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世平:祖國是無私的,不求感謝,只求理解

2020-03-17
徐世平
上海東方網總裁、總編輯
 
AAA

342.jpg

網上片段截圖

歸國女子大鬧集中隔離區,第一個反應是氣憤。

按理說,我這個年紀的人,已經不會輕易動怒了。可是,最終還是忍不住,寫了《中國人能喝的水,你就喝不了?》一文。文章發在我的小號裡,系統不能留言,結果被一大幫不懂微信公號規則的朋友罵了。其實,我並不怕什麼留言,我也是見過世面的好吧?!他們的本意,無非就是想在留言區說幾句,教育教育這個小女子。

說實話,這個歸國女子的所作所為,有失檢點,有失風度。

網上流傳的視頻,估計是同一個版本剪的,有長有短。我費心找到一個比較長的,相對完整,情節清楚。該女子海外歸來,按規定被集中隔離。該隔離區位於上海浦東新區某酒店。該女子鬧事的起因,是要硬闖出去拿她朋友幫她點的外賣,估計是食品和礦泉水(言辭中有強調過期的意思)。隔離區醫護管理工作人員阻擋其外出,發生糾紛,警察到場。於是,發生了關於隔離區酒店提供的水能不能喝的爭論。從對話中看出,集中隔離區既有開水提供,也提供電熱壺。這位女子堅持認為,中國的水有雜質,不能喝。「大家都能喝,就是對的嗎?」這是她的觀點。中國人能喝,她就喝不了。這位女子不幹了,吵開了。這種態度,確實令人氣憤。

凡事,都要講道理、不能過分,對吧?我們先談談事情本身。

隔離區應該不應該提供礦泉水?隔離區可不可以叫外賣?這件事,如果放在正常的語境下面,是不用爭論和解釋的。但是,這位女子搞錯了一個概念,她把集中隔離區當成星級酒店了。她住的地方,確實也是酒店的房間,容易產生幻覺的。但是,集中隔離區,決不是酒店,它是有特殊性的。什麼叫隔離?就是同外界分開。什麼叫集中隔離?顯然,它與居家隔離也是不同的,等級完全不一樣。

集中隔離區,被隔離的人,都是從疫情嚴重的重點國家和地區來的,他們應該、也必須遵守相關的規定,其有強制的性質,斷不能自行其事。對被隔離人,政府有關工作人員會提供統一服務。請注意,這是統一的服務。比如一日三餐和飲用水。坦白說,這位女子搞錯了地方,以為隔離點也像酒店一樣,可以提供個性化的服務。今天可以要礦泉水,明天還可以要新鮮牛奶,外加牛排大餐,後天還可以點火鍋,也就是花點錢的事情嘛。如果被隔離者,人人都要求提供個性需求服務,這還不亂套了嗎?

有媒體在網上開了一個投票,結果有八成網民認為不應滿足其要求,7萬多網民投票,2.9萬網民表示「簡直是無理要求」;2.7萬網民表示:「特殊時期,沒必要滿足」;1.1萬網民表示:「酒店水壺不乾淨,可以理解」,但不主張鬧事 。有網民甚至寫下一首打油詩:「祖國建設你不在,千里投毒你最快;共克時艱你不行,傲慢添亂第一名!橫批:不肖子孫」。話是糙了點,還是代表了一部分民意的情緒渲瀉。

有一個問題,估計是這位女子沒想過的。疫情爆發以來,國家八方動員,持續奮戰,說不上精疲力盡,也已處在苦苦支撐的狀態之中了。原本以為,中國可控了,可以鬆一口氣了,沒想到境外許多國家失控了。我判斷,這位女子也是因此而回國的吧(求證屬實)?祖國安全,人民可靠,制度優越,這才是他們的真實依靠啊。最近一段時間,已有大量的海外華人,包括工作的學習的,紛紛回國,還有一大批的人,正在回家的路上。今天,國家移民局通報了一個數字,稱已向各地通報了110萬條入境信息,其中來自重點疫情國家地區旅行史的入境人員6.2萬餘名。我們國家,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戰。嚴防境外輸入,這不僅僅是國家政府的規定,更是全體中國公民的要求(公民是納稅人有這個權力)。

