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金鋒:未來管治人才哪裡找?

2020-08-18
郭金鋒
資深傳媒人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8-18 at 14.52.47.jpeg

看到香港政治及管治學院聯合創辦人朱兆麟的文章,頗有感慨。相對於新加坡政府和人民行動黨對管治人才的培訓、提拔和嚴謹的挑選制度而言,香港實在有不少改進的空間,所以特別認同兆麟的文章。不論是建制、中間還是泛民,都應該拿出誠意,積極培訓有心服務香港的管治和議政人才,為未來的立法會和區議會帶來一片新天。政府的公務員事務局也要加快步伐建校,讓資深公務員持續進修,與時並進。

首先,必須從根本做起,就是訂出精英制,以及讓真正有心參政的人發揮。不少區議員和立法會議員新當選,但對於政府提案、政策議題都還是不太熟悉,更甚可能對議會規則和程序都不了解,結果當新人當足四年,最後敵不過選舉的洗禮。選舉,可能因為政治理念和立場,讓一些人當選,但從政和進入議會,就要有一定的水平。不論準備好質詢政府官員,還是仔細檢視政策和提案,還要在議會提出有建制的建議,讓市民受惠。大家可以看看新加坡最近的選舉,人民行動黨和眾多反對黨的電視辯論,社交媒體上的比拼,市民都深深感受到水平之高。當地新當選的議員中,有些是律師、哈佛畢業生和多年在社區工作的主任,這些政治履歷是很堅固的。回看香港的情況,有些議員的雙語水平、文憑和議政能力都備受質疑,這些未來各政黨都要注意,也要虛心向其他地區學習。

第二、我也認同兆麟的說法,目前政治人才大多來自大專院校、政黨、智庫和公務員系統。未來不論政府和政黨,都應該多在私人公司,專業界別找出人才,加入執政和政治團隊。綜觀外國的政圈,不少政治人物都是中途出家,不論是軍人、律師、會計和工程師等,因為他們有完整的政治旋轉門。而且幕後有足夠的空間、資金和政府的支持,去建立起一個行政、立法的優秀機制。

第三、香港需要訂立政黨法和提升選舉經費上限。外國成熟的政治環境,很重要一環是有一套完整的政黨法,限制外地的資金,但同時需要政黨建立一套嚴謹和全面的政黨章法,以及推動健康的競爭環境。而未來多場選舉,如果慢慢提升選舉經費,有助有心從政的人可以積極參與其中。舉例說,不少功能組別的專業人士,其實掌握著行業和界別的權益,只要幾十萬的選舉上限,其實無疑大大限制了發揮。區議員和立法會候選人的經費可以與外國參選人看齊,這樣有助民眾和本地機構合法捐款。

最後,確實回到從政和管治的基本,就是持續學習、進修和培訓。香港政務官以往有一年完整到外地進修的機會,也可以獲派到私人機構學習和工作,了解私人市場的運作,如前往銀行、國際機構,甚至是聯合國等。政府有必要加大相關的培訓,資助各級公務員持續進修,不限於每年一次的國情班。

同時,政黨也要各自建立政治學院,或是參與院校的課程,如港大、中大、城大的政治課程,或是推動國際交流,讓政黨同仁前往新加坡國立大學的政治學系上課。我們知道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近年招收了不少內地和東南亞領袖和公務員前去學習,香港政府和政黨也不妨參考。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