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德武:拜登會放下特朗普拉起的中美關係吊橋嗎

2020-05-14
周德武
大公報副總編輯
 
AAA

32323.jpg

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大流行改變了世界,也改變了中美關係。正如歷史上一次次大的疫情改寫歷史一樣,這次疫情把世界秩序重構中的兩大變量同時擺上了檯面。中美之間從競爭迅速跳至對抗狀態,其激烈程度堪比冷戰時代的美蘇,用「21世紀的新冷戰」來定義中美關係有了更多理由。

全球疫情仍在蔓延,中國除了忙於同疫情的反覆作堅決鬥爭之外,還在承受着來自美國的政治病毒攻擊。毫不誇張地說,這種攻擊不會隨着新冠疫情的結束而停止,相反還會變本加厲,對中美關係構成新的內傷。

自本世紀以來,每次國際重大突發事件都成為中美關係的粘合劑,但這次新冠肺炎大流行卻成了兩國關係惡化的催化劑。中美關係呈螺旋式下滑,讓每一位關心兩國關係發展的人都憂心忡忡。一位資深的中美關係問題專家最近向我提出兩個問題:一是能否在美中雙邊關係中設置一條紅線?二是能否阻止中美雙邊關係繼續惡化?我的回答是:中美關係止損在新冠疫情下已成奢望,自由落體不可避免,美國的政治周期決定了這個階段兩國關係的修復沒有起碼的政治意願和民意基礎。

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最近呼籲「不能任由少數人把中美關係拖入衝突與對抗的境地」,他引用恩格斯的一句名言「沒有哪一次巨大的歷史災難不是以歷史的進步為補償的」,提醒人們對兩國關係向前看,不必過於悲觀。毫無疑問,歷史的進步理應包括世界處於正確的軌道之中,而不是停留在歷史的岔道上。但歷史的發展從來不是一條直線,相反卻充滿了曲折,弄不好會影響整整一代人。

特朗普的上台無疑具有標誌性意義,美國從擴張走向戰略收縮也是不得已的選擇,更是美國深層次矛盾激化的結果。以911事件為標誌,美國無可奈何地從巔峰走向衰落。如果說恐怖分子摧毀了世貿中心雙子塔是打掉金融帝國「兩顆門牙」的話,那麼2008年的次貸危機則是美國患了金融血液病,而新冠肺炎大流行則是美國大腦出了嚴重問題。作為美國的總指揮,特朗普的腦迴路變成了全世界的笑話,眼睜睜地看着美國一步步落入新冠病毒之手。美著名經濟學家克魯格曼質問:美國為什麼對這場新冠危機應對如此之差?他給出的答案是「特朗普的昏庸顯然是一個重要的因素」。

新冠肺炎大流行加速了美國衰落,只不過這個過程要比我們想像得漫長。大英帝國處於世界之巔僅四十餘年,而其衰落過程卻要持續上百年,更何況美國統治世界的時間比英國長得多。特朗普治下的美國不僅走向衰落,簡直就是墮落,連基本的道德底線一再穿破,把美國上百年苦心打造的「軟實力」消耗殆盡,現在只剩下「硬實力」讓世界奈何不得。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先生最近提出「要加緊製造1000個核彈頭,以遏制美國的戰爭衝動」,可見其對中美關係的悲觀程度。

上個世紀五十年代,中國老一代革命家本着「要有一條打狗棍」的指導思想上馬了兩彈項目,讓中國成為了核國家。核武器對人類的毀滅性在日本的領土上得到了見證,但核武器對核大國之間的戰爭制約性也是顯而易見的。核武器毀滅地球一次與毀滅幾十次,其效果差不了多少,「相互確保摧毀」「核恐怖平衡」的理論應運而生。筆者以為,美國對華遏制的工具箱裡還有不少硬傢伙,包括金融等手段,戰爭還不是美國當下的優先選項。中美之間的較量是全方位的,眼下最重要的是減少戰略犯錯。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應對方面,特朗普顯然犯下了戰略性錯誤,讓世界頭號大國付出了感染者超過140萬、死亡者沖向9萬、失業者超過3000萬的高昂代價,且這個數字還在攀升中。

對於特朗普來說,經濟牌已乏善可陳,甚至是慘不忍暏,在大災難背景下的美國「聚旗效應」(70年代提出這個理論)在特朗普身上也只維持了一個月,如今在民調中明顯落後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反華牌成了特朗普唯一的救命稻草,如今他正按照共和黨競選團隊寫好的劇本,把所有抗疫不力的責任甩鍋於中國。

且不論美國大選會否如期舉行,但眼下兩黨的競選策略都是猛打中國牌,候選人爭相比誰對華政策更強硬。拜登外交政策顧問蘇利文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指責特朗普對華「嘴硬行動軟」,如果民主黨上台,將擬定全新的對華政策路線圖,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盟友力量,組成遏華統一戰線,迫使中國在人權、貿易等問題上向美低頭。

攻擊中國能獲得無風險收益,也是吸引選民的重頭戲。美國前駐華大使鮑卡斯前幾日不無憂慮地指出,「如今在美國,如果有人說了關於中國的幾句公道話,就會感到害怕甚至擔心被砍頭,這與上世紀30年代德國情況十分相似,我並不是說美國已經走到這一步了,但是確實朝着這個方向走,很多有責任感的人都知道,這種對中國的抨擊是不負責任的,如果再這樣繼續下去,我們將為此付出更多的代價。」《紐約時報》5月10號發表專欄文章也指出,「美國視中國為敵,並不能使美國人免遭疫情的侵襲,但這樣做確實有可能使美國捲入與世界第二大國的冷戰之中,與911之後的做法相比,美國正接近犯下一個更具破壞性、更不合理的錯誤」。

特朗普為拜登設下了一個陷阱,誘使他要麼為中國辯護,要麼比特朗普更嚴厲地批判中國,無論哪種方式都會中了特朗普的圈套。問題是拜登意識到了這一點嗎?如果是,他還有可能放下特朗普拉起的中美關係吊橋,否則中國未來四年面臨的形勢同樣嚴峻,即無論誰上台,中國都需要樹立底線思維,作最壞的打算。

從美國只給中國駐美記者90天的工作簽證中,從特朗普政府下令美國聯邦僱員退休基金不得投資中國股市的禁令中,從美國14個州檢察長聯名要求聯邦政府向中國追責的呼聲中,從參議員格雷厄姆等人提出《2019新冠病毒問責法》(該議案賦予總統制裁中國的權力,如凍結中國在美資產、禁止中國企業赴美上市等)的內容中,我們絲毫看不到中美關係的曙光,相反從兩黨的競選綱領中,我們更多感受到的是來者不善的殺氣。疫情的風險沒有消除,比疫情更危險的是中美戰略對抗的風險,請大家系好安全帶吧!

 

文章原刊於微信公眾號《公評世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從貿易戰到肺炎疫情,中美關係達到近年來前所未有的冰點,受此影響,包括英國在內的西方國家正轉變對華態度,所有夾在其中的中國企業,恐怕首當其衝受到影響,短時間內都無法安穩。

    2020-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