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驗證美國輿論場中的新冠陰謀論

2020-05-04
路易
傳媒人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5-04 at 13.49.01.jpeg

最近有關新冠病毒的各種陰謀論在中美兩國輿論場廣泛流傳,代替疫情本身成了輿論熱點。筆者對其中幾個重點理論做了一些調查,借本文與各位分享。

由於篇幅所限,筆者將首先討論美國輿論場中的陰謀論。

「病毒由人工合成」

這種說法聳人聽聞,而且其實存在於中美雙方社會中,兩國都有對方製造病毒的說法。按照「不問是不是,先問能不能」的原則,我們首先驗證製造這樣一個病毒是否可行。

就此筆者特意詢問了一位美國頂尖生物實驗室的研究員朋友。結論很簡單,按照人類現有的科技能力,不可能。

根據美國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和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科研人員發表在國際著名科學期刊《Science》的研究結果顯示,新冠病毒的表面刺狀結構蛋白與人體細胞膜上的ACE2蛋白結合的親和力比SARS病毒高10-20倍。

圖片 1.png

(Cryo-EM structure of the 2019-nCoV spike in the prefusion conformation: https://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67/6483/1260)

假設病毒實驗室以SARS病毒為基因編輯模板,同時定位到了控制刺狀蛋白的基因點位,研究人員必須找出使病毒親和力提高10-20倍的基因型並定向做出改動。這需要巨量的實驗。

有多巨量呢?根據DNA遺傳特性,3個碱基對形成一種氨基酸,不同的氨基酸形成不同的蛋白質。以現在的科研技術,要定向改變1個氨基酸並進行足夠的動物實驗證明結果,對於一個大型生物實驗室大概需要1年時間。

按照國家生物信息中心信息庫(https://bigd.big.ac.cn/ncov/release_genome)數據顯示,新冠病毒共有約29,000個碱基對。華中農業大學教授陳煥春在2月的一次發佈會上表示,新冠病毒與SARS病毒相似度為79.5%,也就是說要以SARS為模板製造新冠病毒,需要改變約6,000個碱基對,相當於2,000個氨基酸。

這就意味着想要以SARS為模板製造新冠這樣的「完美病毒」,大概需要2,000年,實驗從漢朝開始做,現在可以實現。

退一步說,以已知最接近新冠病毒的,在雲南中華菊頭蝠身上發現的相似度96%的樣本為模板,也需要至少300年。那時大清還在,那時還沒有美國。

這還是在假設每個氨基酸製造方向選擇都準確的情況下,但現實技術不可能做到。人體有20種氨基酸,各位可仔細品味。

另外,美國生物學家克里斯蒂安・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等學者在《Nature Medicine》上公布的研究結果表明,新冠病毒有5個關鍵突變導致其親和力增強。然而其研究團隊用科學界最先進的測算技術模擬卻發現此種搭配並不是理想結構,說明科學界想玩這麼大都沒有能力。

圖片 2.png

The proximal origin of SARS-CoV-2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91-020-0820-9)

而且,研究員朋友告訴我,編輯過的基因對於基因研究人員來說很容易識別。如果有人工修改痕迹,世界各國的專家早就爆出大新聞了,豈輪得到筆者苦苦求證?

至此新冠病毒人工製造的理論不攻自破,這種病毒的只能是大自然的創造。不僅中國造不出,美國也不行。只有通過在不同宿主間億萬級次數的傳播外加物競天擇的法則才能出此傑作。

「病毒是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泄漏的」

這個說法源自美國政界,以阿肯色州參議員Tom Cotton為起點並廣泛流傳於美國網絡和媒體報道中。「我們沒有證據表明疫情就起源於那裡,但由於中國一開始就表現出的欺瞞與可疑,我們至少得提出這個問題,看看證據是怎麼說的,而中國現在根本沒有就這個問題提供任何證據。」

這就是他的論據。

而後此觀點隨着英國《每日郵報》(The Daily Mail)和《華盛頓時報》(The Washington Times) 等國際新聞媒體傳播開來。於是各種「證據」紛紛出現,比如武漢病毒研究所距離華南海鮮市場的距離很近,零號病人是病毒所員工,或者以往績推論。

