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觀察:美國對華軍事策略聚焦「威懾」

2020-08-28
 
AAA

105863291.jpg

核三位一體被認為是美國傳統的最大威懾力 美國防新聞圖

105863293.jpg

弗盧努瓦主張美國應着重發展新技術的「不對稱戰力」 大西洋理事會視頻

105863295.jpg

特納主張全面擴軍,加大軍費開支 大西洋理事會視頻

「威懾」一詞,在美國戰略學界談論大國競爭時,正在越來越多地被提及、被強調。因為大國競爭,事關重大,大到不能倒,沒有哪個大國真的願意開戰,只能通過「威懾」來展示力量,試圖以顯示力量來「不戰而勝」。 

最近談大國競爭中對俄羅斯和中國進行威懾,較突出的是奧巴馬時期五角大樓負責防務政策的副防長弗盧努瓦(Michèle Flournoy)。如果拜登在今年大選中獲勝,弗盧努瓦被認為是民主黨新政府的國防部長的有力競爭者。擔任副防長期間,她是美中防務政策對話的美方領銜者,但現在美中之間的這種國防政策對話已經停擺。 

在大西洋理事會26日舉行的一場主題為「大國競爭時代的美國國防戰略與姿態」的在線研討會上,弗盧努瓦指出,不管誰擔任下屆美國總統,都將面臨巨大的國家安全挑戰,因為我們處於力量平衡發生根本性調整的環境中,面臨俄羅斯和中國崛起的更強勢挑戰,以及美國國內自身的各種挑戰。國際體系調整變化帶來不確定性,美國的威懾力有多強勁、多堅決,面臨着考驗。 

弗盧努瓦認為,美國必須聚焦於能夠銳化美國優勢的領域,繼續投資於所需的能力,以阻止可能導致傳統軍事衝突的誤判,並威懾灰色地帶的活動。她指出,技術進步增加了打亂原有秩序的可能性,人工智能、量子計算、高超音速、生物化學等新技術都可能改變博弈規則。美國急需投資於自己的競爭力。 

同場研討的共和黨聯邦眾議員特納(Michael Turner)贊成弗盧努瓦所說的「威懾」概念,亦即想讓競爭對手的資產處於風險之中,令對手評估美方能力足夠強大,以阻止對手採取冒險行動,避免真的發生衝突。他稱,重返大國競爭年代,中國和俄羅斯的軍事現代化步伐超過美國,美國應加大投資,加速軍事現代化,反超中俄。 

對於強調威懾的概念,美國兩黨是沒有分歧的。美國防長埃斯珀日前在《華爾街日報》發表題為「五角大樓已經為中國做好了準備」的文章,提出應對中國的三大舉措:首先,要與中國進行長期競爭,美國需要擁有能夠在海、陸、空、太空和網絡空間所有領域競爭、威懾和取勝的武裝力量;其次,擴大和加強盟友及合作夥伴網絡;第三,美國需要繼續加強合作夥伴的能力。 

然而,如何擴充軍備,加強威懾力?如何平衡短期目標與長期目標的關係?如何平衡內政、外交和國防的關係?兩黨顯然有分歧。 

共和黨人更強調全方位擴軍。作為美國眾議院軍事委員會的成員,特納不斷批評奧巴馬時代的國防減支計劃。他要求美國擴大軍事開支。美國新財年的國防開支達7400億美元,今後幾年還將以每年增加3%到5%的速度增長。他稱,這樣美國才有資金實現軍事現代化,這可能是「威懾」競爭對手的「最大信號」。 

他強調,美國軍事現代化首先是保證「頭號資產」核力量的現代化,「核三位一體」(nuclear triad,即戰略轟炸機、彈道導彈、核潛艇)缺一不可。 

民主黨人則批評特朗普政府破壞多邊體系,動搖盟友信心,削弱美國競爭力。弗盧努瓦強調,要向競爭對手顯示美國並沒有衰落,當務之急是控制疫情,恢復經濟,展示活力。其次是展示有力的外交和在國際事務的領導力,顯示對盟友承諾的堅定性。 

她強調,如果要全方位實現願望,五角大樓永遠會覺得軍費不足。在投資威懾力的過程中,必須有取捨,「十磅白糖不可能全裝進五磅的袋子裡」。 

弗盧努瓦認為,不必以對稱思維,與俄羅斯和中國展開軍力的逐項比拼,而應當發掘美方優勢,投資於美國自己的「不對稱戰力」。敢於在一些尖端領域「下大賭注」,比如在「反介入和區域阻絕」環境裡的C4ISR網絡(指揮、控制、通信、計算機、情報、監測、偵察七位一體的系統),利用人工智能技術由人工操作多項無人武器系統等。 

弗盧努瓦表示,影響戰略穩定的因素不僅是核武器,還有太空武器、高超音速等,需要考慮平衡。她還希望美國要堅持與俄羅斯和中國在戰略武器方面展開對話,應當延長「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而不是揭開核武器競賽的蓋子。這對於保持戰略穩定性至關重要。 

互相威懾,通過「秀肌肉」來釋放信號,這是大國競爭中的常態。但能否真正達到威懾的目的,歸根結底還在於具體的競爭環境中,是否真有實力和底氣。 

 

本文原刊於中評社。

延伸閱讀
  • 許多美國專家相信,拜登政府不會全面重置(reset)已嚴重惡化的美中關係;相反在現行的政治氛圍下,拜登政府更可能延用特朗普政府的一些對華手法和工具,但在氣候變化等一些領域會尋求合作機會,以讓自由落體的雙邊關係着地。

    2020-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