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永青:集體無法思維 難有創新

2020-09-14
施永青
中原集團主席兼總裁
 
AAA

97664.jpg

中國在防疫方面,確實做得比西方國家更有成效。北京認為,這可充分體現中國在體制上的優越性。

中國的體制,就是社會主義制度。這個體制,把社會的整體利益放在個人的權利之上,國民習慣了服從政府的安排,令政府的防疫措施有條件有效地得到落實。相反,在崇尚個人權利的西方國家,政府在進行封城、禁足、隔離,以至在要求戴口罩時,都會遇到民間的抗拒與不配合,導致防疫沒法達到預期的效果。

不過,北京必須明白,中國若果真的想在這場與美國的角力中勝出,就不能只看到自己在體制上的優勢,亦要看到自己在體制上的缺乏,才可以加以修補,令自己變得更有競爭力。

社會主義的優勢,往往又是社會主義的貧困。崇尚社會整體利益的結果,必然會在一定的程度上遏抑了個人獨立思考的能力。這種社會環境不利於科學研究,尤其是純理論方面的探討。中國在科研領域仍存在著不少薄弱環節,與思想自由、言論自由的空間不足有一定的關係。

在社會主義國家,黨和國家的領導人,常被視作社會整體利益的總代表,其威信不容挑戰。而偏偏是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最容易對領導的觀點有異議,甚至會忍不住妄議中央。結果這類人常被中國政府視為有問題的人,處處受到壓制,不容易有發展的機會。

有人說,中國並不缺乏科技人材,而是缺乏一個可以讓科技人材得到充分發揮的社會環境。單是改善科技界的環境是不夠的,還得從教育制度、官僚體系、文藝政策,以至社會價值方面都來一次大檢討,否則中國是不容易在科研上超越美國的。

集體行動,步伐一致,無疑對防疫有幫助;但在科研上搞集體行動卻毫無好處。世界上的真理,在開始的時候都是先由少數人率先掌握,搞集體研發只會令研發的結果受制於多數人的傭俗與膚淺。

人用腦來思維,但人對自己的腦系統都認識有限,只知道腦是由數以億計的神經線連繫在一起的網絡系統。人腦的線路比電腦的線路複雜很多,人類至今沒法把不同的人腦進行連線,好讓人進行集體思維。因此,至今為止,人的思維,只能獨自一個人進行。尤其是那些形而上學的純理性思維,更不宜搞集體研究,以為可以把個人的智慧疊加起來。對純理論的研究人員而言,他們更需要的大概是可以在湖邊獨居,傍晚可以在林中漫步,那他們才可以藉天人合一的一剎那,憑量子遙感,悟出宇宙真理。

中國現時的所謂科技上的突破,大部分都是應用性的,在純理論性方面的研究仍落後西方,這與偏重集體,忽視個人不無關係。改革開放後,中國讓個人擁有支配自己財產的自由,中國的經濟立即突飛猛進。中國如果進一步開放,讓個人可有支配自己腦筋的自由,中國的科技亦當可以突飛猛進。

 

文章原刊於《am730》。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中美關係陷入數十年冰點,而且還不斷下探更低點,中國要如何回應,對美政策到底是什麼?近期出現的信號似乎有些複雜。

    楊丹旭  2020-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