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達:西九文化區 財政、管理令人憂!

2020-05-11
高達
學研社成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5-11 at 10.13.59.jpeg

西九文化區若干場地業已啟用,分別是位於西九文化區東端的戲曲中心,以及位於西端的藝術公園、自由空間、M+展亭和「香港新晉建築及設計師比賽」展亭。戲曲中心作為西九的首個表演藝術場地,已於2019年1月20日舉行了開幕典禮,而自由空間亦在6月正式營運。戲曲中心及自由空間為藝術文化表演者,提供世界級的設施,讓他們展露才華和實現夢想。

由於2019年下半年香港爆發暴亂,有56場由西九或租用者舉辦的表演活動須改期或取消。因此,以2019年的營運情況去評價西九文化區的工作,或許是有著先天不公平的地方。不過,西九文化區畢竟是用了216億港元公帑去建造的場地,若算上西九龍填海區的地價,可說是天文數字。因此,市民對西九文化區的工作有高的要求,也是合理的。

我們首先關心西九文化區的財政問題。隨着各項設施逐步落成啟用,西九管理局會因承擔該等設施的營運成本,而面對持續增長的結構性營運赤字。管理局未有從速推展西九文化區的商業發展項目,設於綜合地庫上的零售/餐飲/消閒和酒店/辦公室/住宅發展項目未見踪影。西九管理局2018-2019年度折舊前的預計營運赤字3.12億港元,市民不禁擔心它未能自負盈虧,最後又是伸手向庫房拿錢。

即使不談錢這麼市儈,西九文化區如能提高香港的文化水平和地位,那麼花出去的錢也是值得。大型藝術表演場地去年才落成,但街頭表演計劃則是由2015年便開始實行。5年來,局方共發出超過500個街頭表演許可證,但現時只有124個仍然有效。這些許可證年費只是100元,為何大部份表演者放棄續證?原來,西九文化區對街頭表演有多項限制,例如控制音量、須在3分鐘內搬運及移走所有樂器、道具和設備等,令表演者大感無癮。我們倒很想看看西九管理局諸君,示範如何在3分鐘內移走一場簡單樂隊表演的器材?這不是離地的管理,又是甚麼?

側聞西九管理局已開始測試是否適合在藝術公園種植葡萄,和研究在西九文化區建設臨海葡萄園的可能性。根據我們所知,管理局方面和法國某酒莊已經有合作計劃。管理局如能另辟蹊徑增加收入,我們也沒有甚麼意見。不過,香港的氣候是否真的適合種植葡萄?而當日批出西九文化區用地,是否包括了這種土地用途?怕不怕被人司法覆核?

西九文化區,由1998年施政報告公布以來,轉眼已過去22年。今天,若問世界上任何一個人,知不知道香港有甚麼文化藝術的精品傑作?來香港會不會想參觀西九文化區?相信答案也是否定的。花費數百億港元,換來這樣的效果,所有香港人都不會滿意。希望管理局方面,拿出決心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否則尾大不掉,將會淪為國際間的笑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