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沛健:破冰船核心之旅-福克蘭群島(五)

2020-04-28
梁沛健
香港中文大學博士後研究員
 
AAA

當我們完成所有採樣並返回福克蘭群島斯坦利的路上時,我們在船上有一個神秘旅程,就是一窺堂奧RRS James Clark Ross (JCR)的內部船艙。我們在JCR上已經居住了三個多星期,已經成為我們海上的家,我們都很好奇這艘大船是如何運作的。

延伸閱讀:

尖叫60度-福克蘭群島(四)

https://www.thinkhk.com/article/2020-03/02/39736.html

image001.png

在船上甲板看到James Clark Ross 在海面上的倒影

詹姆斯·克拉克·羅斯(James Clark Ross)是為了紀念19世紀英國極地探險家 James Clark Ross 而命名。JCR建於英國的泰恩威爾郡 Tyne and Wear,由伊麗莎白二世女王於1990年主持下水典禮。JCR長100 米,噸位為5732 GT。憑藉其厚實的船體和強勁的柴油發動機,它是當時最先進的極地研究船之一。

image003.png

JCR 的側面圖

工程師克里斯Chris是我們這個神秘之旅的導遊。我們戴上頭盔跟隨他從甲板走下樓梯,然後到達補給甲板層,是儲存船上所有補給的地方。我們首先碰到的是一個大型水密門,在門上有一個標語,上面寫著「水密門可以致命」,標語旁更附上一個肢體血腥的圖片。這是一扇強大的門,可以在船破損漏水時關閉並密封船艙。克里斯警告說,當警告聲響起而門正在關閉時,如果您嘗試通過它,您將不會穿過門,但門會穿過您!這就是為什麼當我們越過水密門時,我們必須同時握住其兩側的兩個把手,門才不會關上。

通過水密門後,我們進入一個很大的存儲空間,那裡存放著大量食物和飲料的船用集裝箱以及冷凍食品的冰櫃。我們還看到了船的內部船體(hull),克里斯解釋說,JCR是一個破冰船,船體比普通船更厚,更耐用。然後我們穿過地板上的一個狹窄洞口,然後爬下梯子到達下一層的機房。天花板很低,我們必須低頭屈膝慢走。

然後我們進入了一個非常狹窄的空間,那就是螺旋槳軸(propeller)。螺旋槳軸連接到推進馬達 (Propulsion motor),它正在旋轉並發出有節奏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在打鼓。克里斯說,螺旋槳軸發出的聲音通常會吸引鯨魚和海豚,當牠們聽到聲音時會跟著船游。可能這些聲音聽起來好像鯨魚的獵物,這個有趣的現象很值得動物學家研究。

image005.png

產生噪音的螺旋槳軸吸引海豚和鯨魚

之後我們進入了離心室(centrifugtion room)。克里斯說,運行船所需要的能源最好是高純度的柴油,但購買高純度的石油價格昂貴。奶農使用離心機生產純牛奶,啟發了船舶工程師。JCR通過船上的離心機來淨化原油來提煉高純度的柴油,這樣他們不用購買昂貴的柴油也可以使用比較潔淨的能源。

我們再進入另一個房間,這是一個海水淨化室,機器把海水泵入進行蒸餾以獲取飲用水。飲用水在船上是非常寶貴的,生產它需要大量的能量,因此,還有一個污水處理設施可以回收廢水以再次將其轉化為飲用水。每個人的洗手間都配有一種有機的馬桶清潔液,其中的液體中含有活性細菌,有助於分解廢物並最終清洗廢水。因此,我們不允許將抗生素或化學藥品放入廁所,因為這樣會殺死細菌,破壞這個再造水設施。克里斯告訴我們,水務工程師每天會喝一杯回收水,以證明水是安全無污染的。他還告訴我們,幾年前JCR被浮冰困在南極洲,水泵不能運作,因為全都結冰了,所以他們只能依靠循環的回收水。一艘長途巡航的大船內部機械好比飛機和太空船一樣複雜,都是工程師的創意和智慧才能把不可能成為可能。

image007.png

我在柴油發動機上與科學家合影

然後我們參觀地震脈衝機,地質學家和工程師在過去幾十年中經常使用地震脈衝機(Earth shockwave generator)來探測深海海床下的油田。地震脈衝機向海床發送強烈的脈衝波,並檢測回彈的波浪。現在他們不再使用地震脈衝機,因為發現產生的地震波會嚴重損害海洋中的野生動植物。但是這個器械太大了,所以退役後還是繼續留在船上。我們還檢查了絞車室(Winch room),在絞車室中使用了用於絞緊CTD的電纜和電線。纜索長度超過4000 米,並且需要不斷潤滑以確保纜索不會生鏽並且不會纏結。

下一站,我們進入了發動機控制室,工程師在控制室控制發送多少功率給螺旋槳。這裡還有一個控制板,用於在緊急情況下不需要透過駕駛室,直接從發動機控制室操縱船舶。

旅程即將結束,我們從船艙中心最低的一層沿著煙囪爬上四層樓高的梯子離開機房。這個通道非常狹窄和黑暗,如果手鬆了肯定會跌到粉身碎骨。我們終於到達頂部,通過猴島(monkey island),就是船的最頂層上的一扇門離開。突如其來的自然光線和新鮮空氣令我們鬆一口氣,我們深深感受到整天在船艙內部的船員工作其實是十分辛苦。

image009.png

這是JCR的最頂層,這層俗稱monkey island,相傳是因為過去海盜船上的猴子都喜歡爬上頂層瞭望台。煙囪旁也印有英國南極調查局的徽章。

總括來說,船艙的內部就像叮噹的百寶袋,內部比外部更大。像是充滿了機器和管道的迷宮;我什至在天花板上砸了頭三下,幸好我戴了頭盔,沒有受傷。在船艙中工作並不容易,我要感謝所有幫助JCR順利安全地運行的船員和工程師。

後記:

執筆的時候,一位武漢大學的朋友告訴我他在南極中山站做研究,會在南極留守一年。他說今年南極的夏天特別熱,有時溫度上升到超過攝氏十度,考察站旁的冰雪都融化了。中山站在夏天有差不多50多個科學家和工作人員駐守。因為疫情的關係載著補給的雪龍號破冰船未能如期到達中山站,中山站的人員都要進行配給,確保儲存的食物能夠維持到補給的到達。在南極駐守的科學家要和家人朋友相隔兩地,溝通也只可能用訊息和語音,在冬天還要忍受長達三個月的極夜,實在需要很好的心理質素才可以捱下去。科學的發展全靠這些充滿毅力和勇氣的科學家晝夜不懈的研究和探險,我們應該為他們鼓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航海家對南緯40度到50度間海域的俗稱咆哮40度 (Roaring 40s),因為南半球陸地範圍較小所以風力較強,海面常有大浪,令到船上的人不適咆哮。 但是除了咆哮40度,還有狂暴50度 (Furious 50s)和尖叫60度 (Screaming 60s)。

    梁沛健  2020-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