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順傑:國民黨改革「將啟程」?

2020-03-16
 
AAA

2332.jpg

國民黨fb片段截圖

周一到國民黨中央黨部採訪新任黨魁江啟臣的就職典禮時,作為活動會場的中山廳,正播放着意大利巴洛克音樂作曲家維瓦爾第的小提琴協奏曲《四季》第一樂章《春》。雖然西方古典音樂與向來重視中華傳統文化的國民黨稍顯格格不入,但兩者的碰撞,不僅寓意着青壯派的江啟臣,將為這家積弊已深的「百年老店」注入新氣象,對於剛經歷敗選寒冬、企盼大地回春的藍軍而言,這首欣喜光明的合奏,其實是再貼切不過的心情寫照。

今年1月在總統暨立委選舉慘遭滑鐵盧後,國民黨猶如斗敗的公雞,基層組織渙散、黨員士氣低迷,這一點從上周六黨主席補選創新低的投票率即可看出。雖說48歲的江啟臣最終以近8萬5000票、約七成的得票率,大勝67歲的「千年副主席」郝龍斌(郝自2014年起出任國民黨副主席,輔佐過四位黨主席),但身為從政資歷才短短10年的政治人物,外界不免對江啟臣的跨世代領導威信打上問號。不少評論就質疑江啟臣掌握黨機器的能力,擔心他走上被黨內各方勢力「分食」的路,影響他大刀闊斧進行改革的任務。

然而,若細究江啟臣勝選背後的脈絡,外界並不難發現,傳統上會相互扯後腿的黨內各方勢力,這回竟支持同一個候選人。他們包括:前總統蔣介石後代蔣萬安;前副總統連戰之子連勝文;被視為高雄市長韓國瑜親信的立委許淑華;前黨魁吳敦義嫡系、台北市議員李明賢;以及與前新北市長朱立倫親近的前立委李彥秀和柯志恩等。

除了囊括不同陣營的支持,不具「外省血統」的江啟臣,也順利贏得黨內軍系「黃復興黨部」的信任,否則不會以壓倒性票數,擊敗軍系子弟郝龍斌。從這些跡象來看,國民黨似乎真的「輸怕了」,黨內各方勢力才會願意放下利益糾葛,共同尋找「新共主」。可以預期的是,承諾推行集體領導制的江啟臣,未來在推進黨務改革時,應能獲得多數黨員的配合。

另一方面,在藍軍欲振乏力之時,江啟臣的出身和背景,也為他領導改革國民黨,奠定有利基礎。

江啟臣出身台中豐原望族,與當地派系「紅派」關係緊密,岳父劉盛良則是客籍大老,曾任國民黨多屆立委。但江啟臣與歷屆黨主席如前總統李登輝、吳伯雄和吳敦義等本土派政治人物不同的是,他成長於台灣民主化的年代,不僅在台灣接受高等教育,也曾到美國留學進修,受過民主風潮的洗禮,其開明程度,以及其對民主、自由和人權的重視,絕對與歷任黨魁有別。去年9月,在香港反修例抗爭運動如火如荼之際,江啟臣在台北會見來訪的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一行,就提到:「我們所做的,是進一步追求高品質的民主,作為香港及大陸地區的民主榜樣,促進良性互動與漸進轉型。」

江啟臣對民主體制的堅持,也體現在他對國民黨兩岸論述的態度上。雖然他已定調「先安內,再攘外」,現階段以黨務改革為重,暫不碰觸敏感的兩岸議題;但日前在就職典禮上致辭時已表明,他對兩岸政策的基本原則,就是堅守「中華民國」自由民主的制度價值。由此可見,在主張「反共不反中」的江啟臣領導之下,國民黨未來勢必更加關注中國大陸的民主化,甚至在推動兩岸交流時,不避諱地將大陸民主化,強行要求作為兩岸進入深水區協商的前提。就有國民黨黨員提議修改黨綱,白紙黑字寫明反對中共的「一國兩制」,並將大陸民主化明定為兩岸追求統一的先決條件。

國民黨人喊改革已非第一次,過去多少倡議不是淪為口號,就是無疾而終。若不再洗心革面、痛定思痛、脫胎換骨,曾經輝煌的國民黨終將被民意淘汰,走入歷史的灰燼。國民黨是起,是沉,江啟臣得帶領黨員好好想一想。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兩岸三地在上世紀90年代均懷抱着對自己新未來的希望,開啟各自的道路。而在彼此之間均留下一些模糊的空間,以讓彼此更好地相處,並期望在未來的發展過程中,可以希望有一天能夠創造更多並存的可能性;但現在一切似乎已經結束。

    鄭偉彬  2020-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