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偉:路線兩面不是人 民主黨「總辭」民調難挽敗局

2020-09-21
 
AAA

DEM1.jpg

攸關民主黨議席與「糧支」的「總辭」民調正式展開,共有15名反對派議員表示會跟隨民調結果決定去留。近日民主黨也全力「求存救亡」,一方面為民調設下了高門檻,必須有過半數他們的支持者要求他們離開,才符合「總辭」條件。至於其他反對派支持者、其他市民的意見則「謹供參考」,在資格上作出篩選,某程度加大了他們「離開」的難度。

另一方面,民主黨考慮到民調的最大危機,不在建制派,而在於「同路人」的背後抽刀,所以近日紛紛向「勇武派」示好,在民主黨中最為「勇武」的林卓廷,近日就表示如果他們成功留任,必定阻止建制派引用《特權法》調查反修例「黑金」,他並承諾留任後會採取「抗爭形態」,包括透過「拉布」及肢體衝突抗議。民主黨主席胡志偉亦稱「議會戰線」依然有其重要性,「即使民主派留守議會可做的事有限,至少可做到拖延的作用。」兩人的「抗爭宣言」就是希望「勇武派」手下留情,讓他們可以留在議會,但民主黨的努力和屈膝能夠挽回敗局嗎?看來機會不大。

一是「主辭派」的民意一直居高不下。之前多個反對派友好機構進行的民調都顯示,大部分反對派支持者認為全體反對派議員應該離開議會,其中要求民主黨離開的比例最大,顯然民主黨已經成為「主留派」代表。這些民調的結果相當一致,反映在反對派內,「主辭派」確實佔據主流,現在再進行民調理論上結果不會出現大幅改變。而如果現在民主黨進行的民調,竟然得出相反結果,「主留派」反而得到多數民意支持,這樣的民調結果會令人信服嗎?會令「勇武派手足」接受嗎?

二是民主黨特意要求民調只計算他們支持者的民意,這個做法其實並沒有問題,始終他們的議席不是來自「勇武派」支持者,憑什麼自己議席去留要仰人鼻息?但問題是,既然民主黨要爭取的是自身支持者,但為何他們又將焦點放在「勇武派」身上,對他們作出各種抗爭承諾,這不是捉錯用神嗎?

民主黨支持者與勇武派支持者,在立場、定位、路線上都有明顯的分別。但現在民主黨又用什麼理由去爭取其支持者?竟然是繼續攬炒議會,在立法會採取不合作運動,連抗疫基金撥款也揚言否決。是繼續擺出抗爭姿態,與「勇武派」「齊上齊落」,送青年學生上暴亂前線。胡志偉甚至揚言民主黨在立法會什麼也不做,只會拖延施政。這樣,他們留在議會真的是為了「糧支」,但這樣的路線對較務實的「淺黃」支持者又有什麼吸引力?這些人如果要全面攬炒路線,市場一大把選擇,根本不用支持民主黨,但現在民主黨卻以抗爭姿態來爭取自身支持者,完全是緣木求魚,民主黨的策略完全是莫名其妙。

民主黨這一番操作,只會將自己置於兩面不是人境地,要求他們辭職的人,經過這段時間的動員,不論民主黨做什麼都不會影響他們決定,至於其所謂「抗爭姿態」,會否對自己支持者有吸引力也令人質疑。當前香港民意基本已經置於兩極,民主黨如果要走抗爭線,就只有辭職一個選擇;期望留任,就必須顯示自身的作用和價值,而不是什麼留任力阻建制派引用《特權法》,就算民主黨留任又阻得了《特權法》嗎?在國安法下,林卓廷真的敢拉布癱瘓議會嗎?

人大決定讓所有立法會議員延任一年,向反對派釋出了善意,民主黨如果立即表明留任立場,儘管也會遭到「勇武派」狙擊,但至少立場明確,道理上講得通,也不用留下什麼民調定去留的尾巴,這是政治人物應有的決斷力。但民主黨卻是患得患失,想左右逢源,結果左右不是人,被「勇武派」一直牽著鼻子走,現在「主辭派」聲勢已成,他們留任機會極低,但就算依結果辭職,也不會得到「勇武派」肯定,只會認為他們是為勢所迫,這樣的結局正是民主黨一手造成。

對香港政局面言,全體議員留任固然有利議會平穩,但就算民主黨最終留下,其抗爭和搗亂也只會變本加厲,以顯示自己留任為的是良知而不是「糧支」,議會的混亂只會更甚。這樣,民主黨全體回歸街頭,讓立法會在未來一年可以集中做實事、謀發展,對香港也不是壞事。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港府官員實在應從黃定光「爆粗」一事,明白一個道理:不要老是認為建制派是政府「執政同盟」的盟友,便把對方的支持視作奉旨。

    陳凱文  2020-0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