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鳴:別了,布蘭斯塔德!

2020-10-06
 
AAA

542.jpg

特朗普的治療團隊表示,特朗普現時病情持續好轉,如果情況持續改善,最快在當地5日可以出院,返回白宮繼續瑞德西韋療程。特朗普也在醫院呆不住了,為答謝在醫療中心外的支持者,特朗普一度乘坐專車在醫院外圍慢駛,在車內向支持者揮手。

看到特朗普逐漸恢復健康,對前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來說,可能是返回美國後遇到的第一件好事了。布蘭斯塔德4日剛剛結束工作,和夫人返回了家鄉。在中國的這三年多來,相信布蘭斯塔德自己也是五味雜陳,百感交集。

離別前,美國駐華使領館在社交網站上載布蘭斯塔德及妻子的影片,並引唐代詩人王勃的詩句「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布蘭斯塔德在影片中表示,在中美關係中,目前是一個充滿挑戰的時刻,美方努力重新平衡關係,使之更加公平和對等。他表示,希望所有人知道,有一件事絲毫未改變,就是美國對中國人民和文化的深深讚賞。

布蘭斯塔德有些告別活動。最後一次在華的公開場合活動是在9月17日,美國駐華大使館舉辦憲法日招待會,這是疫情以來美國大使館舉辦的第一次大型活動,有六百多名嘉賓到場。而那時布蘭斯塔德剛剛宣布辭職不久,整個活動有點像送別會的意思。

在活動中,布蘭斯塔德回顧了自己在中國3年多走遍26個省市自治區的經歷,並祝福中美關係的未來。大使在講話中特別感謝來自「外交部的同事」和一位「智庫領導」。使館工作人員說,「智庫領導」所指的是就是察哈爾學會的創始人、會長韓方明博士,他也是本次活動的首席嘉賓。

但其實,首席嘉賓的另一個身份是中國全國政協外委會副主任。只是雙方都刻意的迴避了這個身份,有點蹊蹺。

察哈爾學會是一家成立於2009年的外交與國際關係智庫。非官方智庫的領導作為最重要的嘉賓,出現在布蘭斯塔德臨走前最後一次重要活動上,說明中美官方的交往確實進入建交以來最為複雜的時期,也說明即便中美官方關係出現問題,民間維持交往的渠道也將發揮作用,確保世界上兩個最大的經濟體可以保持溝通和交流。

之後,除了接受媒體訪問,布蘭斯塔德再也沒有公開露面,根據新華社的報道,30日,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接受了布蘭斯塔德辭行拜會。

但對於布蘭斯塔德來,在中國的經歷會令他終生難忘,在最後的告別視頻中,指出,在中國三年吃過很多美食,甚至學會包餃子,大使認為,與中國人見面,聽他們個人故事,是工作一大榮幸,「我們要返回家園,但我們永遠不會忘記你們。」他用中文說出:「謝謝,後會有期」。

臨走時,他沒有再提他在中國任職三年「最嚴重的一場衝突」:中美貿易戰。中美關係急轉直下,這可能也讓他始料不及。

回顧布蘭斯塔德剛擔任美國駐華大使時,儘管並無外交經驗,卻有其他外交官難以匹敵的優勢,他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早在1985年擔任艾奧瓦州州長期間,他就已認識中國國家主席,且30年來一直保持聯繫。

布蘭斯塔德是一名和藹的政界人物,在27歲步入政壇,36歲當選艾奧瓦州州長,創下美國歷史上最年輕、任期最長州長的紀錄,累計執政艾奧瓦22年。來到中國也一直被寄予厚望,不過,布蘭斯塔德在任3年偏偏見證中美關係走向40年來最暗淡時期,兩國相互指責、矛盾一再激化,他的政績也只剩下推動中美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  

中美關係陷入低谷時,布蘭斯塔德想盡自己的責任,試着向中國人民解釋美國的一些做法,但最後,連一篇自己撰寫的解釋美國對華政策的文章都遭拒發。

布蘭斯塔德之後,還不清楚誰會出任新駐華大使是誰,美媒指美國駐華使團副團長傅德恩將以臨時代辦身份管理使館日常工作,直至新任大使上任。美國大使替代人選倒不一定在前任離職時立即任命,但還是有不少分析人士擔心,在目前中美關係如此敗壞的局面下,美國是不是以這種方式把中美關係降格了呢?

布蘭斯塔德別了,「別」的不僅是老朋友,還有良好的中美關係。

 

文章原刊於《碩鳴灼見》。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再過幾個星期,拜登將走馬上任。在中國遭遇幾十年來最糟糕的外部環境之時,中國當然可以採取更多行動,以緩和與華盛頓及其他西方主要貿易夥伴的緊張關係。

    王向偉  2020-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