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詠紅:掉色的是美國還是民主?

2020-06-08
韓詠紅
聯合早報副總編輯
 
AAA

5433.jpg

先是冠病疫情失控導致死亡人數全球第一,接着是半個世紀以來持續時間最長的大規模示威與街頭暴力,美國的2020年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不僅在全球最需要時發揮不了頭號強國的領導作用,國內的種族問題又在此時大爆發,形象大大減色。

這期間,任性的總統特朗普繼續其失范表現,包括建議民眾在體內注射消毒劑來對抗冠病、宣布退出世界衛生組織、威脅開槍射暴動中的搶掠者,最近又和反對動用軍隊鎮暴的前國防部長公開對懟……出格言行讓人嘆為觀止。

美國出盡洋相,讓自由派知識分子很無語,讓另一些不滿美國的中國民眾看了很解氣,網上出現不少幸災樂禍的嘲笑,包括譏諷美國政客可以在自家門口欣賞到「美麗的風景線」——暗批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曾讚美去年的香港騷亂是「美麗的風景線」。

眼前的這幅現實確實不無諷刺意味,一是去年的香港騷亂也在號稱自由民主的美國上演,其次是騷亂中美國也出現和香港去年一樣的「警暴」,甚至媒體記者被美國警察以橡皮子彈和胡椒噴霧對付;而領導人威脅開槍、出動軍隊的正當性,也讓人憶起國際社會對中國的指責。

其實美國的種族問題由來已久,即使在奧巴馬任職美國史上第一位黑人總統時,美國也曾兩次發生因黑人在警方執法或被警察扣押期間死亡而引發的大規模示威。非洲裔美國人在收入、受教育程度、健康狀況等方面長期顯着落後於非拉美裔美國白人,反之在犯罪率、被判入獄和被警察致死的概率方面明顯高於後者。

冠病加劇了種族不平等,這次疫情中,非洲裔美國人染病、死亡與失業比率明顯高於美國人口中的黑人比率。一種悲觀絕望的情緒,成為助推這次美國大示威的柴火,嚴格來說,這是美國內部的矛盾。

但是美國的刺眼問題又不只是美國自家的事,其全球效應不容忽視。首先,世界頭號大國自顧不暇,即減少了對國際領導力與公共服務產品的提供,這從特朗普政府接二連三從國際事務與國際組織中「退群」已可見。如今出現的新危機,是美國最為張揚的核心價值——民主,在世界範圍內面對質疑,甚至幻想的破滅。

一個越來越常見的質疑是:一個好制度怎麼會選這樣一個領導人?這類質疑出自其他各國,更來自美國的知識精英,他們憤恨特朗普糟蹋了美國的國際軟實力資本、不懂國際貿易,未能體現美國應有的民主精神,甚至缺少對科學的基本尊重。

這些反思和爭議有助於各方清醒面對民主體制的特點與局限。許多人確實把美國美化了,美式民主制度也絕非解決一切社會與政治問題的靈丹妙藥。民主制度需要很具體的條件悉心維護,包括強大的社會中層、精英的責任感、理性主義、法治,以及尤為重要的妥協精神。倘若這些「要件」不存在或衰弱,兩黨制或多黨制民主就可能陷入政黨惡鬥與議會空轉。事實上,美國政治失效的質疑也持續多年了,奧巴馬當年正是憑藉「變革」的口號上台,然而他治下的美國仍找不到「變革」的藥方,最後找到了特朗普。

不過,美式民主雖不適用於一切國家,但民主作為一種價值若被廣泛否定或污名化,對世界而言也絕非好事。民主及其相關的理念,包括公民權利、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思想與言論的自由、法治,都是人類文明發展中極為重要的進步。放眼望去,當今世上還沒有另外一套理念更成系統且具有凝聚人心的說服力,而如果摒棄了對價值的堅持,國際社會或者一國社會內部徒剩利益、硬實力原則,強權就是真理,也是一種悲哀。

面對美國浮現的種種問題,其精英充滿焦慮,近期,許多學術論壇熱烈討論美中關係、怎麼修復美國民主等等。其中有觀察人士預見,按照歷史規律,美國正處于震撼中,要到明後年才能重振旗鼓。這些討論的一個突出特點在於,儘管對特朗普諸多不滿,這些精英對美國制度依然充滿強烈自信,深信民主的生命力和危機感終將讓美國走出當前治理不良的現狀。在信仰與信心的這點上,和其競爭對手相比,美國顯然更勝一籌。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中國國民黨「立委」蔣萬安向中評社表示,特朗普染疫讓美國大選進入很難預測的階段,且的確有可能讓兩岸關係緊張升級,包括可能特朗普為了自身選舉會做一些操作,或是加強對中國的對抗,來擴充既有支持者。

    2020-1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