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美:陰霾下的戲院 電影中的希特拉

2020-03-05
良美
眼睛想旅行的90後
 
AAA

cdc2ede3-f3e0-4609-9b9a-dd0148501e07.jpg

《陽光兔仔兵》 劇照

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陰霾下,香港人的消費習慣可謂大洗牌,平日爆滿的食肆可以「直入」,服飾店的客人揀衫「用眼不動手」。大型商場內唯一人頭湧湧的店舖,就是超市,因為大家減少外出用膳,轉而在家煮食,超市內凍肉及冷藏食品相當搶手。

大型商場內另一個門可羅雀的地方,就是戲院。良美上個月看了期待以久的電影《陽光兔仔兵》(Jojo Rabbit),事前亦有掙扎過現時是否入戲院睇戲的好時機。看看售票情況,目標戲院已經實施「隔行賣飛」,即使可供銷售的座位減半,購票的人數仍是不多。雖然戲院經營境況淒涼,但對觀眾來說卻比較安心。

hi2.PNG

「希特拉都cut唔到有線」可算是香港網民的經典回憶。網上片段截圖

《陽光兔仔兵》,又一套惡搞納粹德國元首希特拉的作品。電影人對這個題材似乎情有獨鐘,最經典的惡搞,是差利卓別靈在1940年歐洲深陷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自導自演的《大獨裁者》。而最為香港人熟知的希特拉惡搞,本身卻來自一套正經八百的電影《希特拉的最後12夜》(Der Untergang),二次創作才是它發揚光大的關鍵。沒錯,「希特拉都cut唔到有線」以及其後引伸的二次再二次創作,可算是香港網民的經典回憶,也令希特拉在大家心目中的形象,除了是二戰期間的獨裁者,莫名添上喜感。

而在Quentin Tarantino 2009年的作品《希魔撞正殺人狂》(Inglourious Basterds),電影的主軸是暗殺希特拉,被殺對象的出場時間少之又少,而在電影中,希特拉亦不乎史實地被成功暗殺了。電影最精彩的不是希特拉,而是Christoph Waltz飾演的納粹軍官Landa,每逢出場都張力十足,加上全片張弛有度,配合導演一貫暴力美學的風格,成就出一齣好戲。

 

*以下內容含有劇透*

說回《陽光兔仔兵》,這套電影幾分歡快、幾分溫馨,同時又幾分悲傷、幾分惆悵。生活在戰爭年代,又如何能有一個陽光快樂童年?小男孩主角Jojo 生性善良,卻又熱愛自幼被灌輸的納粹思想。由於父親在戰場上失蹤,羸弱的他在少年軍訓練營亦遭針對,被其他少年們嘲為Jojo Rabbit,恥笑他如兔仔般懦弱。這樣的小男孩朋友亦不多,最好的朋友是他在腦海中想像的「希特拉」,這位元首會在他幻想中陪伴他、鼓勵他。

由於這次在電影中出現的「希特拉」,只是由十歲男童幻想出來,因此他的肢體動作甚具戲劇性,表情生鬼誇張,觀眾甚或會覺得,這個希特拉有點可愛。不過,隨著小男孩的母親因為散播異見被處刑、猶太少女被逼藏身暗室、稚童上戰場為納粹德國而戰,這些場面導演沒有喧染傷感,卻讓觀眾內心感到悲傷惆悵。因此電影後段一幕,Jojo 將「希特拉」一腳踢出窗外,特別令人拍手稱快。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創意產業日新月異,電影應該嘗試以新的模式運行,從而尋找新的商機,傳統電影界無須視OTT市場為敵,相反,與其合作更具創新性,這樣藝術與科技才能在新時代下共榮。

    政策‧正察  2020-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