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中:透過特朗普未知數看中美關係前景

2020-08-10
譚中
從印度退休的華人學者
 
AAA

7888.jpg

正像蘇東坡《題西林壁》「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所說,作為當事人的中美關係決策者(華盛頓如此,北京又何嘗不如此)不可避免自我與彼此間認識衝突,但大前提是:兩國早已經過「不打不相識」階段,今處於共識與對話交流大堂之內。

與基辛格齊名的資深政論家、卡特總統時期國家安全顧問布熱津斯基(Brzezinski)於2009年提出中美「二強聯合」(G2)觀念,雖然沒有進入兩國官方政策文獻,卻在中美關係中形成背景交響音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倡了多年的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就是按照其旋律譜出來的。

布熱津斯基2009年發表的《二強聯合可以改變世界》(The Group of Two that could change the world)文章,回憶1978年他到北京協商中美建交時,北京只有1200外國人,到2009年增加到15萬(僅美國大使館就有1100美國官員),認為中美建交對中國「改革開放」新局面作出了重大貢獻。八年奧巴馬政權按照布熱津斯基設計在美-歐-日七國集團(G7)以外特別建立美中對話機制。

從政治與國際關係角度來看,中美關係未來在特朗普時代是個未知數。美國新總統「變臉」是否等於美國「變天」,特朗普是否會把當代美國「國際憲兵」角色撤退到「門羅主義」時代,是否會從奧巴馬的「重返亞洲」戰略發展成不對亞洲染指,是否會「商人利益挂帥」等,現在都看不到答案。

可是從人文社會角度來看,未來特朗普政權已經有了四大已知數。

第一,特朗普是個沒有意識形態包裝的裸露野心家,圓了總統夢後必然想做個超凡歷史人物,會在「有所為」上狠下功夫。

第二,他超脫思想意識,必然會在各種政治經濟理論夾縫中鑽空子,旨在打破約束、不擇手段地創造不凡業績。

第三,他這次勝選,絕大多數人沒有料到,他自己也沒料到(大選前十多天內他反覆強調美國選舉是舞弊體制,如果沒選上,他不會接受選舉結果)。他所得選票,只佔總數47%(比希拉莉少200萬票),大選揭曉後群眾強烈抗議沒完。這樣的弱勢總統不得不舉措慎重,多方參謀再做重大決策(和小布殊上台的情況大大不同),鋌而走險可能性不大但卻不是沒有。

第四,天降大任於年逾古稀的老朽,日理全球萬機傷神(奧巴馬八年過後「朝如青絲暮成雪」),競選時特朗普已經過分依靠35歲的大女兒伊萬卡(Ivanka),今後四年的華盛頓衙內必然會有伊萬卡「垂簾聽政」。全世界政府、企業與統治精英都會瞄準這位白宮主人賢內助,北京想必不會落後。

2017年至2020年特朗普當政正值中國「不成功便成仁」圓第一個「百年夢」(2021年中共建黨百周年中國完成「和平崛起」、建立全面小康社會)的最關鍵四年。過去中國發展主要向發達國家市場輸出勞力密集型產品,現在經濟戰略轉向對發展中國家與新興市場輸出高端裝備產品以及服務,這樣一方面減少對美國市場依賴,另一方面與美國經濟互補性也減少。中國繼續在快速道上發展(年增長6%至7%)等於追尾美國大車,增加撞車危險。

中美陷入「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爭奪超級大國地位,而像古希臘斯巴達和雅典發生戰爭兩敗俱傷的恐懼,由於習近平兩次在美國(2013年6月在加利福尼亞州安納伯格莊園,2015年9月在西雅圖)釋出善意,以及奧巴馬一再強調中國穩定對全世界都有好處(中國出了差錯對世界不利)而消除。最怕是守成大國對新興大國存在 「潛在威脅」的恐懼,像當年大英帝國對德國崛起那樣,是造成第一次世界大戰的主要原因。

雖然近年來北京連續舉行「讀懂中國」的國際論壇,許多中國言論使國外觀察家感到中國忙於在華盛頓太陽系外建造北京太陽系,共和黨人與美國進攻型現實主義者(他們會緊靠特朗普白宮)產生「一山不容二虎」思維。

11月22日汪洋在華盛頓美國中國總商會和全美州長協會為他舉辦的歡迎午宴上,重複了三年前在美國講過的中美像一對夫妻的話題,說出夫妻越是熱愛與相互關懷,就越容易吵架,似乎北京已經做好思想準備,迎接未來特朗普政權在金融與貿易問題上興師問罪,準備以祥和來化解對抗。

再回到前面「二強聯合」的話題,在特朗普時代是否會變成「二虎」,或者按照汪洋的夫妻比喻引申出唐高宗和武則天皇后「二聖」平起平坐、聯袂治國的形勢呢?未來中美這「二虎」與「二聖」機緣是魚與熊掌不可得兼。

汪洋在午宴上說,未來五年,中國將進口8萬億美元商品,將利用5000億美元外資,對外投資7200億美元,6億人次出境旅遊,這些話是專門瞄準未來美國商人總統耳朵的。可是應該看到未來形勢的複雜性:白宮主人「變臉」不等於美國一超獨秀霸權主義自動退避。

是否有可能中國挺特朗普為「中興」總統,使美國藉助中國發展而更「超」、更強呢?美國輿論現在看到的是中國「獨贏」的願望強烈,本位主義習慣難改。中國喊出的「走出去」,應該是「走進去」,那樣才能「你中有我」,中國應該全面開放,那樣才能「我中有你」。換言之,中美關係的未來發展取決於14億人的文明大國。

未來四年中美關係的好壞,是對中國領導人的智慧與能幹的考核,北京應起道義領導作用,使得兩國政治上有生氣,經濟上開暖氣,外交上講和氣,法律上持正氣,交往上倡人氣,措施上接地氣,那樣的話,形勢再複雜多變也不會使背景交響音樂中的「二強聯合」旋律消失。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媒體也留意到在這次二十大中,再沒有提及「戰略機遇期」這些用語,習近平也強調須「居安思危、未雨綢繆,準備經受風高浪急甚至驚濤駭浪的重大考驗」,人們把這些信號視作中美準備開戰,其實也毫不誇張。因此無論是對內或對外,中國大體上命運已定,香港這邊自然也沒有例外,半點不由人,往下就等各方如何演繹。

    袁彌昌  2022-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