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介嶺:中美關係不能押注「改朝換代」

2020-08-21
張介嶺
香港商報董事總經理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8-21 at 11.55.43.jpeg

距離美國大選已不到兩個半月,支持民主黨的CNN最新民調顯示,特朗普民調支持率仍落後於拜登,但兩者差距正在縮小,拜登的支持率為50%,僅領先特朗普4個百分點。而在6月份同一民調中,拜登領先14個百分點。

民主黨或重蹈四年前覆轍

這給民主黨再次敲響警鐘。4年前希拉蕊功敗垂成猶在眼前,現在特朗普又開始急追直趕,對拜登而言實在不是什麼好消息。迄今為止,拜登尚未激發選民熱情,在其支持者中,58%的人只是為了反對特朗普,而不是贊同拜登。

與此相反,支持特朗普的選民更加熱情,近四分之三的人表示自己投票是因為支持特朗普,而非反拜登。有分析指,拜登的現況有點像2016年的特朗普,許多人選他並非出於支持,而是反對他們不喜歡的參選人。

基督教福音派作用關鍵

其實,要吃透美國政治,不瞭解基督教福音派會不得要領。白人福音派信徒大多為保守派,雖僅佔美國成年人口的17%左右,但以投票率計卻佔選民的26%,是美國政壇上不可忽視的選舉力量。其中,經常參加宗教活動的選民比不經常或不參加宗教活動的更傾向於投共和黨候選人的票。   

2016年特朗普勝選,福音派功不可沒。資料顯示,當時81%的白人福音派投了特朗普的票,支援率之高甚至超過了雷根和小布殊。他們支持特朗普的「民粹主義」議程,許多人將其視為新的先知和大祭司,稱他是「上帝所揀選的」,敢於挑戰世俗文化,有望把基督教的神龕放回美國的心臟,以抵禦各種思潮的侵蝕。

儘管特朗普應對新冠疫情不當,特朗普在白人福音派中的支持率仍相當穩定。據美國公共宗教研究院最新調查,眼下,仍有約75%的白人福音派基督徒支持特朗普。

當然,球是圓的,要準確預測大選結果談何容易。選情千變萬化,有時茶杯裡的風波也會翻成滔天巨浪,攪得天翻地覆。

中美關係回穩需要理性務實

近段時日,中美之間的利益衝突清單越拉越長,美國更是連下狠手,對華百般打壓。越來越多的人擔心,「麥卡錫主義」會在美國死灰復燃。

這種擔心不是沒有理由的。過去一年,中美關係出現了令人警惕的現象,美方高層全盤否定中國的意識形態體系,動輒將矛頭指向中共,肆意渲染美國面臨「來自中共的挑戰」,指責中共「是專注於鬥爭和國際統治的馬列主義政黨」,「對美國及其價值觀真正充滿敵意」,其行為「與美國認為的最符合世界利益的做法存在根本矛盾」。

他們還毫不掩飾地稱,美國希望看到一個「自由的中國」,言下之意是期待中國出現政權更迭。誠然,美國議員任意批評抹黑中共並不稀奇,但官方態度這種轉變實為近五十年來所罕見。

客觀地看,美國對中國發展勢頭的關切,從當今全球老大的角度換位思考,或許可以理解,也不無道理。從國際關係發展規律看,守成大國與新崛起大國之間矛盾加劇,甚至激化都是正常的。然而,兩國之間的利益衝突非要藉助極端方式解決嗎?歷史告訴我們,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無需否認,中國在發展道路上走過彎路,一些方面也確實存在這樣那樣的問題,有些問題還相當嚴重,但誰也不能否認,過去70年,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在中共的領導下,中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社會經濟發展日新月異,人民生活水準大幅提高,幸福指數不斷攀升,這是有目共睹的。除非帶着政治偏見或別有用心,否則,沒有人會看不到這些巨大的進步。

顯而易見,中共的執政基礎是做出來的,而不是吹出來的。對美國鷹派而言,你可以想方設法影響中國的行為,但切莫對在華搞政權更迭抱任何幻想,否則會誤入歧途,貽笑大方。回首過往,無論是「中國崩潰論」,還是其他什麼的,西方世界一些人失之於傲慢與偏見,對中國的誤判還少嗎?

美國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剛剛落下帷幕,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即將舉行,選戰逐漸進入衝刺階段。值此當口,我們對中美關係回穩步伐要有理性期待。必須認識到,中美戰略猜疑根深蒂固,不能奢望美國大選結果會給中美關係帶來奇跡。中美矛盾絕非臆想出來的,從根本上看是結構性的,你想或不想,它們都在那兒。明年1月,不管誰入主白宮,美國的對華強硬政策恐怕都將持續一段時間。

「不畏浮雲遮望眼」。緩和中美緊張關係應繼續堅持從構建新型大國關係着眼,當下最緊要的是保持危機溝通管道暢通無阻,管控分歧,避免誤判,確保雙方不會擦槍走火,小事失控釀成大禍。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許多美國專家相信,拜登政府不會全面重置(reset)已嚴重惡化的美中關係;相反在現行的政治氛圍下,拜登政府更可能延用特朗普政府的一些對華手法和工具,但在氣候變化等一些領域會尋求合作機會,以讓自由落體的雙邊關係着地。

    2020-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