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香港破局需港人覺醒中央助力

2020-10-14
吳桐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c1.jpg

特首林鄭月娥說不介意深圳GDP超越香港,這其實沒有什麼可介意。

香港近幾年的困局,表面上是香港發展滯後、中美關係惡化、疫情影響等因素,但內裡的根子,隨著中國發展壯大,香港過去那種獨有優勢本來就是不可持續的。因此,特首林鄭月娥說不介意深圳GDP超越香港,這其實沒有什麼可介意,介意也沒有用,不如不介意。就如我也從來不介意李嘉誠比我有錢一樣。

過去的世界是中國弱小、美國強大,香港在其中充當對外窗口,自然「過河濕腳」賺取好處,但這種狀態本來就是不正常的。隨著中國強大起來,這種特殊地位必然持續「拆倉」。這是大勢,沒有人可以改變。

香港自身的困局,在於兩座大山。

第一是意識形態大山。歷史原因,香港聚集了很多對中央政權不滿的人,一言以蔽之——反中。隨著內地對香港的經濟影響越來越大,香港必須加快融入內地,打破人、物流通的限制藩籬,才能有效率地發揮「一國之本、兩制之利」,但往往不少人就因為意識形態大山而排拒內地,這無形中斷絕了香港的發展空間。

第二是既得利益大山。香港是一個小市場,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各行各業高度封閉,表面上號稱自由市場,實際上針插不入。如果任何與內地融入的政策,都不能促動香港的既得利益者,無形中降低了內地與香港融入的積極性。以醫學界為例,內地早已開放政策,容許香港醫生在內地開辦私人診所,事實上在珠三角的大城市,早就有不少香港醫生行醫。但反過來,香港醫學界的既得利益者卻對內地醫生開放醫療市場設限。

必須認識到,這兩座大山是有很大的交集的。也就是說,一個人可以既是意識形態大山,也是既得利益大山。最典型的如醫委會,他們排拒內地,既是出於保護自己的既得利益,也是出於對內地的不信任甚至仇恨。既得利益和意識形態,兩者還會互相加強。當然,也有一些既得利益者,由於在內地也有利益,因此放下或隱藏了自身對內地的真實態度。但只要到了關鍵時刻,這兩座大山的人都會馬上團結起來,阻礙香港進步。過去的政改、修訂逃犯條例等事,大家見識過不少次了。

香港年輕人沒有出路,關鍵在於兩座大山,但有心人卻給年輕人洗腦,引導他們將沒有出路的矛頭指向內地,目的也是為了保護兩座大山本身。因此香港要走出生天,需要港人主流社會覺醒起來。另一方面也需要中央助力,畢竟兩座大山其實是直接挑戰中央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破壞香港與內地關係和港人福祉。

深圳在特區40歲之時迎來新發展,香港也到了必須重設自身定位和再出發的時候。無論港人還是中央,都需要面對現實、放下束縛,才能帶領香港走出生天。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