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德武:拜登的女搭檔定了,這是一步險棋!

2020-08-12
周德武
大公報副總編輯
 
AAA

65555.jpg

拜登twitter圖片

離美國總統大選投票日只有82天,民主黨候選人拜登終於拋出了一枚「炸彈」,讓相對平靜的民主黨競選舞台多了些色彩和衝擊力。

當地時間8月11日,拜登在千挑萬選、猶猶豫豫中,選擇了來自加州的參議員卡瑪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中文譯名 :賀錦麗,美國親台的華人團體負責人給她取的名字,以吸引華裔選民)作為自己的副總統候選人,希望為民主黨重返白宮提供助力。

誰擔任拜登競選拍檔一直是近來媒體爭相猜測的焦點。提名哈里斯無疑創造了美國歷史, 1984年第一位女性費拉羅(Geraldine Anne Ferraro)眾議員與蒙代爾組成搭檔挑戰里根與老布殊;2008年,來自阿拉斯加的女州長佩林(Sarah Palin)被麥凱恩挑為搭擋,但都沒有沖頂成功。如果哈里斯如願以償,她將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一位職位最高的女性,同時也是第一位有色人種佔據美國政治舞台的核心位置。

拜登這次「選秀」飽受各界批評,名單遲遲不公布,引發了拜登決策猶豫不決、難以勝任總統大位的疑慮。為保險起見,拜登的競選團隊不得不格外小心,防止副總統過分複雜的背景會吸引太多的注意力,而沖淡了對拜登的關注度。其把握的原則是:不應讓外界感到太意外;能與拜登形成優勢互補;三是能夠成為架起多元社會聯繫的橋樑。

拜登在當日的社交媒體上發文稱,「很榮幸宣布哈里斯將成為我的競選搭檔。她是無畏的鬥士,是這個國家最優秀的公職人員之一。我們一起將戰勝特朗普。」

哈里斯隨後發文回應稱,「很榮幸成為拜登的競選搭檔,他會是一位「將美國人民團結起來的總統」。前總統奧巴馬稱,哈里斯「完全可以勝任這份工作」;前總統克林頓表示,拜登和哈里斯會組成「強大的團隊」;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發文稱,拜登選擇哈里斯,是一個歷史的里程碑。

哈里斯於1964年出生於加州,其父親是牙買加裔,仍然健在,擔任斯坦福大學經濟學教授,母親是印度裔,泰米爾人,其家族背景在印度當地也是名門望族。她的母親於2009去世。哈里斯稱,她以前幾乎每年都回印度感受那裡的文化。

哈里斯於2017年起擔任聯邦參議員,致力於推進種族平等、女性平權等議題。哈里斯曾參加2020年總統大選,一度被認為是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熱門人選,後因資金籌措遇到了困難而不得不於2019年12月退出大選。

拜登於2020年3月表示,一定會選擇一位女性搭檔,以打破美國長期以來的「玻璃天花板」。哈里斯、沃倫、眾議員達明斯、亞特蘭大市長巴頓斯、前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蘇珊.賴斯、密歇根州州長惠特默等都曾在名單之內。

據美國主流媒體分析,哈里斯的非裔背景、政治資歷是拜登選擇其擔任副總統候選人的重要原因。自今年5月非裔美國人弗洛伊德遭警察暴力執法而死、全美掀起「黑人命貴運動」(BLM)以來,種族問題成為美國民眾最關心議題之一。選擇一位非裔(兼亞裔)競選搭檔將幫助拜登獲得更多非裔選民的支持。哈里斯作為前加州司法部長(或譯總檢察長)、聯邦參議員的政治資歷,使其具備了治國理政的能力。畢竟加州是美國最大的州,在其擔任加州司法部長期間,注重司法改革,主張對初犯予以寬大處理。當然也有許多人認為,「這項改革不夠徹底」。

當地時間8月12日拜登將與哈里斯在特拉華州聯合發表講話,兩人將在下周舉行的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上正式接受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和副總統候選人提名。奧巴馬、克林頓、佩洛西以及參議員桑德斯、沃倫等都將出席並發言,以顯示民主黨的空前團結。而此前,桑德斯、沃倫一直倡導激進的左翼政策,吸引了相當一部分年輕選民的支持。如何爭取這部分選民團結到拜登的麾下成為至關重要的問題。而桑德斯和沃倫的出席無疑會起到提振士氣的作用。

