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婷:香港選舉制度有什麼缺陷?

2020-04-06
趙婷
本地智庫政策研究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4-06 at 14.22.31 (1).jpeg

政府網站圖片

如果2027年仍然沒有普選,我們會面對一個怎樣的政局呢?首先,大概會有超過一半的區議員紮根本土,在2023年當選,這代表117張特首選委會的選票代表本土派,同時,大有可能有兩席超區,六至八席地區的立法會議席落入本土派手中。同時,在比例代表制的前提下,建制派大概不會派出多個二十隊出選五區,既然保住席位,也要回應民粹,當中很有可能就產生了五位以上強硬建制派。同時,2027年的特首選委會,為了保有601票的可能,中央也必然尋找可靠、忠誠的代表,人大、政協、專業人士等都爭相在平日高調表態愛國等。這樣就會出現建制和本土極端陣營實際佔據超過三成的立法會和特首選委操控,將會為一國兩制和平穩定發展將會帶來極大的不穩定性。

看看美國現時的情況就是最佳例證,民主共和兩黨的初選,幾乎是由各自黨派的黨員透過初選推舉出來。而特朗普和桑德斯的聲勢,正好說明完全把提名權交給選民,很容易會脫離了真正大多數選民屬意的代表。

因為,在初選只要獲得一定的提名和支持,就會獲得提名票。而往往溫和代表,中間派和理性務實派都有多位代表爭奪提名,更甚的是,美國有不少富翁自告奮勇加入戰團。結果造成分票,相對激進的候選人卻又容易得到明星,理想主義者和網絡紅人的支持。從來,華麗的口號,虛幻的承諾都比理性的政策倡議來得性感和動聽。

中央未來兩年大概拿不出時間和精力關心政改,但本地政黨,特別是溫和派人士,應該拿出勇氣和決心,在關鍵議題上道出應有的承擔和道德標準。同時,在立法會選舉中,也要促成建制和泛民各自高水平的初選,這樣才能在當前困局中,最起碼找出一些能夠坐下談判,據理力爭的代議士,而不是任由民粹和強硬勢力抬頭而袖手旁觀。

基本法落實近三十年,北京必須尋找新一批的法律專家,政治學教授加入基本法委員會,而不是任由政治尋租者劫持了香港的政治前途,並繼續讓政局差下去。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