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強」想瓜分中國?各國對華追討賠償費背後

2020-04-08
 
AAA

6744.jpg

全球疫情還在肆虐之際,印度律師協會突然將中國告上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理由是中國導致了病毒全球大流行。為此,印度方面要對華追討20萬億美元的賠償,該案件目前已在美國德州聯邦法院入稟起訴。

但印度律師協會並不是第一個採取行動的,美國前司法部檢察官克萊曼(Larry Klayman)3月18日就發起集體訴訟,向中國求償20萬億美元。克萊曼認為,中國違反禁止生物武器的國際公約,涉嫌謀殺美國人。

新冠病毒究竟從哪來?科學界都還沒有定論,卻有人卻直接甩鍋給中國,還開出天價賠償金,簡直是天大的笑話。但美國、印度之外,還有不少組織和國家都在蠢蠢欲動,想借疫情向中國提出索賠,時間來到了2020年,這是「列強」又想來瓜分中國?

美國盯上中國的美債

雖然自身的防疫工作還焦頭爛額,但美國一直沒有停止圍堵中國。3月16日,共和黨籍眾議員吉姆·班克斯(Jim Banks)宣稱,中國要為美國的疫情「買單」,為此,他盯上了中國持有的美債。

吉姆·班克斯是在美國福克斯新聞播出的《塔克·卡爾森今晚》節目中拋出這個想法的,在討論所謂「中國是否要對新冠病毒負責」的問題時,班克斯聲稱:「我們要從迫使中國支付新冠病毒為美國帶來的負擔和成本開始,我想我們有很多辦法做到這點,例如總統可以迫使中國減免一大部分美國債務……」班克斯還宣稱,應阻止美國退伍軍人事務部(VA)和國防部(DOD)這兩大醫療保健體系從中國購買醫療設備,「我們可以開始從中國經濟中解脫出來,並向他們追責。」

巧合的是,就在同一天,美國財政部也公布了今年1月份全球主要國家和地區持有美債的最新數據。今年1月中國增持美國國債87億美元,令持債規模升至1.0786萬億美元。這也是中國繼去年6月以來首次增持。

盯上中國的美債還不算全部。共和黨聯邦眾議員匡希恆(John Curtis)3月底向眾議院外交委員會提出「二○二○李文亮全球公共衛生問責法」草案(Li Wenliang Global Public Health Accountability Act),同党參議員霍利和柯頓(Tom Cotton)4月3日也提出參院版本的同名法案草案,最快在4月6日國會復會後提案。

法案將授權美國總統制裁扭曲隱匿新冠病毒疫情信息的外國官員,方法包括祭出簽證限制、凍結或限制相關人士在美資產的交易。在美國國內防疫形勢如此嚴峻的情況下,這些政客卻急急把矛頭指向中國,還要越俎代庖,掀起追責李文亮事件的聲浪。

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立即回應,「幾個美國政客出於醜惡政治目的,政治操弄李文亮醫生因公殉職一事」,冒犯李文亮及其家人,「毫無道德底線可言」。

部分國家蠢蠢欲動

在當下,一些國家一邊手忙腳亂地應付疫情,一邊緊隨着美國的腳步在蠢蠢欲動。

4月3日,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呼籲世界衛生組織(WHO)和聯合國應對中國散播疫情的情況採取行動,和莫里森同屬執政聯盟陣營的澳大利亞國家黨眾議院議員克利斯坦森以及自由党參議員安提克,也都先後要求中國政府須賠償疫情擴散全球造成的影響。安提克在4月1日提出,疫情在中國爆發後已經造成全球受害,同樣明確表示澳洲政府應該向中國政府索取賠償,以便補償澳大利亞人因疫情而產生的額外醫療開支。

但是除了提出索償費、盯上美債,澳大利亞的議員更使出新招。克利斯坦森於3月31日對媒體表示,中國已引起澳大利亞民眾不滿,他認為中國應該要賠償澳大利亞。他的建議是:「也許可以收回他們(中資)企業持有的土地,以作為賠償。」