首先,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地理位置為武漢武昌小洪山中區44號,距離華南海鮮市場約14公里,遠非傳聞中所講的幾百米。

圖片 3.png

這明顯是一招移花接木,距離海鮮市場幾百米的是武漢市疾控中心。然而後者是公共衛生預警機構,研究只針對已知傳染病,各國設置都是如此。可見距離論是假新聞。

其次,零號病人尚未確定,但近日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主任袁志明接受採訪表示,至今沒有武漢病毒所的工作人員、學生或離退休員工感染新冠病毒。整個病毒研究所自春節開始滿負荷運轉做新冠病毒研究。

真正出現病毒泄露會怎樣?其實中國有教訓。根據《中國科學報》報道(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4/7/299630.shtm),2004年4月,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預防控制所的實驗室出現了SARS病毒泄漏事故,當時北京和安徽兩地共出現9例確診病例,有862人被醫學隔離。

然而參看武漢病毒所自12月開始的新聞動態,各項集體活動、科研活動正常進行,沒有出現員工集體隱身的情況。

2004年出事的是一座P3實驗室,該事件引起了國家科研系統的警醒。2015年中國引進法國技術標準,建立了武漢病毒所的P4實驗室,與歐洲的BSL-4高安全性實驗室防護等級一致。該類實驗室對樣本任何實驗和出入庫記錄要求都十分嚴苛,如果操作有誤當日就會有管理或審核人員察覺,更不要說病毒泄漏了。一些極端陰謀論者甚至想像病毒所員工偷賣野生動物「賺外快」,實在是故事大王。

「中國疫情數據造假」

對病毒起源的懷疑看來站不住腳,陰謀論者把矛頭指向中國的疫情數據。其中領軍人物包括幾位共和黨議員,甚至美國總統特朗普都公開表示中國的數據「似乎有點偏少」。

在這個事情上,全世界突然出奇的團結,連美國的敵人伊朗的衞生部發言人都說中國官方的統計數據是一個「苦澀的笑話」(bitter joke),指責其刻意做低確診數和死亡率,誤導各國抗疫政策。

根據國家衛健委數據,截至5月1日,中國新冠病毒累計確診84,385例,累計死亡4,643人,死亡率5.5%,與美國相若,遠低於法國的17%,英國、意大利的13%,和西班牙的10%。如果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公布的數據與各國人口數量做簡單計算,將數據換為每十萬人死亡人數,結果更加觸目驚心。比利時、西班牙、意大利大概40人,美國為11左右,歐洲抗疫模範生德國為5,而中國則為0.3。第一爆發地居然比後來者死亡率低這麼多?難以置信!數據一定是假的。

然而,做出這些判斷的人缺乏基本常識。

第一,按照國家維度直接對比死亡率本身就是錯誤的。

一般各國傳染病會有集中爆發地,如中國的武漢,美國的紐約,意大利的倫巴第大區。這些地區災情基本同樣嚴重,但如果這些地區控制好了就可以避免全國擴散。以武漢為例,截至5月1日,武漢的新冠肺炎累計確診病例為50,333例,死亡病例3,869例,死亡率為7.69%,在世界上算比較高的。作為一個1100萬人的城市,其每十萬人死亡人數為34.9,與歐洲的疫情嚴重國家相若,並無任何異常,之所以全國數字可以降到0.3正說明中國在武漢爆發後避免了全國性擴散。

第二,必須認識到防控措施對疫情的決定性作用。

中國在武漢疫情爆發後採取了極其嚴厲的防控政策,各地封城、堵路、封閉社區、24小時巡邏都是常規操作,這些都是歐美國家沒有做到的。而正是這些措施讓中國最大程度控制住了疫情。事實證明中國民眾嚴格遵循居家令,取消旅行,甚至家人分離,做出如此巨大的犧牲不是白費的。

