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德武:民主黨代表大會第二天拜登玩了一個噱頭

2020-08-20
周德武
大公報副總編輯
 
AAA

545663.jpg

拜登twitter圖片

美國民主黨代表大會進入第二天,拜登被正式提名為該黨的總統候選人。早在今年4月,桑德斯已宣布退選,拜登成為事實上的候選人,今天的提名只是走個程序而已。

今天的會議略顯平淡,這或許就是拜登競選團隊所需要的效果。「婦女能頂半邊天」早已收錄於英語外來語詞彙之中。拜登深知女性選民對這次選舉的重要性,挑選女性搭檔哈里斯,就有這個因素的考量。以不尊重女性而聞名的特朗普在女性中的支持率不到40%。進一步擴大女性對拜登的支持,直接關係到大選的結果。

今天民主黨主打溫情牌,通過拜登妻子吉爾的現身說法,講述治國與治家的相互關係。既然拜登是拯救破碎家庭的高手,推而廣之,他有足夠的領導力,去重建被特朗普搞得支離破碎的國家。從她丈夫身上,看到了什麼叫做在逆境中成長,什麼叫修復力,什麼叫韌勁。他積極樂觀的思維,有一副可以擔責的寬肩膀,把國家交給拜登沒有錯。

選情落後的特朗普不放過爭取女性選民的一切機會,儘可能地挖拜登的牆腳。雖然這個星期是民主黨的主場,但特朗普希望自己的動靜蓋過拜登的聲音。他馬不停蹄地遊走於威斯康星、明尼蘇達及亞利桑那州,與民主黨展開對攻,以此分散選民對民主黨大會的關注。

8月18日這一天,特朗普精心謀划了一個神操作,成功地吸引了媒體的注意。他先是在星期一飛往亞利桑那的飛機上向隨行記者賣關子,稱星期二稱會特赦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物,引發記者們的無限遐想。原來他是拿去世114年的美國女權主義者蘇珊.安東尼做文章。100年前的今天,美國憲法第19修正案正式通過,授予女性投票權。安東尼在1872年11月的大選中投下了自己的一票,遭到逮捕,後被裁定罪成,罰款100美元。而安東尼到死也沒交過一分錢。在她死後的第14年,婦女投票權被寫進了憲法。特朗普聲稱對安東尼進行「特赦」,並抱怨這項正義來得太遲。不過,安東尼故居負責人和紐約州副州長霍科爾均發表談話,認為特朗普這樣做有違死者的意志,安東尼活着的時候一直為她因投票被罰一事感到自豪,更不認為這是一種犯罪行為,而特赦表明她是罪犯。所以他們要求特朗普撤銷這項特赦令。連效忠於特朗普的司法部也覺得這類特赦在技術上難以操作。

一些分析人士一針見血地指出,特朗普這樣做無非是藉此贏得女性的好感,希望更多女性投她一票。特朗普這步棋究竟效果如何也是見仁見智。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特朗普的心思的確超過一般人的想像。

最近特朗普的支持率止跌回升,多少增加了他連任的信心。他對記者表示,不僅要連任,而且爭取有第三任的機會。CNN聯合華爾街日報於8月17日所做的民調顯示,拜登以50%對46%領先特朗普四個百分點。而在10個關鍵戰場州,雙方的支持率更加接近。

今天的會議繼續有重量級人物登場。前總統克林頓的發言時間雖短,但對特朗普的批評令人印象深刻,例如,他稱特朗普是典型的BBB做派(BLAME,BULLY,BELITTLE,意譯為甩鍋、霸凌、貶損),以此與拜登的BBB(BUILD BACK BETTER)形成對照。克林頓還批評特朗普把白宮這個總指揮中心變成了「風暴中心」。在抗疫問題上,先是忽視,後又吹噓,當面對大量死亡時又讓大家接受現實、認命。為了孩子們更好的明天,克林頓呼籲不能再與特朗普「續簽合同」。

前國務卿克里、共和黨籍前參謀長會議主席鮑威爾等人,從不同側面展示 了拜登的領導力。面對分裂的美國,不能像特朗普那樣熱衷於建牆,而是要多建橋。拜登特別擅長人際溝通,是架起過去、現在以及通往未來的橋樑。管理國家與管理家族式企業完全不同,專斷獨行不行,責任心不強不行,而缺乏包容心更不行。

領導者的同理心同樣重要。鮑威爾作為曾經的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講述了拜登將兒子送上戰場的經歷,以此告訴人們,他懂得作為軍人家屬的感受,拜登展示了榜樣的力量,成為三軍總司令當之無愧。

今天大會的一個噱頭是邀請被特朗普稱為極左「四人幫」的AOC(科爾特斯的昵稱,1989年出生,眾議院最年輕議員,桑德斯的堅定支持者,被視為民主黨的未來之星)上台演講。她直言不諱地表達了對桑德斯的支持,也被共和黨人所嘲笑。但民主黨就是想通過AOC之口,告訴全美人民,民主黨的包容性、政治光譜的多元性,不僅是硅谷、華爾街精英的代表,更是廣大工人階級利益的忠實捍衛者。特別是底層群眾,當因付不起醫療費等死的時候,拜登更堅定了支持醫療改革的決心。

這次大會把拜登不僅塑造成一個領導者,更是一個普通民眾可以交往的對象。他來自於普通家庭,父親也失過業,「你們遇到困難可以隨便敲門,向他尋求幫助」。他的樸實、謙虛、隨和是美國人民需要的一種人格魅力,大有鄭板橋筆下的「衙齋卧聽蕭蕭竹,疑是民間疾苦聲」的畫風。民主黨競選團隊可謂用心良苦。

從這兩天的情況看,民主黨內的團結超出預期,打敗特朗普成為眼前最緊迫的任務。據報道,桑德斯的87%支持者、沃倫的96%支持者表示將投拜登一票,這與2016年的情形有了很大不同。這是民主黨的新氣象,也是觀察今年大選需要高度重視的一種現象。

打爛一個舊秩序易如反掌,短短三年多,世界已被特朗普搞得面目全非。而建設一個新世界、新秩序則需要漫長的時間。越來越多的民主黨人,無論是激進派還是溫和派,都強烈地認識到,放下分歧,等1月20日以後再來討論如何改革本黨的問題,而眼下把特朗普趕出白宮比什麼都重要。正像紐約時報的評論文章所言,如果說2016年人們談論特朗普當選的危害只是一種預測的話,那麼現實的危害則表現在失業大軍及太平間里。

擔任公職長達50年的拜登,已經習慣於在遊戲規則下行事,肯定很難滿足民主黨左翼的革命要求,但至少他可以扮演一個「過渡性角色」,這是民主黨的最大公約數。民主黨人對拜登當選抱有很高的期待,一部分共和黨的精英何嘗不是這樣想的呢?

 

文章原刊於微信公眾號《公評世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