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稽山:深圳喜迎大禮包,香港落寞求祝福

2020-10-13
會稽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3223.jpg

深圳特區成立四十週年,中央近日再送出大禮包,發布《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綜合改革試點實施方案(2020-2025年)》。與之相對應的則是,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推遲發布原定於10月14日出爐的施政報告,以便月在底前往北京尋求中央的支持。一個是中央主動不斷送出大禮,一個是冒著一定的政治風險臨時變卦去向中央求祝福,兩相對比,現在誰才是中央最看重的城市,相信已經一目了然。

是次深圳收穫的大禮包非同小可,具體內容的報道已經鋪天蓋地,筆者就不在這裡贅述了,只簡單講一下其意義何在。在改革目標上,中央明確要求,深圳2025年要在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取得標誌性成果,基本完成試點改革任務,為全國制度建設作出重要示範。國內的改革已經進入深水區,改革的難度越來越大,深圳的作用是要為全國的改革探索出新的道路。要實現這個目標的關鍵點在於,深圳一定要敢闖敢為、勇於試錯,而這也是深圳得以成功的關鍵原因,如果畏手畏腳,這個史無前例的大禮包也只能停留在紙面之上。

為此,中央提前給了深圳定心丸,不但賦予深圳在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上更多自主權,而且要「建立健全容錯糾錯機制,寬容幹部在改革創新中的失誤錯誤,對幹部的失誤錯誤進行綜合分析,該容的大膽容,不該容的堅決不容。」這充分說明中央對深圳的信任,有了信任也就有了更高的期許和要求,改革開放的排頭兵深圳將再出發,接下來就看深圳自己怎麼更上一層樓,以建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這個終極目標。

以前深圳的發展規劃必然會提及香港,但觀乎此次的方案,對香港幾乎隻字不提,只表示要推動更高水準深港合作,僅此一筆帶過,完全沒有提及具體內容。但方案強調了要增強深圳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中的核心引擎功能,而且還有具體的配套措施,如建設大灣區數據平台。雖然香港、澳門和廣州也都是大灣區的核心引擎,但所謂核心當然只能有一個,一個小小的大灣區也不需要這麼多引擎,澳門又何德何能可以成為核心引擎?拉上這幾個城市不過是為了顧及他們的臉面搞平衡而已。如果說以前誰是大灣區真正的龍頭大哥還不是太清晰明確的話,那麼隨著方案的出台答案已經呼之欲出——只有深圳才能擔得起這個重任。

至於香港,以前可謂萬千寵愛在一身,同樣被中央寄予了厚望,為了香港甚至不惜犧牲深圳的發展。比如明明雙Y方案的港珠澳大橋能實現利益最大化,但在香港的干預下卻採用了單Y方案,深圳被排除在外只能自行建設深中大橋,而港珠澳大橋也沒能夠發揮出真正的價值,現在疫情下更淪為擺設。但香港卻以不斷損害國家的利益來報答中央,時至今日,失去了中央信任的香港還能得到中央的祝福嗎?香港已經多久沒有收到中央的禮包了?

為了尋求中央支持香港,林鄭不惜臨時推遲發布施政報告,但施政報告早就定了10月發布,為何不一早就去找中央?現在臨急抱佛腳,10月底上京到11月底發布施政報告,短短一個月又能做出什麼成績來?很明顯,香港已經靠邊站了。即使現在香港幡然醒悟、急起直追,但國內已經定調要建設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香港所謂的超級聯繫人角色還有多少用武之地?

以深圳的發展警示香港早就成了老生常談,筆者自然懶得再重複,只是不由得想起歷史上的長安、洛陽是何等輝煌,但在沒落之後卻再也無法恢復往日的榮光。何也?氣數已盡矣!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