根據《Science》3月31日發佈的一篇名為An investigation of transmission control measures during the first 50 days of the COVID-19 epidemic in China (https://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early/2020/03/30/science.abb6105?rss=1)的文章,來自英、美、中三國的科學家通過數學模型測算,如果不對武漢實行封城策略,不在全國範圍內採取防控措施,到2月19日,也就是12月31日武漢市衞健委首次公開通報肺炎疫情後的50天,武漢以外地區就會有744,000新冠感染者。而現實中,截至2月19日的全國累計確診人數為56,303人。

圖片 4.png

如果做到同樣的工作,筆者相信歐美各國的數據也可以大幅下降。

第三,醫療系統是否被擊穿也是重要因素之一。

意大利之所以疫情突然爆發,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北部地區的醫療系統癱瘓了,設備不足,醫生減員,老齡化嚴重導致重症病例陡然增加。而相比中國,意大利由於制度限制和國力原因,做不到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結果必然是慘痛的,有些醫院需要作出捨老保青的抉擇,死亡率高企就不足為奇。

鄰國德國情況就略好,由於醫療資源豐富且未出現單一地區爆發,所以能保證患者普遍得到救治。

當然,醫療系統崩潰的情況也出現在早期的武漢,直到中央政府派出各地醫療隊支援才有所緩解。這同時也附帶出了另一個問題,中國的數據是否完全無誤?答案是否定的。事實上,全世界這個問題的答案都是否定的。

第四,早期疫情數據難以做到準確。

當武漢各醫院就診人數大幅過載,醫務人員感染,檢測能力也跟不上疫情擴散速度的時候,一些案例就沒有進入統計數據。這種情況很正常,各國都會遇到。而中國作為疫情爆發國,早期狼狽程度可以想見。

而且,早期由於認識水平的問題,中國的數據沒有包含無癥狀感染者,只是在4月開始才加入相關統計。

但這與瞞報、數據造假是兩回事。

另外,中國政府後續也對數據不準的情況進行了修正,4月17日,武漢市政府經過回溯早期案例訂正了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數量,上調了1,290人,並第一時間向全球進行了通報。可以說中國政府也在做努力提高數據準確性。

第五,看事情不要受意識形態影響。

這點就不做詳細分析了,現在人們越來越傾向於以意識形態作為判斷事物標準。然而,美國官方帶着這樣的有色眼鏡做疫情分析,實屬掩耳盜鈴。

就以文中提到的每十萬人死亡人數為例,在白宮近期一次疫情簡報會上,美國的疫情專家Deborah Birx就提出美國11,中國0.3的數據差距太大,暗示中國的數據不可信。然而在她的數據列表中,中國的上方有一個國家是西方國家宣傳的「抗疫模範」,那就是該數據為0.5的韓國。對此Birx卻隻字不提。

為什麼韓國的數據就是真的,而中國的數據就是假的?

這種以立場代替事實判斷的質疑,歸根結底還是一種逃避責任,掩蓋問題的行為,也是不願承認在疫情應對上輸給「中國模式」的心態。然而它最終傷害的是美國自己。

如果美國可以借鑒中國抗疫的經驗,相信可以避免數以萬計的死亡。

西方就有一個國家超越陣營的束縛,完全學習中國的抗疫政策並取得成功。

新西蘭奧塔哥大學(University of Utago)的流行病學教授,也是政府衛生事務顧問的邁克·貝克爾(Michael Baker)在4月10日寫給英國《衛報》的文章Elimination: what New Zealand's coronavirus response can teach the world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0/apr/10/elimination-what-new-zealands-coronavirus-response-can-teach-the-world)中指出,他的團隊就是在看了2月世界衛生組織中國考察團的報告之後確定的學習中國實行的殲滅病毒的策略。

在隨後與BBC採訪中,貝克爾更是明確指出新西蘭抗疫政策就是直接借鑒中國方案。

Coronavirus: How New Zealand relied on science and empathy (https://www.bbc.com/news/world-asia-52344299)

圖片 5.png

於是,新西蘭是目前整個西方世界疫情控制最好的國家,截至5月1日,1,132例確診,19例死亡。

如今,中國社會已經開始返工復產,各類經濟活動已恢復,防控結果不言自明。對於中國數據造假的陰謀論可以休矣。

以上是筆者對美國輿論場流傳的陰謀論的驗證分析,希望可為各位讀者提供參考。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