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書蘭:反思,在疫情下

2020-04-23
廖書蘭
香港珠海學院亞洲研究中心副研究員
 
AAA

8881.jpg

我們進入21世紀,世界的交通方便快捷、網路訊息也無遠弗屆,大大縮短了人與人、人與地的距離,使生活在地球上的我們,就像住在同一個村落,你我都是地球村的村民。

作為地球村村民,需擁抱「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那種「各人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心態已不合時宜了。今天國際間無論政治,經濟,文化,甚至醫療健康我們都相生相剋,彼此影響並相互牽制。例如這一場世紀大瘟疫──新冠肺炎,今年二月,當歐美在嘲笑我們,甚至覺得這不關他們的事,緊接著三月份整個歐美大爆發疫情。截至4月22日,全球已有240萬人確診,美國787960人確診,西班牙 204178人確診,意大利181228人確診,英國125856人確診,新加坡近日疫情急劇上升達9125人確診(單日確診1100人),印度18658人確診;相較之下,香港的抗疫工作做得可圈可點,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團隊值得嘉許,所有醫護人員賣命的辛勞值得尊敬!

即使今天全球一體化,不可避免的也親疏有別,當遇到不可抗逆的天災人禍時,每一個國家都會要自己在外的僑胞趕緊回家,甚至出動專機接回家,出示公告只收本國人,拒接收外國人,入境關口也一樣,面對大災難時,只有自家人接納你,收容你,期盼你,歡迎你早日歸家。為什麽?因為家,是人的心靈堡壘,是最安全的窩,是休養生息的基地。

我在新聞上看到一個在武漢的美國男人,當美國專機要接他走的時候,由於他的太太還不是美國人,所以最後這個美國男人選擇不上飛機回美國,留下來,在武漢陪太太一起抗瘟疫。而香港有一群年輕人參加了婚禮後,結伴一起到海外旅遊,並把標語在當地拉開──「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當疫情爆發至當地,舉目無親,只能找中國領事館幫助回港。筆者很想知道,當這些人回家以後,是否繼續堅持他們的政治理念?如果筆者沒有記錯,他們回來是在六萬名留英學生倉惶回港之後的事情。

原本香港的疫情已經成功受控了,又因大量的留學生和大量的外遊人士不斷返港,造成香港爆發第二輪的疫情,可說人人草木皆兵,情況嚴峻緊張,在這個節骨眼上,這一群飲完喜酒到外地旅遊的人士也回來了(其中半數以上的人都染上新冠肺炎),筆者觀察社會輿論並沒有批評他們,香港拒絕了外籍人士來香港,卻展開雙臂歡迎他們回港!為什麼?為什麽中國領事館會幫忙?很簡單的一個理由,因為他們是香港人,是中國人!駐外的領事館是國土的延伸,從這次的經驗可知,當出外時,記得帶好香港身份證,證明自己是中國香港人,中國大使館當名正言順義不容辭伸出援手。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