要知道,中資企業近年不斷在海外投資併購,如今在海外的資產規模已不容小覷。去年1月,中國商務部曾發佈《中國對外投資發展報告》,披露最新的中資企業境外總資產規模。截至2017年底,中國2.55萬家境內投資者在境外共設立對外直接投資企業3.92萬家,分布於全球189個國家和地區,境外企業資產總額達到了6萬億美元,對外直接投資存量達到1.8萬億美元。如果一些國家在疫情之下,以凍結中國海外資產的方式來賠償,恐怕中國也需提前做好應對的準備。

在4月5日,英國一個智庫亨利·傑克遜協會(Henry Jackson Society)也明確表示,中國已違反國際法,英國應向華索賠6.5萬億美元。這個智庫組織在6日發表了一份調查報告,名為「新冠病毒補償:評估中國潛在罪魁禍首和法律手段研究」。調查內容指出,新冠肺炎已在全球感染超過100萬人,有證據表明中國直接違反國際法,其中包括《國際衛生條例》,並概述10種對華提告的法律途徑。

此外,該智庫更指出,G7集團均可對中國提出訴訟,其中美國可向華索賠1.1萬億美元損失。

中國或面臨更大風浪

如果把目前海外各國單方面提出的索償費以更直觀的方式呈現出來,僅僅是已經提出的兩個起訴,40萬億的賠償費用平攤到14億中國人身上,每個人都要均攤2.86萬美元。天啊,這簡直是想讓中國人大出血!

新冠肺炎疫情下,全球經濟本身就遭受重創,金融界殿堂級人物、號稱「鱷王」的環球最大對沖基金橋水(Bridgewater)創辦人達里奧(Ray Dalio)估計,全球企業將因而蒙受12萬億美元損失,即接近蒸發了整個歐元區或中國的經濟總量,可想而知這是一場浩劫。但在這個危難關頭,個別國家還獅子大開口、荒唐地通過各種方法向中國索賠,堪比上世紀的西方列強,演出了一幕幕抗疫戰爭中的鬧劇。這還只是剛剛開始,之後還有多少國家會紛紛效仿索賠,仍是未知數。

不過,在疫情中,也有國家站在了客觀公正的立場上。以色列駐華大使何澤偉日前就針對所謂的「索賠論」,發表了擲地有聲的文章,雖然以色列是美國的盟友,但這次何大使卻被外界稱為疫情中替中國說話的良心「大俠」。

何澤偉在《耶路撒冷郵報》撰文寫道:苛責中國,是不公平的。歐洲、非洲和世界其他地方,也暴發過很多疾病,僅僅因疫情在中國暴發,就讓中國承擔責任是非常不公平的。因為我認為,中國抗擊疫情的行動,不僅僅是他們自己的戰爭。如果中國沒有阻止住病毒傳播,那麼現在世界的情況會更糟糕。他們在前線作戰,他們不僅在為中國而戰,他們想減少病毒的傳播。

索賠鬧劇的背後可以看到,中國剛剛從新冠肺炎疫情的危機中緩步走出,但接下來並不意味着風平浪靜。正如《環球時報》日前的評論所說,新冠疫情必將嚴重衝擊世界秩序和國際格局,導致一系列動蕩甚至失控的出現。中國有可能成為美國等西方國家轉移國內失望和憤怒的頭號標靶。衝動和不理性將在西方世界代替應有的反思,中國或面臨比疫前嚴重得多的國際政治風險。

從全球整體形勢來看,疫情不會很快結束。現在它已在全世界傳開,疫情的震中不斷移動,而且一些與人類密切接觸的動物正在成為病毒的新宿主。新冠病毒為全球帶來的衝擊將是具有反覆性和持續性的,它大概只能被控制,卻短時間裡無法消滅。新冠肺炎引發的危機很可能剛剛開個頭,從疫情到國際層面的更複雜、更嚴峻的挑戰將接連襲來。作為最早走出疫情危急狀態的大國,中國如今需要為即將到來的風浪做好全面準備, 積極應對、處變不驚或許是最好的回應。

 

文章原刊於《碩鳴灼見》微信公眾號。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