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國匡:為什麼「延期年金」也不能全民強制

2020-05-18
劉國匡
國際政治經濟學研究員
 
AAA

GOLD1.jpg

繼「自願醫保」後,政府面對人口老化推出的另一大政策,就是同樣在往年 4 月 1 日實施的「可扣稅延期年金」QDAP 計劃。 保監局於上月向媒體表示,「扣稅年金」(QDAP)與強積金可扣稅自願供款(TVC)自推出至今年 3 月底,市場共售出超過 13 萬張保單,總保費 94 億元。單計 3 月份疫情最嚴重時刻,全港每日平均仍售出超過 700 張新保單,可見政府計劃之成功,市場反應之熱烈。

政府出面支持保險公司賣年金,背後邏輯亦不難理解,就是:希望在不為公共財政帶來結構性負擔的大前提下,市民可以利用市面上的金融工具,像舊制公務員一樣「自製長俸」。政府以額外的免稅額為市場提供誘因,若再加上用信用卡交保費可獲得的飛行里數等優惠,回贈頗豐厚。

「延期年金」的起緣 2014 年周永新「全民老年金」方案 

說到「退稅年金」的起緣,要說回 2013 年政府委託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周永新教授研究的「退休保障方案」。當時筆者 23 歲,剛畢業開始工作,有些諮詢活動也曾獲邀出席。當年政府「帶頭盔」說周教授報告的後部分,即是「全民老年金」方案純屬學者個人意見,並不是政府委託的研究範圍。

歸根究底,老人家面對的主要問題,其實不是健康就是錢,而「不健康」就即是要使用醫療服務,亦也即是要錢。就算極端如兩年前的「詹心桀太古城槍擊案」表面上是老人家和後生仔女的家庭衝突,導火線卻也是賣樓,所以其實也是錢。

「全民老年金」有盲點 「延期年金」較易獲年青世代支持

當年筆者已明確指出該計劃的核心問題,就是: 周永新方案要求全民「共享」供款(僱主 / 僱員繳款),然後大約 2041 年左右就會派清光,需要再融資。即是當我 25 歲開始供,然後等到 2041 年,我 50 幾歲開始準備退休時,就剛好派清光。有份供無份攞,有辱無榮?那我們一代 90 後,怎可能支持他的方案?

到頭來,就只有年近 60,預期剩餘壽命只有 30 年左右的一類嬰兒潮 (baby boomers) 人士會贊成,因為周永新方案能解決他們一代人,但亦只有他們一代人的退休問題。可是,其實他們已經是香港「收成期」最富裕的一個年齡層了。若果還想要較年輕,畢業薪酬節節下跌的年青世代協助埋單,人情上很難說得過去,甚至會無端激化世代矛盾。

我每次講完這番話,也是全場鴉雀無聲,然後該計劃也再沒有然後了。或者是當年政府有聽這個不羈的意見吧,現在的「可扣稅延期年金」就變成了所有人自己供自己,自由參與。政府只集中做公關工作,「建議」「鼓勵」大家參與,而且也不只是寫文章拉橫額空口講白話,而是真金白銀地提供退稅優惠,獎勵支持政府計劃的供款人。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金管局公布,香港按揭證券公司旗下香港年金公司宣布,獲保監局批准,透過保險科技沙盒試行全新視像投保服務。由即日起,客戶除親臨香港年金公司外,亦可透過視像會議以遙距

    2020-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