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風:選後中美關係美台關係觀察與展望

2020-11-06
李風
香港亞太研究中心秘書長
 
AAA

bi1.jpg

美國總統選舉,上演了一齣好戲,令人眼花撩亂。特朗普輸,拜登贏大局基本已定,就是等待哪天正式宣布而已。特朗普及支持者會鬧一陣,但最後還是要服從美國社會共同意志,民主投票最終结果,特朗普再翻盤的可能性已經很小。

特朗普若再做四年,對華強硬路線將繼續,身邊極右勢力會給他出新招,對付中國。今後焦點集中在經濟、科技領域及台灣問題上。拜登若順利當選,中美兩國競爭摶弈關係還會加劇,但不至於失控,進而可確保當前的國際秩序得以延續。

特朗普在位四年,分裂美國,人民厭煩。

特朗普從小丑似的人物,搖身一變成總統,另類出奇,荒腔走板執政了四年,表演夠了,也玩夠了,美國很多人更煩了。這四年,美國社會撕裂,分裂,民眾已經緯分明,區分兩派,左派和右派,還有極左和極右派,互相仇視,互相攻擊,引發社會多種問題,動盪不安。特朗普身邊多是極右派、激進分子幫他出主意,處理國內問題、國際問題,亂象百出。民間則靠3K黨、極右派組織,如激進民兵組織、白人至上組織,再加上底層窮困無知的百姓被他利用,說他是近年美國社會亂源、世界亂源一點也不為過。

觀察美國政治,必須看到一點,特朗普雖是總統,權力也不是大到天邊。在位時,美國還是有力量控制他。接下來,哪怕他選輸了,不想和平移交權力,會動員支持者鬧一陣,但持久不了,他僅是個人,不可能無法無天,為所欲為。他只是個演員,表演者,某種程度上,他只是眾多重大利益集團在前台的政治代理人。

美國雖經歷了特朗普之亂,但國家總體實力並未嚴重受損。他背後有人,還有一支力量,關鍵時候會出來約束他,美國有成熟政制,這股隱形力量會讓國家穩定,不會讓社會無休止亂,軍隊也不會讓社會亂。

拜登若順利上台,會順應美國社會民意,首先收拾特朗普留下的爛攤子。將首先專注做好兩件事,第一,怎樣依靠專家力量,將新冠疫情盡快控制住,減少美國人的死亡。第二,怎麼讓全球美國大公司大企業回流,重振美國工業,重振經濟,解決失業高居不下的問題。

這個美國政治背後力量的重要代表之一是軍工複合體,還有華爾街金融壟斷資本,大財團巨頭等,他們能控制國會和政府,可控制政治人物,國防部就更靠近軍工複合體,因此,他們的對外做法與國務院有所不同。他們也會支持拜登首先處理好國內問題,然後重點修補與歐洲關係,處理好美國對外關係。

關於美國對華政策,選後會重整,對華政策會更精準,不像特朗普胡亂出招。不管共和黨民主黨都要務實面對日益強大的中國。

這幾年,特朗普以及他身邊的反華激進勢力,在對華政策上看似強硬,無所不用其極與中國對抗,但沒有勝算,客觀上明顯已輸下陣來。貿易戰氣勢洶洶,實際上沒得到甚麼好處;香港問題上,由於有了國安法,大局已定,美方已無太多介入空間;南海問題上,面對中國展示力量的現實,無可奈何;台灣問題上,只剩拚命賣武器,玩點小動作,其他戰略層面還不敢大張旗鼓做。

美方必須也必然調整對華政策,因為中國有14億人口的市場,中産階級不斷增加,有極強大消費能力。共和民主兩黨內部也不是鐵板一塊,不都是極端反華的人,也有維護美國利益的務實派。中美關係最壞的時間雖未過去,但有希望可以溝通,可以磨合,也等待中國去溝通,磨合。需要觀察的重點是,美國精英階層應反思,未來到底要怎麼樣的中美關係,相信他們已經開始在反思。

至於美台關係,仍處變動之中,雙邊關係未來呈動態化發展,結果未必對台有利。

只要中美關係好,台灣台獨政權破壞中美關係能力就弱,他們運作空間就小。台美關係,實際上,仍然只是美手上一只牌,與中國打交道的一個牌,伺機而用,有時大用,美不可能在台灣問題上與中國徹底攤牌,目的只是想一直打這牌,一直獲利,獲更大的利。

美國本身最大的問題是經濟問題,經濟持續下滑,國力就要衰退。中美關係最終還是會歸結到經濟議題上,只要台灣牌對與中國經濟競爭、科技競爭不利,就會被涼到一邊,但不會放棄。美在台灣問題上可兩邊榨取好處,對大陸要貿易利益,對台灣要軍購好處。

美對台政策戰略模糊性也會持續,不會清晰,一直到大陸徹底解決台灣問題之時。這幾年,台倚美抗中政治上獲利不少,但未來只要中國通過各種管道,加強在美的游說和溝通,工作做到位,中美在雙邊及全球議題上重新展開合作,台民進黨政府鑽空子空間將被壓縮。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美國前代理助理國務卿董雲裳(Susan Thornton)對中評社表示,拜登所以確認會防衛台灣,是因為拜登當時被記者問到的語境是美國沒有出兵烏克蘭,對台灣會怎樣。這是拜登在反駁“美國沒有保護烏克蘭,所以也不會保護台灣”的說法,但他也暗示不會走到那一步,因為拜登還強調美國“同意”一中政策,並“簽署”了相關協議,只是覺得武力拿走台灣“不適當”。

    2022-05-26