揚這種中央集權模式,稱在這一模式之下,舉全國之力,才在與「魔鬼」病毒的戰鬥中取得勝利。湖北地方官員將被追責,因對疫情反應遲緩以及落實中央措施不力而受到懲罰。這一點上,可能會是17年前沙士疫情之後的那個劇本的重演。只不過,這次要想重新贏得人民對黨的「治理體系和能力」的信任和信心,恐怕不那麼容易,需要做更多的工作。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有觀察人士認為,如果兩岸執政當局能就疫情防治展開協作,殘酷的病毒將不失為兩岸融冰的難得契機。可惜的是,依目前的形勢發展來看,這類看法恐怕是過度樂觀了。

    黃順傑  2020-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