反移民、岐視女性、白人至上一直是特朗普骨子裡與生俱來的東西,而哈里斯恰恰兼具上述身份於一體,明顯戳到了特朗普的軟肋。特朗普的競選團隊有點慌亂,開始尋找哈里斯的弱點。特朗普已經把哈里斯形容為「惡毒的女人」,過分強勢,冷酷無情。拜登曾在7月底「不經意」間,把對哈利斯的評價透過美聯社的相機泄露出來,以測試社會的接受程度。

此後,民主黨內的確出現了一些反對聲音,認為她「過於野心勃勃,可能會在上任的第一天開始就準備下一屆的總統競選」,不會全力輔佐拜登,為人不夠忠誠,有投機主義傾向。特別是她在初選階段對拜登的攻擊毫無悔意。不過,拜登對她的評價是,「才華橫溢,經驗豐富,不記仇,令人尊重」。拜登多次表示,「哈里斯有能力成為任何角色」。她和已故的拜登兒子博·拜登都曾擔任州檢察官,雙方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拜登前不久公布的80頁競選政綱,對特朗普的政策進行了全面否定。文件稱,特朗普一直在說「美國優先」,但是這種「美國優先」卻讓美國被孤立,美國的聲譽和影響力被徹底破壞,我們的國家更不安全,我們的經濟更加脆弱,我們的價值觀岌岌可危,「特朗普徹底掏空美國的外交資源」。在經濟方面,特朗普與對手展開沒有硝煙的戰爭,卻懲罰了美國的工人,疏遠了美國盟友,將俄羅斯視為夥伴而不是敵手;在伊朗問題上,將美國推向戰爭,有必要恢復奧巴馬時代的伊核協議。在內政方面,拜登很明顯吸收了桑德斯和沃倫的觀點,這也成為特朗普攻擊的主要目標。特朗普稱,拜登成為「激進左翼政策」的支持者,包括提高稅收、特赦非法移民以及削減警察經費。「支持禁槍就是反上帝、反聖經」,「支持加稅就是站在工人階級的對立面」。特朗普還暗示,桑德斯實際上是民主黨真正旗手,拜登被操縱,他別無選擇地把桑德斯的理念帶進白宮,將給美國帶來真正的災難。特朗普發言人蒂姆·默托(Tim Murtaugh)稱,「拜登是一個特洛伊木馬」,是一個「載着激進左翼瘋狂政策清單的空船」,「將把美國變成一個完全無法辨認的國家。」而副總統彭斯稱,「拜登--桑德斯議程將使美國走上社會主義和衰落的道路。」

共和黨競選團隊稱,他們的「首要任務就是不允許拜登繼續把自己定位為一個和藹、溫和的祖父」,「任何有助於系統性地攻擊、界定和推動他離開溫和形象的做法都是明智和有益的。」 而對哈里斯的攻擊也將集中於在加州當司法部長的經歷。為了取悅民主黨的反警察的勢力,哈里斯開始軟化對打擊犯罪的立場,其政治表現太過虛偽。現在還不知道這段經歷對拜登的競選會帶來多大的傷害。

2020年的大選,民主與共和兩黨勢均力敵,目前總體處於膠着狀態。表面上看,特朗普的支持率落後於拜登9個百分點,但是特朗普善於後發制人,接下來將會採取一系列手段,製造「十月驚奇」。納斯達克指數早已超過萬點,道指正重回歷史的高點;如果疫苗真如特朗普所願,在大選之前正式推出,都會對選民產生很大的影響,也將是特朗普大吹特吹的資本。福克斯電視台的評論認為,拜登選擇哈里斯走的是一步險棋,因為種族主義和性別岐視在美國根深蒂固。媒體宣傳是一回事,但在白人主導的世界裡,有些人的心思未必表露出來。從這個意義上說,拜登的真正考驗還在後頭。

 

文章原刊於微信公眾號《公評世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