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敬偉:華為技術 重整中美英「三國演義」

2020-03-02
張敬偉
中國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
 
AAA

5443.jpg

華為改變中美關係,也重整了中美英「三國演義」。

因為羈押華為高管孟晚舟,加拿大備受中美兩國雙重煎熬。年輕的加拿大總理特魯多,由受人尊敬的「知華派」變成了被人詬病的「兩面派」。

「英國特朗普」約翰遜則不再是被人嘲諷的「另類派」。一方面他通過提前大選這張險牌,解決了看似不可能完成的脫歐難題;另一方面,他果斷地宣布英國將有限度地使用中國華為技術。

前者讓他獲得英國民眾的認可,後者不僅贏得中國的讚賞,而且在全球範圍內,尤其為世界大國作出了應對中美兩強的表率。而決定有限度地使用中國華為技術,更能彰顯約翰遜的外交判斷力以及英國的大國影響力。

英國也是艱難地作出抉擇。從特雷莎·梅政府到約翰遜接棒,英國處於美國的強大壓力之下。畢竟,英國作為美國主導的「五眼聯盟」之一,較之其他歐洲國家壓力更大。因此英國是作出打了折扣的決定,即核心技術排斥華為,只允許提供包括基站在內的5G非核心設備份額的35%。按照約翰遜的說法,這樣做既給英國人提供實惠的新科技,又不讓英國的國家安全受到威脅。

顯然,英國照顧到了美國感受,也盡到了作為「五眼聯盟」成員的義務。不要忘了,華為5G技術是否威脅英國國家安全,並無確鑿證據。英國如此,其他國家也是這樣。

對中國而言,英國「有限度」使用華為技術殊為不易,英國BBC評價其「無疑是個令北京開心的背書」。但對美國來說,約翰遜政府的決定就是背叛,是對美英特殊關係的重創。畢竟,在美國的盟友圈裡,美英擁有特殊關係,尤其大西洋兩岸,英國是美國最重要的盟友。在美國核心盟友圈「五眼聯盟」中,美英更是「雙核」配置。

英國作為美國「鐵」盟,在美國圍獵華為5G技術的戰線中撕開了一個口子,這讓美國情何以堪。追隨美國放棄華為5G技術的國家中,既有「五眼聯盟」中的澳大利亞,也有東亞盟國日本,甚至還有不是盟友的越南,英國的「背叛」更加凸顯。

特別是,特朗普將約翰遜視為朋友,支持英國脫歐。約翰遜讓特朗普和美國措手不及。所以,白宮對英國決定「感到失望」。美國國會兩黨更直言不諱地表達對英國的「憤怒」和「憎恨」。

民主黨眾議員蓋勒格認為,要對美英特殊關係重新評估,強調:「這種吝嗇小氣的行為,將損害我們之間的情報分享能力。」共和党參議員格雷漢姆除了直言英國的決定會損害美英「情報分享能力」,還指出會使美英自由貿易協定「高度複雜化」。來自阿肯色州的共和党參議院科頓諷刺英國「擺脫了布魯塞爾的控制,將主權交給了中國」。

美國會兩黨的極端表述,折射了美國社會對美國主導的西方同盟脆弱不堪的不安,更意味着對中國的極端焦慮。

除了情緒上的宣洩,美國更擔憂英國使用華為5G技術,會導致美國圍獵華為5G技術的徹底崩盤。畢竟,英國的示範作用首先會使「五眼聯盟」中的加拿大和新西蘭效仿。加拿大替美國羈押孟晚舟,嚴重損害了中加關係,即使模仿英國有限度使用華為5G技術,也有助於改善中加關係。作為「五眼聯盟」中最小的國家,新西蘭仿效英國也是大概率事件。

其次,歐盟以及德法兩國,和英國的立場大抵一致,既要確保安全又不排除特定企業。因此,歐盟在使用華為5G技術方面會複製英國做法。此外,其他國家和地區也會學習和借鑒英國。畢竟,華為5G技術和設備的競爭力是性價比高,且華為在4G時代已經在全球範圍內進行了市場深耕,使用華為5G技術和設備,更為經濟高效。

中美英三角關係,本是美英對華的「孫劉抗曹」,卻演繹成英國等距離外交的「三國演義」。三方關係的變化看似英國的背叛和約翰遜與特朗普友誼的「翻船」,其實是英國國家利益至上的正常選擇。正如之前英國加入中國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AIIB),雖然美日竭力阻撓,但該決策符合英國利益。

但是,英國「敢吃螃蟹」的精神,也凸顯這個老牌強國的決斷力和判斷力。英國加入亞投行,使得美日之外的發達國家追隨,事實證明英國關鍵抉擇的正確。畢竟,亞投行已經成為和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相當的全球經濟組織。英國選擇中國華為5G技術,也將帶來全球追求效應。

值得一提的是,英國給中國「投桃」,中國也會給英國「報李」。已經脫歐的英國,更容易和中國達成自由貿易協定,以便在脫歐過渡期和歐盟討價還價。

至於美國報復,英國也不會害怕。一方面脫歐的英國,在美歐之間能夠充分發揮大西洋兩岸的協調者角色,這方面美國更需要英國。另一方面和歐盟關係糟糕的美國,也不會對英國痛下狠手。因此約翰遜政府打了一手平衡中美關係的好牌,也重整了中美英三角關係。

 

(作者是中國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如果美國持續施壓,像華為這樣具中國特色、堅持「走自己的路」的中國企業標杆,假以時日必能做到自給自足,正如中國終究會形成本土的產業供應鏈,並鞏固一個與其國家影響力範圍大體重疊的國際市場。

    韓詠紅  2020-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