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身份政治」:美國社會的麻醉劑

2020-06-12
路易
傳媒人
 
AAA

pro1.jpg

美國黑人弗洛伊德之死引發的大規模抗議活動已持續兩周,示威浪潮已擴散至全美,甚至在歐洲、東亞、澳新全面開花。

如今抗議進入穩定期,開始出現各種「行為藝術」。跳街舞,8分46秒的下跪,模仿屍體的「靜卧」,再到將首都華盛頓命名「黑人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大街,讓人越來越摸不着頭腦。

d1.jpg

另一些人把怒火發泄到歷史人物上。短短幾日,英美一些與蓄奴時期有關的歷史人物的雕像被破壞。羅伯特李將軍這樣的「眾矢之的」自不必說,連丘吉爾、聖雄甘地都因為曾經發表過有種族主義傾向的言論而被批鬥。

政治正確也被提升到了新的高度,筆者截稿前,經典美劇《Friends》的一位聯合製作人為劇中未體現「種族多樣性」而道歉;反應南北戰爭的巨作《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也已因內容涉嫌種族歧視而被美國付費電視台HBO下架。

d22.png

這些事看起來在道德上雖是正確的,但人們不禁要問,這樣抗議和「補償」的意義是什麼?是帶來改變,還是自我麻醉?

失焦的運動

花樣頻出的示威行動容易吸引社會關注,但抗議者沒有想過,當民氣散去,塵埃落定之時,歷史會記住什麼?幾個舞蹈,集體下跪的畫面,還是一條街道?

從前不少歷史人物沒有種族平等意識,很多言行都會被當代社會唾棄。但他們畢竟有時代局限性,穿越回去罵人沒有任何意義。特朗普此次應對抗議浪潮可謂千錯萬錯,但有一句說的很好:如果這樣無休止的「人人過關」繼續下去,那華盛頓、傑斐遜這些美國立國先賢們都應該通通被打成反派,因為他們曾是奴隸主。

從前很多文藝作品不符合今天的價值觀,但一個作品有一個時代的烙印不是很正常嗎?如果這樣刻舟求劍,那就沒有歷史作品可以看了。我甚至可以說《水滸傳》應該封禁,因為他宣揚暴力,男女不平等且不保護野生動物?

沒有目標,沒有組織,沒有思想,沒有方案。此次黑人平權運動很大可能流於形式,甚至淪為一場荒誕劇。

「身份政治」的陷阱

真的是「這屆人民質量差」嗎?究其原因,筆者認為美國民眾明顯落入了「身份政治」(Identity Politics)的陷阱。

所謂「身份政治」就是一群同樣身份的人爭取屬於自己群體的利益,是美國政治圈,精英圈這幾十年面對少數群體不斷的權利訴求而塑造的概念。在美國,種族問題就是最大的「身份政治」,性別、性取向次之。「每個群體都有訴求,那就一個個的解決吧」。

聽來好像無可厚非,我們是同類人,當然要為自己的群體爭取利益。但這種意識實際上毀滅性極強。

設想一下,當每個群體都為自己爭取權利時,矛頭自然就要對準其他強勢群體。在這個身份下,我是弱勢,自然會認為強勢群體有原罪,應該滿足自己的訴求。這讓原本在社會中有很多共同利益的人們因所謂的身份不同而產生對抗。

由於身份無法轉化,這種對抗一定是持續性的,不會因為群體成員社會境遇的改變而改變。長此以往,所有人的眼光都會放在自己的利益上,而不顧其他群體的利益,社會就會在一種「人民鬥人民」的狀態下打轉,越來越撕裂。往往抗爭群體的境遇沒有實質改變,而那些沒有特殊「身份」的人又會越來越不滿。2016年特朗普正是利用底層白人的這種積怨當選。

然而,很多權利問題,本質上不是群體間的矛盾,而是社會制度不公造成的。以黑人為例,最根本的問題是結構性的貧富分化。而這種貧富分化已經成為惡性循環。貧困的黑人社區公共資源的投放嚴重不足,年輕人受不到良好的教育,沒有就業機會,沒有足夠的社會保障,長大後很難過上有尊嚴的生活,也就更可能走上犯罪,毒品,濫交的道路。於是社區越來越差,人才流失,財政虧空,就更沒有錢投入公共資源。

在這種背景下,社會真正的問題不是部分白人的歧視,而是黑人沒有機會翻身。

本次疫情就是例證。官方統計顯示,全美新冠肺炎致死病例中非裔佔23%,明顯高於其人口佔比的13%。一些地方的問題更加刺眼。據芝加哥市政府統計,非裔不到全市人口三分之一,但卻佔據了該市超過一半的新冠確診病例以及72%的死亡病例。

d33.png

病毒最一視同仁,但結果卻觸目驚心。原因正是收入不均導致獲得醫療服務的機會不平等;教育缺失使得對疫情認識錯誤;生活條件欠佳導致健康狀況差、衛生條件差等等。

社會可以有貧富差距,但教育,醫療,衛生,治安,就業,養老,住房等基礎民生要事不能完全由貧富決定,否則將造成世代貧窮。窮人絕望,社會必然動蕩。然而這正是黑人乃至整個美國底層人民正在面對的事情。

如果說上世紀60年代的民權運動帶來了黑人人格的平等,那麼這場60年後的運動應當推動社會制度的變革,追求實質的平等。例如更公平的公共財政政策,更積極的社會資源分配,更好的教育質量,醫療,養老保障等等,讓底層民眾獲得尊嚴和發展機會。

然而對精英和政客來講,這可是他們安身立命的制度,更是保證後代永續優勢的制度,他們要的就是階級固化。觸及利益猶如觸及靈魂,這些人可不願解決這些實質問題。但民意洶湧,總要做些事情,於是他們苦心經營了這套「身份政治」,讓人民把精力放在無休止的政治正確上,坐山觀虎鬥,平日搞一搞政治正確,關鍵時刻出來「跪一跪」,叫幾句口號,收割一批選票,然後把問題繼續拖下去,僅此而已。

d2.png

筆者希望美國民眾可以跳出這個陷阱,推動真正的變革,而非被「身份政治」麻醉,一場運動過後,一地雞毛。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中國國民黨「立委」蔣萬安向中評社表示,特朗普染疫讓美國大選進入很難預測的階段,且的確有可能讓兩岸關係緊張升級,包括可能特朗普為了自身選舉會做一些操作,或是加強對中國的對抗,來擴充既有支持者。

    2020-1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