因此,從十幾天前開始,上海已成為嚴防境外輸入的最前線,現在,每天有大量的入境人流,包括海外華人。這位女子或許不知道,上海有多少海關、邊檢、防疫、警察、社區工作人員在辛勤忙碌着,盡力守護着國家的大門,保護着國家的肌體健康。他們中的許多人,連續奮戰、忘我工作,度過了多少個不眠之夜。據我所知,僅在上海浦東,就有18個類似的隔離區(據說還要增加),上海其他的區,每天也有大量的轉運人員,維繫着一個封閉型的安全通道,把需要居家隔離的人送回去。此外,我還聽說,江浙兩省周邊地區的工作人員,也在盡心盡責地工作,希望一個不漏地把江浙兩地的海外入境人員接回,進行妥善安置。

我在網上看到一位網友的留言,名字叫「盧向米大」,他是一位機場參與防控的工作人員(估計是一位轉運志願工作者)。他說,今天,我在機場已呆了6個多小時,早上沒吃飯就去了。下午16點回去之後,又接到新的任務。到達任務點準備接人的時候,交接的人和我們說,要接的人正在吃飯,我都苦笑了,我都一天沒吃飯了。最可怕的是,我們每天都這樣,有時甚至更晚。凌晨有飛機,我們半夜就得出發。這位網友,代表了一個群體,他們不分晝夜,有一頓沒一頓,努力地工作着。他在@這位女子的時候說:「任何抹黑中國的言論,我都無法接受」。

或許,有人會問,既然這麼麻煩,為什麼不把國門關了呢?我認為,這是短視的觀點。從大處着眼,無論是中國的發展,還是對世界的責任,中國都不可能閉關自守,也無法獨善其身。從小處說,這麼多海外華人,如今碰到困難,我們又怎能無動於衷?國家文旅部有句話說得好:「無論你在哪個遠方,祖國永遠在你身後」。因此,我們不會拒絕任何一位同胞兒女回家,當然,也包括這位女子。或許,我們的工作,有可能忙中出錯,有可能照顧不周,但這不是我們的本意。這個時候,每一位海外歸來的兄弟姐妹,多一份體諒和理解,也都是對祖國防疫工作的最大支持。中國安全了,大家才安全,一份理解,就是一個動力、一份暖心。

如果說,僅僅是「礦泉水」這件事,過去也就過去了。中國人還是寬容的,畢竟,一位年輕海外學子,犯點錯和犯點諢,耍點小性子,擺點有錢的譜,要求點生活質量,也是可以原諒的。至於道歉不道歉的,也都不重要了。然而,眼睛雪亮的網民,發現問題並不簡單。他們很快找到了該女子的微博(不點名了),氣又不打一處來。

人們發現,該女子從飛機落地、到浦東醫院檢查,便有一肚子的怨氣,似乎這個國家欠了她什麼,這個不行,那個不好。她的微博,有些話,不轉述了。總之,一個意思,國家的服務太不好了,本小姐很生氣。進入酒店式的隔離區之後,她又以「人權」為名,詆毀隔離區工作人員,稱警察壓制其「自由」。有網友說,她甚至將有關的言論,發到了境外的網站,以尋求輿論的支持。

這事就有點錯上加錯,網民有點憤怒。從昨天晚上起,大批網民開始分頭去她的學校發帖了,大有「圍剿」之勢。當然,這種「人肉」的行為,我是極不贊同的。網民們紛紛質疑南京某某大學、以及巴黎某某大學,你們怎麼培養了這麼一位學現代哲學卻不太懂道理的人,「貴校學生完美詮釋了什麼是巨嬰,什麼是精緻的利己主義者。」

祖國是無私的,就像一位母親,從來不會要求兒女的感謝,更不會索取任何的回報,有時候,母親唯一的念想,就是希望兒女有一點理解,理解他們的一片苦心。這就是母親的偉大之處。如果有什麼人,不懂知恩圖報,只求一己之私,為所欲為,甚至惡言相向,這就太不應該了。

需要補充的是,我自始自終認為,該女子的行為,僅僅是個案,並不代表廣大的海外華人。我們不能簡單化,發泄情緒,製造對立。網絡可以有非理性的偏激聲音,但未必是社會民意的主流。疫情當前,我們更需要倡導一種理性的態度,萬眾團結,同舟共濟,共克時艱。

 

文章原刊於《重讀歷史》微信公眾號。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防疫視同作戰,沒錯。而作戰的第一優先,是搞懂敵人是誰?我們共同的敵人應該是新冠肺炎病毒,而非在抗疫戰爭起始先將少數族群作為祭旗的對象。

    林奕辰  2020-0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