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澤遠:高福還能撐多久?

2020-02-17
 
AAA

222.jpg

身處輿論風口浪尖上的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前天在媒體露面,打破了外界有關他已被調查的傳言。

隨着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的擴散,高福和中國疾控中心的幾名專家日益成為眾矢之的。就連人民日報海外版前總編輯詹國樞也在網上發文,要求立即罷免高福的職務。

讓公眾惱火的是,作為中國疾病預防專業的領軍人物,尤其是疫情出現初期就帶隊到武漢調查的高福,不但沒有盡到查明疫情的基本職責,反而發表了冠病病毒沒有明顯人傳人的錯誤言論,嚴重誤導了公眾對疫情的認知,也是官方沒有及時採取嚴格防控措施的一個依據。

縱觀高福在疫情出現後的表現,公眾對他的抨擊確實有根有據。

去年12月冠病疫情在武漢出現後,一度引起了輿論的關注。去年12月31日,以高福為首的中國國家衛健委第一批專家組趕赴武漢,進行實地考察、採集樣本、收集數據,應該說反應並不算慢。

但經過幾天的調查,專家組得出的結論是沒有發現冠病疫情有明顯的人傳人現象,也沒有醫務人員感染,冠病疫情「可防可控」。這一結論讓公眾對疫情放鬆了警惕,武漢市和湖北省也沒有採取任何有效的防控措施,繼續召開地方人大和政協會議,甚至1月18日,武漢市一個社區還舉行了4萬家庭大聚餐活動。疫情防控的黃金時機就此錯過。

1月20日,國家衛健委國家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院士宣布,冠病疫情肯定有人傳人,也有醫務人員被感染,疫情才引起全社會的關注。

但此時的高福仍在淡化疫情的嚴重性。1月22日,高福在國新辦記者會上說,目前證據顯示兒童、年輕人對冠病病毒不易感染。1月25日,針對有專家提出冠病病毒有「超級傳播者」,高福回應稱,當前還沒有證據表明已經有「超級傳播者」。

結果,2月2日國家衛健委發佈的《關於做好兒童和孕產婦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第一句話就是「兒童和孕產婦是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的易感人群」;武漢疫情迅速擴散到全國乃至國外,也證實冠病病毒存在「超級傳播者」。

1月29日,高福等人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發表一篇論文。論文展示的425名感染者流行病學數據顯示,冠病病毒可以人傳人。

輿論質疑論文作者早就知道病毒有人傳人現象,卻隱匿不報。高福領導的中國疾控中心對此回應稱,論文提出的「2019年12月份即在密切接觸者中發生了人際傳播」的觀點,是基於425例病例流行病學調查資料做出的回顧性推論。

身為全國政協委員的高福去年3月在中國「兩會(全國人大、全國政協年會)」期間的豪言壯語,也被輿論翻出。他當時表示,中國不會再出現當年的沙斯(SARS)病毒。結果,與沙斯同屬冠狀病毒的冠病疫情,在1個月內確診病例與死亡病例都超過了2003年沙斯疫情的人數。

儘管目前還沒有證據顯示高福和中國疾控中心的某些專家是有意瞞報冠病疫情的真實情況,也沒有證據表明他們受到來自官方的壓力而不敢講真話,但作為負責調查這次疫情的專業人士,高福和某些專家至少是不稱職的。而他們的不稱職,又是導致疫情蔓延的重要因素之一,給全中國帶來了難以估算的損失。

如今,湖北和武漢市的「一把手」已被撤換,但對疫情的追責顯然並未結束。輿論紛紛將炮口對準高福,雖然言辭中帶有發泄憤懣情緒的成分,但指高福對這場災難負有無法推卸的責任,並沒有冤枉他。

不過,高福至今仍未受到追究。針對前天有媒體稱他已被調查,高福本人出面表示,他現在正接待從世界各地趕來的世衛組織專家,研討、溝通冠病肺炎的防治工作。同時,網絡上一些指責高福的文章也被屏蔽。

但高福在這次疫情中的表現有目共睹。可以預見,輿論對高福的聲討不會停止,中國疾控中心也不會因為離開了高福就不能正常運轉。現在的問題是,面對錯判疫情引發的洶湧輿情,高福和他背後的支持者還能撐多久?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渴望弄清楚病毒源頭、傳播途徑的迫切感,也在本土疫情捲土重來造成的社會心理陰影下被放大。

    楊丹旭  2020-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