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偉:病毒溯源:中美應讓科學家給出答案

2020-05-11
王向偉
《南華早報》前總編輯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5-11 at 12.38.58.jpeg

中國有個成語叫「秋後算賬」。在古代,農民在秋收之後算賬並結清債務。後來,這句話俗語的意思逐漸演變,現指待某事塵埃落定之後,再對事件來龍去脈及責任等進行徹底清算。

就新冠肺炎而言,疫情仍在世界各地肆虐蔓延,美國也不例外,但華盛頓早已等不到「秋後」,已掀起一場國際行動,試圖把新冠疫情這一人類災難的責任推到中國頭上。中國是新冠疫情的最早爆發地,而且疫情之初的應對措施也不得力。

目前,關於新冠病毒來源以及如何傳遍全球,各方仍爭論不斷,尚未形成一致意見。

上周末,美國總統特朗普及國務卿蓬佩奧調高了關於病毒來源的調門。蓬佩奧表示,「大量證據」表明病毒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實驗室。然而,他們都未能提供任何證據,美國情報機構和國際知名科學家也不認可他們的觀點。

北京對美方的指責憤怒不已,認為華盛頓在試圖抹黑中國,並表示正是因為特朗普政府早期應對疫情上的失誤和反應遲緩,才導致美國120多萬人被感染及7萬多人死亡,成為全球重災區。世界範圍內,病亡人數已超過25萬,確診病例已超360萬。

在這場推責遊戲中,中國明顯處於劣勢,尤其是中國宣傳機器可信度低,海外傳播效果也不佳。在全球火力瞄準中國之時,可以說中國面臨著1989天安門事件以來最惡劣的國際環境。

但中國可能會扭轉對美不利局勢。其途徑就是倡導展開一場以科學為依據的調查。中國應有勇氣和自信,呼籲開展獨立、科學的國際調查,對疫情爆發及傳播途徑展開調查。調查最好由聯合國或世界衛生組織牽頭進行。進行這樣的調查,也有助於粉碎此起彼伏的各種陰謀論。

對於美國及其盟友澳大利亞提出的國際調查,中國有理由予以堅決反對。中國理直氣壯地表示,美澳提出的調查是出於政治目的,其本意是針對並污名化中國,因此必將成為有罪推定之下的隨意調查。

然而,這不應妨礙中國呼籲國際社會在無偏見和無先決條件的前提下,進行一次科學的評估調查。事實上,這樣做有助於提升中國作為負責任大國的國際地位,也有助於突破華盛頓設置的對華包圍圈,消除與國際社會的隔閡和誤解,贏得更多朋友。美國針對中國的行動,其實是為了轉移視線,從而推卸自己疫情防控失誤的責任。

中國從未排除開展以科學為依據的調查行動。中國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在接受美國全國廣播公司採訪時表示,中國對進行國際調查持開放態度。「我們支持科學家之間開展科研交流,包括總結經驗教訓。我們反對的是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把中國放在被告席上。」

中國官媒認為,美國為主角的國家要求展開國際調查,只是西方一小撮政客試圖抹黑中國的伎倆而已。但現實情況是,由於疫情對經濟和生活的毀滅性打擊和影響,再加上網上盛傳的各種錯誤信息,對中國的不滿和抱怨確實普遍存在。歐盟支持展開國際調查,印度和非洲也有類似的呼聲。

在日益政治化和被意識形態所左右的今天,我們最好依賴不持政治立場的科學家和醫學專業人士,來弄清疫情流行的前因後果,並研發出有效疫苗。

鍾南山是中國頂級呼吸疾病專家。中國政府之所以能公開病毒爆發信息以及採取有力的防控措施,他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他一直認為,中國是首個報告新冠疫情的國家,但這並不意味着新冠病毒就源於中國。

5月4日,美國疫情應對小組主要成員福奇博士在接受《國家地理》採訪時,給出了與特朗普和蓬佩奧截然不同的觀點,並表示冠狀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的陰謀論不能成立。「有力證據表明,新冠病毒並非中國實驗室人為製造出來的。」福奇還表示,他也不相信另一說法,即有人在野外發現了這個病毒並把它帶回實驗室,然後病毒又從實驗室意外泄漏並傳染給了大眾。福奇強調說,世衛組織專家在內的眾多科學家一致的看法是,病毒源於大自然,在自然中進化,然後通過動物傳染給了人類。

關於病毒來源及傳播途徑,目前仍有很多重要問題待解。

例如,巴黎巴斯德研究所科學家的一項研究表明,法國首例確診病例並非由中國或意大利輸入,而是由本地一種未知來源的病毒毒株引起的。

早在3月份,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主任雷德菲爾德在眾議院監督委員會聽證會上表示,一些原來被認定死於流感的病人,事後發現是死於新冠肺炎。事實上,在流感爆發之初,一些流感病人可能就是感染了新冠肺炎。同樣在3月份,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院長柯林斯博士曾引用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科學家的聯合研究,表示冠狀病毒在致人發病之前,就已具備了從動物傳播給人類的能力。這項研究表明,這種病毒可能已在人類中傳播了數年甚至數十年。

所有這些都說明,當下最重要的是舉全球科研力量,展開一場全面、公正的以科學為依據的調查。世界各國,尤其是中美兩國,可以在公開透明的條件下進行合作。這樣,調查將有助於正本清源,揭開和回應圍繞病毒起源及全球傳播途徑的所有疑問、流言和陰謀論。

比如說,如果調查人員能進入武漢病毒研究所,就美國指控病毒源於該所的問題展開調查,同理,他們也應有權進入馬里蘭州德特里克堡美軍細菌實驗室,對指控該設施可能是病毒源頭的說法進行調查。

根據《經濟學人》報道,美國有十多所所謂超級安全生物試驗室,進行各種致命性疾病的研究,而中國只有兩所,包括武漢病毒研究所。如何確保這些所謂超級安全生物試驗室的安全和監管,也應是國際調查團隊專註的焦點問題。

當然,調查組也應就中國在疫情之初的應對失誤展開全面徹底調查,包括試圖隱瞞疫情及讓給出早期警告的醫護人員封口等。當然,完全承認失誤會讓中國領導人難堪,但這麼做也有好處,能增強人們對政府的信心。

同樣,調查人員也應對華盛頓初期應對失當及後來應對遲緩展開調查。時間軸顯示,1月23日中國政府決定對擁有近千萬人口的大都市武漢實施封城以來,媒體鋪天蓋地的報道,已把這場疫情危機完全展示給了全球公眾。

據美國全國廣播公司報道,美國情報機構早在去年11月就覺察到武漢出現公眾健康危機的跡象,並從1月初開始為特朗普提供情報簡報。差不多也就是那個時候,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開始召開有關新冠病毒的會議。

特朗普5月3日表示,他是在1月23日才首次聽取情報簡報。即便我們相信他的話,也有一個大問題無法解釋:為何他選擇無視對疫情嚴重性的警告,在白白浪費七個多星期時間之後,才於3月16日採取決定性行動。這是《紐約時報》通過調查發現的情況,當然,特朗普和往常一樣,對報道怒不可遏,稱之為「假新聞」。

如果特朗普政府向北京施壓,要求對失誤承擔責任,那麼北京也完全有理由要求對華盛頓的失誤進行清算。其實,中美之間應該停止這種危險的相互指責遊戲,最好還是讓科學家進行調查,給出一個科學的答案。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再過幾個星期,拜登將走馬上任。在中國遭遇幾十年來最糟糕的外部環境之時,中國當然可以採取更多行動,以緩和與華盛頓及其他西方主要貿易夥伴的緊張關係。

    王向偉  2020-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