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介嶺:WTO新掌門人面臨美國經濟民族主義大考

2020-10-23
張介嶺
香港商報董事總經理
 
AAA

95451007-387b-435b-8041-4c4f8557d72c.jpg

大選前夕,美國一些人在貿易問題上對華責難調門不斷拔高,還將矛頭直指WTO,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頭。

10月19日,在哈德遜研究所的一場活動上,白宮貿易和製造業政策辦公室主任、鷹派納瓦羅稱,經濟民族主義是保護美國製造業免受中國衝擊的唯一辦法,並羅列了駭客行為、竊取智慧財產權、合資企業技術轉讓、產品傾銷、國企補貼、貨幣操縱、芬太尼致死美國人等所謂中國七宗罪。

納瓦羅將2001年中國入世稱為美中關係的關鍵轉捩點,批評克林頓總統認為中國入世是一條單行道,有利於美國將產品出口至一個10億人口的發展中國家的判斷搞錯了方向,將心甘情願地或無意中支援中國的人形容為一群「有用的白癡」。

納瓦羅指,當時,美國製造業佔就業總人數的約15%,收入高於全國平均水準約50%。在美國哪個地方生產某種小玩意,收入或許還高於巴士司機、學校老師和辦公室職員。然而,中國入世之後帶來的衝擊,「簡直是藍領大屠殺」。美國喪失了機床製造技能,和其他對製造業供應鏈至關重要的技術。2016年,美國的製造業崗位跌至就業總數的8.5%,過去15年,製造業實際工資僅增長了3%。

納瓦羅還稱,中共的目標是 「不戰而屈人之兵」,不費一槍一彈奪走美國的財富,不僅通過經濟戰和七宗罪,還通過資訊戰和具有諷刺意味的法律戰,利用國際機制幫助自己。

幾乎同時,繁榮美國聯盟(CPA)也專門致信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以未有幫助農牧業收入為由,支持美國推動WTO改革,批評 WTO規則錯誤地阻礙美國為農村地區制定有效的農業產業戰略。WTO重視低關稅、以日內瓦為基礎對國家政策進行監督和新自由主義效率,並不關心美國農牧業場主的經濟成功。

繁榮美國聯盟(CPA)支持發展國家農業產業戰略,為有賴於此的美國農業生產者和農村社區提供繁榮。這一戰略考慮的政策工具比WTO的要求更為廣泛,且常常有衝突。美國政府發起重要貿易戰促進製造業部門時,農業一直是外國報復的目標。農牧場主應受保護免遭報復,以便聯邦政府得以放手為更為廣泛的經濟做需要做的事。

信函指,正如數年前相對溫和的國家原產地標記法一樣,任何有意義的國內農業產業項目都會被WTO全球商業新自由主義觀推翻。對「以規則為基礎的貿易」最好的評價就是過時了,最壞的評價是将其視為限制主權的枷鎖,驅動了美國城鄉收入不平等的擴大。

最後,繁榮美國聯盟(CPA)稱,歷史上時而出現之前時代遺留下來的機制必須進行重大改革、甚至推翻的情況。以日內瓦為基礎的決策機制阻礙華盛頓按國家利益行事,我們支援美國政府對此進行反擊所做的改革努力。

美國社會的對華戾氣令人憂慮。皮尤研究中心最近民調顯示,美國輿論對華態度不斷惡化,越來越將中國視為威脅。值得警惕的是,美方一些人津津樂道經濟民族主義,納瓦羅更指,經濟民族主義改變了中國威脅,已成為兩黨共識,即使在大選之後也不會消失。有理由擔心,下屆美國政府或恐深陷經濟民族主義不能自拔,對WTO改革的態度越來越非理性。

專家認為,在美國保護主義氾濫、自由貿易信條遭挑戰的情況下,WTO新總幹事上任後如何使多邊貿易機制更接地氣、重建國際社會對WTO的信心、高效解決困擾當今世界的實際經貿問題十分關鍵。

目前,總幹事人選最後一輪磋商正在進行中,除了被爆擁有美國國籍的尼日利亞候選人恩戈齊·奧孔喬—伊韋阿拉外,長期從事國際貿易的韓國貿易部長俞明希進入決賽頗為引人注目。

在25年的職業生涯中,現年53歲的俞明希有其優勢。她多次代表韓國參與重大國際談判,有與歐盟、英國雙邊貿易談判經驗,是韓國在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及新版韓美自貿協定等談判中的重要談判代表。2014年,作為韓方主要談判代表,成功終結了中韓自貿協定談判。十年前她還在韓國駐華大使館任高級外交官,可謂中國通。

她在接受彭博社採訪時表示,世貿組織新任總幹事必須優先考慮的事項包括:改革WTO爭端解決機制、修改WTO規則以應對21世紀的經濟和技術發展、推動明年第十二屆WTO部長級談判取得成功。

在WTO改革問題上,俞明希認為,WTO需要在自身經驗和專業基礎上,實現可持續性和包容性目標,以便保持彈性,在今後25年及更長時間倡導開放貿易,同時,強化機制解決發展中國家的各自需求和關切,尤其是加強對欠發達國家的技術援助和能力建設項目支持,幫助它們完全融入全球貿易體系,確保在國際貿易增長中享有更大份額。

WTO存在的部分理由即是保持多邊貿易體制的穩定和可預測性,為應對全球問題進行的全球努力貢獻力量。俞明希表示,在應對全球性挑戰和突發事件方面,為了所有成員的利益,WTO應有更多的回應。當務之急是協調成員促進必須品和基礎服務的貿易,以支持及時從疫情中恢復。

早些時候談及中美貿易戰時,俞明希指,中美貿易緊張關係某種程度上應歸咎於WTO停滯不前,除了貿易便利化協定之外,過去25年WTO沒有達成任何多邊貿易協定。如果WTO再不成功改造,也許更多成員將被迫在WTO之外用自己的方式雙邊或單邊應對爭執。

值得注意的是,俞明希深度參與了韓國與中美的自貿談判,對兩國在貿易問題上的關切有切身感受。她未曾在WTO工作過,但作為熟悉貿易問題的「局外人」,如果能夠接任WTO總幹事職位,或能以全新的眼光看問題,扮演調解人的角色,積極斡旋,平衡各方利益,緩和中美貿易緊張關係。

1995年和2003年,韓國曾兩次派出部長級人物,角逐世貿總幹事,但均未成功。這次文在寅政府正在積極為俞明希爭取包括中國在內的更多國際支援。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曾表態稱,總幹事應致力於改革,沒有反美情緒,打擊藐視規則的成員。這兩位候選人應該符合美方標準。當然,如果WTO成員不能就繼任人選達成共識,將舉行投票,以票數論勝負。

顯而易見,無論花落誰家,WTO將迎來成立25年來首位女性掌門人。無論誰勝出,在履職過程中,都將面臨日益增長的保護主義,尤其是美國經濟民族主義的巨大挑戰,縮小信任赤字後的貿易多邊機制能否戰勝單邊主義考驗其智慧。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美國希望在包括投資協定、服務貿易、勞工標準在內的WTO機制中增加符合本國利益的新內容,這固然可以理解,但如果這些內容遠遠超出發展中國家的承受能力,談判就不可能取得進展。

    張介嶺  2021-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