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詠紅:中國在外交 美國在焦慮

2020-04-06
韓詠紅
聯合早報副總編輯
 
AAA

564.jpg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最近接連對國際媒體發言,闡述二戰至今美國承擔的國際公共衛生義務和所做的貢獻,全世界無其他國家可比肩,並強調在對抗2019冠狀病毒疾病的問題上,美國同樣也在引領前路。

他周二罕見地與亞太地區八個國家的媒體記者舉行圓桌電話採訪,對四個亞細安國家、日韓、紐西蘭和澳大利亞的媒體解釋美國如何抗疫,重申美國對國際人道救援的承諾;31日早上,蓬佩奧又在另一場媒體吹風上強調了這一點。當然,在對亞太媒體的圓桌採訪中,蓬佩奧也毫不讓人意外地指明批評中國提供不實論述造成世界混亂、驅逐西方記者,並重申美國支持台灣以觀察員身份參加世界衛生大會。

不過,他力圖傳達的最突出信息顯然是:美國依然是全球的領導者,在對抗冠病的全球行動中,美國仍在發揮領導作用,其中尤其要展示美國的貢獻遠超中國,他認為這方面的故事被報道得太少了。

從蓬佩奧曬出的一系列對比數字來看,情況看來確實如此。他說,2019年美國對世衛組織的貢獻逾4億美元,是中國的10倍;美國對聯合國難民署的貢獻是17億美元,而中國的貢獻僅為190萬美元;美國支持聯合國兒童基金會7億美元,中國的支持「不過是一個小份額」。

他也提到,2009年以來美國為世界各國提供了1000億美元的醫療援助和700億美元的人道援助,美國的承諾「從未被超越……這還沒算上美國帶到世界各地的科學家、技術人員和其他專業知識。」

面對蓬佩奧這番攻勢,最近一直採取「來而不往非禮也」針鋒相對姿態的中國外交部也立即回擊,發言人華春瑩說,這些是美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發達國家應盡的責任和義務,至於中國為他國提供的抗疫援助只是盡心儘力,無意攀比。

事實是,進入3月以後,隨着中國國內疫情受控,而歐美疫情開始失控,中國已經有能力以援助者的姿態,對數十個國家捐贈醫療物資,中國式「抗疫外交」高調而引人矚目。反之,美國的確診人數與死亡病例節節上升,醫護人員的防護物質瀕臨斷供,蓬佩奧在此時大曬外援金額,反映的是美國對於中國威脅其國際領導地位的焦慮,也可見中國外交攻勢已逼得美國有些坐不住了。

別忘了,剛在一周前,蓬佩奧出席七國集團外長視訊會議時,就已為疫情的敘事話語權爭奪而碰了一鼻子灰。他當時堅持將「武漢病毒」寫進聯合聲明,結果因其他國家反對而導致會議聯合聲明難產。

將中美當前的處境做番對比,此刻中國的國際聲勢似乎佔了優勢而且後市看漲,然而,個中的中長期風險卻不容小覷,對中國、中美關係和國家社會來說,都是如此。

首先,中美圍繞疫情責任論、病毒源頭論的爭執,已越來越不只是口水戰,而是接近於國際領導地位的近距離競奪。一方面,國際上較務實,不支持「中國責任論」的國家不少,但與此同時,在美國國內與歐洲國家、甚至在接受中國援助的意大利,「就是該怪中國」、恫言要向中國追討賠償的聲音也在上揚。

美國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和眾議員斯特凡尼克(Elise Stefanik)就分別提案,要求調查中國掩蓋疫情,並且追索賠償。隨着美國疫情擴大、民眾受害更深,甩鍋與「找戰犯」的言論恐怕不會消退,而將水漲船高,甚至從口舌與意氣之爭上升為要求實際的賠償。彭博社昨天報道美國情報機構的機密文件指中國刻意隱瞞病例和死亡人數,就可能成為美國未來追責與索要賠償的依據。再者,美國還握有許多能反制中國的籌碼,例如新一輪科技戰最近就箭在弦上。

平心而論,全球各國在1月底看到中國採取「封城」的劇烈手段抗疫,就應該能意識到海嘯般的風險將臨,可惜一些國家無視中國付出巨大代價抗疫的原因,結果錯失了寶貴的準備時間。疫情失控時則諉過於外,奮力甩鍋。

蓬佩奧所說的美國在抗疫上的領導作用,遺憾的是,大家並未看到。金援的數額不是國際領導力的標誌,能提出引領前路的新思維,能夠協調各方採取一致目標,取得多方信任才是。

然而,論財力、科研能力、軟實力等等,美國仍是難以撼動的世界頭號強國,蓬佩奧例舉的外援數字,確實提醒外界正視第一大國所需要承擔的重大義務,也讓人隱約感到美國的漸感不支。問題是,中國就有意圖、能力以及新思維去替代美國的作用嗎?中國在軟實力上短板,也非短期內能彌補。

中美關係回不去了,美國依然強大卻已不足以發揮此前的作用,中國能給美國越來越大的競爭壓力卻不足以取而代之,中美矛盾又在不斷加深,國際社會前景讓人憂心。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